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纷纷来助

我的书架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纷纷来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殿内,血腥气息浓稠呛鼻,满地残碎的尸体和宝物。

霍修和付云忠脸色都阴沉下来。

尤其当看到被踩在苏奕脚下的华星尘时,霍修那一张老脸变得奇差无比。

“这……是怎么回事?”

霍修须发怒张,一身仙君威势再不遮掩,席卷大殿之内,压迫得人们几欲窒息。

“道兄稍安勿躁。”

付云忠眯着眼眸,打量着苏奕,“还请阁下先把人放了,我可以给阁下一个解释的机会。”

苏奕没有理会。

他低头看着脚下的华星尘,道:“是不是认为自己有救了?”

华星尘心中莫名一阵发寒,道:“你若就此止手,一切都好说。”

苏奕道:“我向来言出必践,既然说你必须死,那你就不可能有机会活下来。”

华星尘惊叫道:“你就不怕?”

苏奕道:“你觉得呢?”

霍修和付云忠的脸色都很难看。

他们两位仙君人物,竟然直接被无视了!

可还不等他们有所反应,忽地一道身影匆匆掠入大殿。

这是一个须发潦草的枯瘦麻衣老者。

当他出现时,霍修和付云忠全都一怔,疑惑道:“道兄,你怎么来了?”

那枯瘦麻衣老者却不理会。

他进入大殿后,目光就落在苏奕身上,脸上露出欣喜之色:“道友,果然是你!”

全场哗然。

霍修、付云忠都不禁惊愕,意识到不对劲。

“原来是你。”

苏奕也很意外。

当初在黑龙集市太荒九碑前,他曾见过这枯瘦麻衣老者。

但谈不上熟悉,甚至都没聊过。

枯瘦麻衣老者喜道:“还好老朽来的及时!”

苏奕挑眉道:“莫非你和他们一样,要来阻止我杀人的?”

枯瘦麻衣老者连忙摇头:“道友误会了,既然此事被老朽撞见,自不能袖手旁观。”

说着,他目光看向霍修和付云忠,“两位,给老朽一个面子,莫要再干预此事,如何?”

众人皆错愕。

付云忠的脑袋都有些不够使,道:“道兄,你都不知道此间发生了何等事情,就要帮忙……”

枯瘦麻衣老者打断道:“都什么时候了,还管什么是非曲直,一句话,给不给这个面子?”

面对付云忠这位万琼仙宗的仙君,枯瘦麻衣老者竟是显得强势之极。

甚至,都不管青红皂白,要帮苏奕出头!

这一幕,也让所有人都意识到苏奕的来历不简单。

雪红枫更是激动得差点叫出来,果然,苏哥之所以横行无忌,必是大有来头!

“我不答应!”

霍修脸色铁青,冷冷道,“此子在此,屠戮不知多少人,更将我派传人踩在脚下,此事怎么就能这么算了?”

说着,他眸子如电,盯着那枯瘦麻衣老者,“道兄,我给你面子,但,我必须讨一个说法!”

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枯瘦麻衣老者冷笑道:“霍修,我可是在救你,我敢保证,你若执迷不悟,必遭不测!”

霍修禁不住仰天大笑,“道兄,若只凭你一个,可根本阻止不了我!”

“那若加上我呢?”

一道冷飕飕的声音响起。

众人眼前一花,大殿中就凭空出现一个面容冷厉的儒袍男子,浑身弥漫着仙君层次的气息。

霍修的大笑声戛然而止,脸色凝固,似不敢相信,“封兄,你怎么……”

可儒袍男子根本不搭理他,转身看向苏奕,笑着拱手道:“道友,咱们又见面了。”

苏奕眉头微挑,道:“还真是巧了。”

这儒袍男子同样也曾出现在太荒九碑前。

“哈哈哈,这就叫缘分。”

儒袍男子爽朗大笑。

众人惊疑,心绪翻腾,都被这一幕惊到了。

又一位仙君驾临,并且,同样是来为苏奕助阵的!

付云忠眼皮直跳,他彻底意识到不妙。

而霍修那张老脸已阴沉难看到极致。

他正要说什么。

一阵嘈杂的声音从大殿外响起:

“竟然墨老儿和飞云老儿抢先了一步。”

“必须算我一个。”

“还有我。”

“此等事情,岂能少了我?”

伴随声音,一位又一位仙君驾临,每一位在抵达后,无不欣喜地朝苏奕见礼。

其中赫然有天符仙宗太上长老墨残秋。

到最后,加上之前抵达的那枯瘦麻衣老者和儒袍男子,竟足有九位仙君一起驾临!

那一幕幕,让所有人都懵掉,意识恍恍惚惚,几乎怀疑是在做梦。

雪红枫内心也在颤栗,好几次欲言又止,最终只在心中感慨了一句:“艹!”

被踩在苏奕脚下的华星尘,也都懵了,足足九位仙君一起主动来为那家伙出头?

他究竟是谁?

怎会有这么大面子?

一个个困惑涌上华星尘心头,也让他面如死灰,彻底意识到,今天栽了!

“老付,今天的事情,你们万琼仙宗还要掺合吗?”

枯瘦麻衣老者问道。

付云忠苦笑叹息,“诸位……姑且就当我是个路人罢了。”

这还怎么插手?

那些仙君老家伙,随便拎出一个,都有着足以震慑一洲之地的威势。

可此时,他们全都站在了苏奕那边,付云忠焉可能还不清楚该怎么做?

“霍修,你呢?”

麻衣枯瘦老者目光看向霍修。

之前,还曾强势表态,要讨一个公道的霍修,此时明显也乱了阵脚,神色阴晴不定。

半响,他喟叹一声,道:“罢了,只要那年轻人放了我派传人,今日之事,到此为止。”

任谁都看出,霍修很不甘心。

可形势比人强,由不得他不低头!

众人的目光都齐齐看向苏奕。

却见苏奕笑了笑,道:“放人?不,他必须死。”

砰!

声音还在大殿中回荡,苏奕脚尖发力。

华星尘躯体顿时如纸糊般炸开,化作飞扬的灰烬洒落一地。

所有人都傻眼了。

之前,苏奕不杀华星尘,不少人都还以为,今日的事情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

可哪曾想,当着一众仙君的面,苏奕却直接一脚把华星尘踩爆了!!

这突然发生的死亡一幕,刺激得人们目瞪口呆,直接呆滞在那。

付云忠也怔住,眼眸眯成了一条线。

此子,杀得此地血流成河,更当着所有人的面,毫不客气杀掉华星尘,这般手腕,简直霸道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可最终,付云忠也不敢说什么,他很清楚,那年轻人绝不是他能够招惹的人!

“你……”

霍修目眦欲裂,彻底暴怒。

他根本没想到,在自己都已选择退让的情况下,苏奕居然还是杀了华星尘!

这分明就是没把他放在眼中!

也根本没把血冥魔教放在眼中!

“你若觉得我是仗势欺人,大可以动手,我保证,其他人不会插手进来。”

苏奕掸了掸衣衫,步履悠闲地朝这边迈步走来。

闻言,场中一阵骚动,众人无不侧目。

霍修额头青筋爆绽,眼眸发红,死死盯着走近过来的苏奕,一身的杀机根本掩饰不住。

可出乎意料的是,他最终却忍住了!

“今天见识了阁下的手段,霍某也很佩服,以后若有机会,必定会跟道友讨教一番!”

霍修深呼吸一口气,按捺住满腔怒火和杀机,撂下这句话,便拂袖而去。

可尚在大殿门前,就被墨残秋挡住。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霍修又非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自当清楚这样的局势意味着什么。”

墨残秋眼眸深沉,“我希望,你是真的选择罢手,否则,注定只会为你们血冥魔教招灾!”

霍修略一沉默,点了点头。

他之所以隐忍,哪会不明白墨残秋话中的意思?

一个年轻人,却能让九位来自不同势力的老辈仙君,不惜选择和自己为敌,这怎可能是寻常之辈?

哪怕霍修再愤怒,也都清楚,哪怕他回到宗门请求援手,宗门恐怕都得掂量掂量是否能承受那等后果!

霍修目光一扫在场其他仙君,道:“临走前,我也想提醒各位一句,刚才被那年轻人杀死的华星尘,是九绝山‘古族华氏’的嫡系后裔。”

“他的祖父,便是仙王华清度!”

说罢,霍修转身而去。

九绝山古族华氏!

一众仙君心中凛然。

这可是当今仙界一等一的“仙王级势力”!

而那华清度,更是当世名震四海的仙王境大能!

“九绝山华氏……”

苏奕轻语,似想起什么,道,“就是那个以前曾依附在太清教血霄子麾下的势力?”

墨残秋点头道:“正是。”

苏奕一声哂笑,道:“这么说,今天我还真杀对人了,可惜这个华氏的后裔太弱了些,不值一提。”

众人:“……”

谁还能看不出,苏奕根本不在意“九绝山华氏”这样的仙王级势力的威胁?

墨残秋笑说道:“道友,此间事了,不如一起去喝一杯?”

其他老怪物也都将目光看向苏奕,隐隐有期待之意。

当初见识过苏奕勘破太荒九碑的手段后,让他们惊为天人,至今想来,内心兀自钦佩不已。

可惜,当时没能和苏奕把酒言欢,这让他们引以为憾。

而现在,既然因缘巧合地在此重逢,自当好好痛饮一番!

苏奕本打算拒绝,可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今日天色已晚,还是等明天吧。”

众人欣然答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