首页 > 叶兰心秦奕苏正烨 > 第七十三章 独当一面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三章 独当一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又问了唐一平几个细节问题,把文件收起来,表示明白了,下车往大楼里走去。

上一次,走进飞娱大厦的时候是我跟在唐一平的后面,而这一次,是我昂首挺胸地走在前面,唐一平落在我后面两三步的距离,并且在走进一楼大厅的时候,躬身上前替我按了电梯。

我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接受着他的照顾。

到了十二楼,已经有秘书小姐过来引我和唐一平进了一间办公室,并且端上了咖啡。办公室里有一个穿皮裤和花夹克的男人,我一眼就认出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明星章邵宇。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电视里的明星,而且还是小有名气的章邵宇。我眯着眼睛稍微打量了他一番,不愧是一直走小鲜肉路线的偶像明星,皮肤很白,他看起来的确比实际年龄要小一点。同时他也在打量我,从他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一丝与他的荧幕形象不符合的精明与傲慢。

我走进去,大模大样地在沙发里坐下,往后一靠,翘起二郎腿。唐一平跟在我后面,然后恭恭敬敬地垂手站在我后面。

我看了他一会儿,这才把二郎腿放下,身体稍微向前倾了一点,伸出手来,“章邵宇?你好,我是叶兰心。”

我并没有起身,态度有很明显的倨傲。他也没有马上伸手,而是稍微迟疑了片刻,这才把手伸出来和我握手,寒暄了两句。

我端起咖啡,不紧不慢地用勺子搅了两圈,且不忙着说话。他终于有些沉不住气,开口说道:“我今天来,是和飞娱这边谈合同的问题。不过,先前一直和我接洽的是秦公子,现在正式会谈的时候却换了人,飞娱的诚意,未免值得怀疑。”

他的声音很好听,带着些微的磁性,是属于那种很容易蛊惑女人的类型,难怪粉丝不少。但我明明看到他的资料写着籍贯是河南人,说话却带着一种港台腔,显得有几分娇柔做作。

章邵宇既然之前已经同秦公子大概地谈过,那就一定也相应地了解过飞娱和秦公子的事,不大可能对我一无所知。他这个态度,应该是在试探我在飞娱的地位到底怎样,说话能不能算数。而且,我再怎么扮成熟,毕竟年纪在在那摆着,我估计他是敲山震虎,想先压一压我,取得主动地位,然后就好跟我谈条件抬价码,把我当个软柿子捏。

我喝了一口咖啡,“奕哥这几天有点私事去了巴黎,来不了,所以命我全权处理。怎么,章先生对奕哥的安排有疑问吗?”

他嘴角扯出一道弧线,算是一个微笑,“既然是秦公子的吩咐,这么说来,叶小姐今天是可以全权代表飞娱说话的咯?”

“当然。”我微微侧头,朝唐一平伸手,他会意,连忙从兜里摸出一个小铁盒,里面是那种巴西的烟丝,一打开盒子就知道是味道很呛很烈的那种。然后卷了一支,双手递到我面前。我接过烟,他拿出一个白金镶红宝石的打火机,替我点了。

这个打火机平时是秦公子专用,揣在唐一平的口袋里,有时候秦公子喜欢拿在手里把玩,所以既然和秦公子谈过,大概也见过这个打火机。

我染了大红闪钻指甲油的指头优雅地夹着烟,吸了一口。

味道比我之前尝试过的任何一种烟草都要浓,烟雾在口腔里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焦油量很高。此时章邵宇的目光正落在我身上,我微微一笑,吐了个标准的烟圈,语气平稳,“如果我不能代表飞娱,那章先生觉得我坐在这里是来干什么的,玩过家家?”

我不抽烟,但我这老烟民的姿态做得毫无破绽。章邵宇看了一会儿,也没瞧出什么来,“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可以说说合约的问题。我已经同韩国那边的前经济公司正式解约,准备往内地来发展,现在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属意飞娱,只是不知秦公子授意叶小姐具体给什么样的条件?”

我不慌不忙地掸了掸烟灰,“八年合同,前三年不给你酬金,后五年六四分成,一千二百万人民币的违约金由飞娱支付。”

他似乎并不满意,但还是追问了一句:“我六,飞娱四?”

我歪着头抻了抻脖子,吐了个烟圈,“不,飞娱六,你四。”

章邵宇嗤笑了一声,“是叶小姐不懂得行情,还是欺负我不懂得内地的行情?叶小姐不妨去打听打听,我在韩国的前经济公司,每年给公司制造的收益将近五十亿韩元,区区一千二百万,叶小姐却要我替飞娱白白工作三年。”

我淡淡一笑,“我知道章先生现在的选择很多,不过既然章先生现在是坐在飞娱的办公室里,想必对这些公司的实力和财力都已经做过了综合对比。章先生别忘了,在合同签订的时候,你并没有给飞娱带来一毛钱的收益,五十亿韩元是画饼,而飞娱就先为你预支的一千二百万却是实实在在的现金,甚至可以算是风险投资。倘若章先生觉得这一条不好,那么违约金自行支付,我们的八年合约从现在开始也无妨。”

唐一平先前给我的资料我都已经看过,章邵宇和前经济公司节约的主要原因就是经济纠纷。媒体估算章邵宇最近两年给韩国经济公司带来的年收益虽然没有他说的五十亿韩元,不过三四十亿倒差不离,也就是折合两千多万人民币。

因为他当初在韩国出道是新人,签订的分成比例只有一成,公司减去成本,分给他的年薪大概不超过一百万。明星本身花销就很大,他出道五年,手头的存款不会超过三百万,我笃定他根本就拿不出一千二百万的违约金。

果然,他没接那个话茬,而是抓住了另一个突破点,“叶小姐怕是混淆了风险投资的概念。章某人的名气虽然不及某些国际当红生旦,但也不是新人,何来的风险投资一说?”

我悠悠地吐着烟圈,“章先生的确不是新人,但在娱乐圈的形象可是年轻偶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八年后章先生已经三十六岁,不知那时候原来的粉丝可还愿意买单?歌手单飞以后事业下滑的例子比比皆是,章先生未来必然要花大力气转型,至于成功与否,当然有风险。”

章邵宇一时没了话可以反驳。本来跟公司谈判的时候个人当然就处于劣势,虽然秦公子不在,我当然不可能让他欺负我年轻不懂事。但这个六四分成显然他是非常不满意的,他沉默了片刻,“即使叶小姐说的都在理,任何一家娱乐经纪公司的新人和明星的分成都有差别化分成待遇,六四未免太欺负人。就算是转型,一个已经有名气的艺人和新人比,也不在一个层面上。如果叶小姐执意不肯让步,那么章某人觉得这个合同还得再考虑考虑。”

其实他除了飞娱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但看他刚才非得拿腔拿调,我就是在打压他的气势。我的目光直直地盯着他的脸,现在打压得差不多了,我并不想将他逼走。目前飞娱并没有一个非常出彩的男艺人,其实章邵宇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将手里快抽到头的烟卷按在烟灰缸里,放下二郎腿,拉一拉靴子,徐徐道:“章先生稍安勿躁。今日章先生既然诚心来跟我谈,我也拿出十二分的诚心,开诚布公。章先生也知道,飞娱捧出来的艺人,其他小经纪公司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即使是六四分,恐怕也不会比其他公司的四六差。我同章先生有眼缘,不如这样,我以私人名义给章先生一个让步,五五分,就算是同章先生交个朋友。”

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如果说一个“不”字,我随时都可能站起来离开。他并不清楚我的底细,而我却握着他的每一张底牌。这时唐一平的手机响了,他出去接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回来,向我凑近了一点,“Caesar那边打电话来,叫叶小姐过去一趟。”

他稍微压低了一点声音,但并不完全是耳语。此时屋里只有我们三个人,章邵宇就坐在我对面,听得一清二楚。我淡淡地说了一声知道了,眼睛却是盯着他没动的。

大概是我的注视让他觉得有压迫感了,他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叶小姐,我想……我们现在可以把合同先签了。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

“你说。”

“我要做飞娱的一哥。”

我没有马上答应,也没有否决他。我毕竟不是亲手管理飞娱的人,这不是我能做决定的事。

“在飞娱,当然各凭本事。如果你有这个潜力,飞娱当然不会放着钱不赚,毕竟,一千二百万可是现金。”

章邵宇这会不吱声了,我扬声叫秘书进来,吩咐道:“既然没有其他疑问,麻烦你安排这位章先生的合同事宜。”

唐一平从文件里取出准备好的合同放在桌上,章邵宇翻了一遍,没有异议。我站起来,“那么章先生,合作愉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