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献宝

我的书架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献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轰!

刀气霸烈,破开长空,斩向账房先生。

关键时刻,一道剑锋横空一刺。

咔嚓!

刀气崩断,光雨飞洒如雨。

自然是苏奕出手了,他身影一闪,挥剑朝代号零七的神隐卫杀去。

可仅仅刹那间,苏奕就被震飞出去,一身气血翻腾。

“这家伙,实力比那阮采芝都要强大一截!”

苏奕惊讶。

而此时,零七根本不理会苏奕,继续朝账房先生杀去。

这让账房先生惊怒,哪会不清楚,必然是裁缝下了死命令,要让这神隐卫杀自己灭口!

苏奕横空阻截,人间剑清吟,掀起一方轮回光影。

这一次,他直接催动九狱剑的气息,运转轮回的奥义,再不敢有任何保留。

铛!!!

惊天动地的巨响中,零七身影摇晃,被震退数步。

尤其是剑气中扩散的轮回力量,带给零七极大的冲击,让其躯体都出现一道道裂痕!

还不等站稳,苏奕已挥剑斩来。

刹那间而已,似有万千道剑气交错斩出,无不充盈着九狱剑的气息,衍化出一重重轮回世界的虚影。

零七不退不避,挥刀与之硬撼。

轰隆!

那片虚空崩碎,光焰沸腾,遮天蔽日。

这神隐卫的实力的确很变态,远超卫长甫、阮采芝这等举霞境逝灵。

更让苏奕皱眉的是,零七虽然不断负伤,可伤口很快就会愈合过来,似根本就杀不死般。

“以仙人遗骸炼制的傀儡,竟能如此强大?”

苏奕都感到有些惊异。

怪不得神隐卫会被老裁缝视作压箱底的底牌,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着实太过恐怖和诡异。

不过,随着战斗进行,苏奕很快就察觉到,神隐卫零七的伤势正在变得越来越重,伤口恢复的越来越慢。

核心就是,轮回力量充斥的“终结”气息,能够极大破坏对方的躯体!

“开!”

猛地,零七大喝。

他躯体猛地燃烧起来,爆绽恐怖的血光,一身威势也一下子变得强大一截。

一刀之下,直接将苏奕震得倒退出去!

而后,零七凭空一闪,再次朝账房先生冲去。

豁出性命,也要灭杀账房先生!

苏奕皱眉,原本他还打算继续试一试零七的能耐,想彻底摸透这种怪物的底细。

可现在已顾不得这些。

“临!”

苏奕一声轻喝,剑锋横空扬起。

轰!

天地骤然一黯,一方如有实质的轮回世界降临,直接把神隐卫零七镇在其中。

“斩!”

随着苏奕剑锋斩落,那轮回世界内登时浮现出一幕幕宏大神秘的景象。

宏大的转生台、沸腾的往生池、无边无垠的苦海、通往无尽幽暗处的彼岸之路、笼罩在黄昏之中的终结之地……

直似一方真正的轮回世界,在这一刻运转!

被困其中的零七,明显感受到致命的威胁,身影爆绽恐怖的毁灭气息,挥动那一柄猩红仙刀,笔直朝前冲去。

他一路所过,轰碎转生台、破开往生池、于苦海中劈出一条生路、一鼓作气杀出彼岸路!

强势无匹。

那等悍勇无惧,不顾生死的姿态,让苏奕都不禁皱眉。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零七也不断遭受道重创,躯体一次次破碎、炸开、血肉飞溅。

哪怕每一次又融合恢复过来,身上的伤势也越来越惨重,整个人像支离破碎的瓷器,尽是触目惊心的伤痕。

最终,零七在闯入那黄昏笼罩的终结之地时,终究没能支撑柱,被一片黄昏的光幕扫中躯体,顿时轰然炸开。

无数残骸像陨石般浮现,仔细看,丝丝缕缕的黑线缠绕在这些残骸之间,试图让这些残骸重新修补回来。

可随着黄昏的光影垂落,那无数残碎的骨骸和丝丝缕缕的黑线,皆被抹杀!

连一点渣滓都不曾留下。

苏奕收起人间剑。

轰隆!

轮回世界颤抖,随之消弭不见。

苏奕都无法否认,这神隐卫太过诡异,换做当世其他人,怕是根本就杀不死对方!

也只轮回的力量,克制神隐卫体内的逝灵魂体,配合九狱剑的力量,才能够一举把这种鬼东西轰杀齑粉。

噗通。

远处地方,账房先生跌坐在地,大口喘息,浑身都被冷汗浸透。

之前的厮杀战斗中,他数次被神隐卫零七的气机锁定,心神遭受到可怕的冲击。

直至此时放松下来,再也撑不住了。

眼见苏奕从远处走来,账房先生不禁自嘲道:“让观主大人见笑了,实不相瞒,我也是头一次见识到神隐卫的实力,完全没想到,这种怪物竟会恐怖到这等地步。”

说罢,他眼神又变得复杂起来。

神隐卫再恐怖又如何?

最后还不是被观主斩杀了?

“我要的东西呢?”

苏奕问。

账房先生稳了稳心神,从袖袍中取出一块玉简,道:“这玉简内,记载着一个前往神隐之地的空间节点,不出意外的话,裁缝就藏在其中,还请大人收好。”

说着,他隔空将玉简递给苏奕。

苏奕拿过玉简,却看也不看,直接捏碎,道:“狡兔三窟,老裁缝既然干出这等杀鸡取卵的事情,注定已经不在那神隐之地。”

账房先生一怔,顿时喟叹道:“的确如此。”

无论是他,还是苏奕,都太了解裁缝的秉性,既然这次他都派出曲河以及三位神隐卫,必然不可能再留在神隐之地。

如此,才能万无一失。

“不过,观主大人就不担心,裁缝早预判到大人的预判,反倒不会从神隐之地离开?”

账房先生道。

苏奕笑道:“他这种老阴货,做事求的是天衣无缝,绝对不敢赌,而这也正是他能够活到现在的原因所在。”

账房先生不解道:“既然如此,观主大人这次为何还要亲自行动?毕竟,曲河这次的行动,为的是灭杀我和闻庸、赊刀客三人,而非针对大人。”

苏奕不假思索道:“若如此,老裁缝可不会感到肉疼,他只会以为,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中。”

账房先生顿时明白了。

裁缝忌惮被观主杀上门,才会不惜一切,让曲河亲自出马,以图斩杀他和闻庸、赊刀客三人。

若观主什么也不做,曲河不会死、神隐卫零七也不会死,一切都在裁缝的掌控中。

反之,观主这次出动,不止救了他,还杀了曲河以及零七,当裁缝得知此事,势必坐不住!

甚至,为避免被观主杀上门去,他会毫不犹豫从神隐之地跑路!

“自此以后,裁缝将失去对外界的一切掌控,无论他想得到任何情报和消息,势必要和外界进行接触。”

苏奕自语道,“风过留痕,雁过留声,以后只要他想玩什么花样,注定将露出马脚!”

古族云氏的闻庸,是裁缝的喉舌。

四海楼账房先生,是裁缝的眼睛和触手。

刺客组织极乐天,则是裁缝散落在天下各地的暗子。

而今,这三条暗线,几乎都已毁掉。

如此一来,一直躲藏在暗中的老裁缝,将再无法影响和左右天下的局势!

这样的裁缝,也注定再玩不出什么阴谋诡计。

更别提,当世许多太古道统虎视眈眈,都在找寻裁缝,只要裁缝敢冒头,踪迹注定将第一时间暴露!

只要身份暴露,裁缝就不再是人人谈而色变的黑暗主宰!

这就是苏奕的反击。

打蛇打七寸。

迫使裁缝自己斩掉自己的眼睛和触手,再借用太古道统的力量,让裁缝成为众矢之的!

至此,裁缝哪怕还藏有诸多不为人知的底牌,在苏奕眼中,也已掀不起多大风浪!

“大人请留步。”

眼见苏奕转身要走,账房先生连忙开口。

“有事?”

苏奕顿足。

就见账房先生猛地深呼吸一口气,跪伏在地,神色郑重道:“小的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大人能成全!”

苏奕转过身,看着账房先生,似笑非笑道:“你想得到我的庇护?”

“正是!”

账房先生道,“我为裁缝效命多年,最清楚其秉性,根本不用想就知道,以后这老杂毛一定会找机会对我进行报复!”

“而在当今天下,唯有大人才有能耐压裁缝一头。”

说着,他从袖袍取出一个玉盒,双手呈在前边,道:“这玉盒内,是我四海楼前不久收到的一件神秘仙宝,还请大人笑纳!”

苏奕看了看那玉盒,若有所思道:“仙宝?看来最近这些年,你们四海楼收到不少好宝贝啊。”

四海楼,号称星空第一商行,势力遍布星空各界。

而作为四海楼的幕后主人,账房先生甚至有“财神爷”的称号,富可通天!

“我敢保证,四海楼过往这些年搜集到的宝物,没有一个可以和这玉盒中的仙宝媲美!”

账房先生神色郑重道,“除此,我手中还有一批羽化级宝物,加起来有上千种之多,这些原本是要送往裁缝那里,但现在,我愿全部呈上,只乞求能得到大人的庇护!”

说罢,他内心都在滴血,肉疼到无法呼吸。

许诺的这些宝物,几乎是他手中最为珍贵的一批宝物,价值之大,早已不可估量。

尤其是玉盒中那件仙宝,来历神秘特殊,绝对是无价之宝,足以让世间任何太古道统为之疯狂。

可为了活命,账房先生已在所不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