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道第一仙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叶雨妃的来历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三十二章 叶雨妃的来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也是在这五月初一清晨。

苏弘礼得到了一份密报——

吞海王葛长龄离开天青山,前来玉京城。

看着这份密报,苏弘礼沉默了许久,才冷哼一声,自语道:“隐忍蛰伏了这么多年,你葛长龄终究还是忍不住要掺合进来吗?”

……

松风别院。

一阵叩门声响起。

没多久,方元便匆匆而来,朝正在吃早餐的苏奕禀报道:“大人,吞海王葛长龄前来拜见。”

苏奕一怔,道:“请他进来吧。”

没多久,方元领着一个身着陈旧布袍的老人走了进来。

老人面颊清癯,双鬓斑白,眼神澄澈如湖,手握一柄雪白羽扇,浑身散发着一股淡泊闲适的气韵。

正是吞海王葛长龄!

一个早在三十年前,就已名满大周的传奇人物。

“老朽葛长龄,见过苏道友。”

老人抱拳,含笑见礼。

苏奕点了点头,道:“你此次该不会是为了当初那被我采走的几颗纯阳火桃而来吧?”

葛长龄哑然失笑,道:“原来道友还记得这桩小事,倒是让老朽有些意外。”

顿了顿,他敛去笑容,道:“不过,老朽此次可不是为这件事而来。”

苏奕一指旁边的座椅,道:“请坐。”

方元见此,很识趣地去泡茶了。

直至葛长龄落座,苏奕想了想,说道:“在谈事情之前,我倒是有一件事想跟道友请教。”

葛长龄怔了一下,道:“还请直言。”

苏奕问道:“听说你当年进入青藤妖山深处,曾带走了一块留有一篇神秘预言的石碑,不知这石碑如今是否还在你手中?”

葛长龄点了点头,“此碑被老朽封印在天青山内,若道友想观摩此碑,随时可以前往天青山找我。”

苏奕道:“那可要提前多谢道友了,等我解决了苏家的事情,便去贵处拜访。”

葛长龄笑了笑,忽地问:“敢问苏道友,如何看待异界,又如何看待从异界来的修士?”

苏奕道:“你若问的是苍青大陆之外的世界,那我还真是所知甚少,至于那些异界修士……只有敌友之别,没什么看法。”

这个回答,让葛长龄一怔,他思忖道:“老朽是否可以理解为,道友对异界修士并无偏见?”

苏奕挑眉道:“这个问题很重要?”

葛长龄深呼吸一口气,道:“三天后,道友就将去苏家,可道友心中,对你母亲叶雨妃的死,怕是还有许多疑惑吧?这种事情,苏弘礼怕注定不可能告诉你。故而,老朽思忖再三,觉得有必要来这一趟。”

苏奕顿感意外,眸子盯着葛长龄,半响才说道:“愿闻其详。”

葛长龄轻叹一声,道:“老朽不知道苏弘礼为何要那般对待你母亲,但有些事情,还是可以告诉你的。”

他眸子泛起追忆之色,“当年,苏弘礼第一次前往暗罗妖山时,曾邀请老朽一起前往,并约定,若探寻到机缘,便一人一半。”

“苏弘礼手中有‘小浑天盘’,可以推演出许多诡异气息所蕴藏的真相和秘密,极为神异。”

“而老朽手中同样有一样秘宝,名唤‘偷天伞’,可以在面临致命威胁时,化险为夷。”

“我们两人准备充足,在抵达暗罗妖山后,一路上倒也有惊无险,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直至抵达暗罗妖山深处,才开始碰到一些极诡异可怕的事情,有诡异的黑色神光冲霄而起,幻化为森罗地狱般的恐怖景象,经过苏弘礼以‘小浑天盘’推演,我们二人才知道,那是‘暗罗极光’!”

“后来,我们沿着暗罗极光出现的方向,来到了一座神秘的地下深渊内,在那里,可谓是步步杀劫,若非我手中的偷天伞,我们两人怕是早死掉不知多少次。”

说到这,葛长龄眸子中泛起深深的忌惮和悸色,似这么多年过去,想起当年所经历的凶险,兀自心存惊惧之意。

苏奕也没想到,当年苏弘礼进入暗罗妖山时,竟和吞海王葛长龄结伴而行。

就见葛长龄稳了稳心神,继续道:“直至抵达那地下深渊底部,我们看到了一个足有百丈范围大的血色漩涡,以及分布在这血色漩涡之下的一座九丈剑冢。”

血色漩涡好理解,定然是空间壁障。

可那“九丈剑冢”,却让苏奕有些好奇,忍不住道:“能否详细说一说这座剑冢?”

葛长龄点了点头,道:“此剑冢九丈范围,通体以神秘的黑色玉石堆砌而成,表面覆盖着一层奇异繁密的符文阵图,以我和苏弘礼当时的修为,根本就无法参悟,那些阵图太过玄奥,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变化,也根本无法摹刻下来。”

“时刻发生着变化的符文阵图?这么说的话,你们当初抵达那里时,这九丈剑冢上的大阵,实则一直处于运转的态势中,极为危险。”

苏奕做出推断。

葛长龄眸泛异色,道:“不错,不过,当时我们两人的心神,皆被九丈剑冢上封印着的九把古剑所吸引,那每一把古剑的样式、气息、色泽皆完全不同。”

“有的剑体莹白,灿若烈日,一眼望之,若置身火焰大山,灼热难耐,神魂都有被焚烧般的恐惧之感。”

“有的剑体漆黑,幽冷若冰,让人一见,心神如坠九幽深渊,刺骨般的寒意涌遍全身,凭生绝望无助。”

“有的剑体……”

“总之,那九柄古剑,无一不堪称绝世珍宝,让我和苏弘礼皆欣喜若狂,认为,这便是一桩千载难逢的大造化。”

“苏弘礼第一时间开始以‘小浑天盘’来破阵,而我则手持偷天伞,为其护法。”

“足足耗费了一个月的时间推演,终于让我两人从那九丈剑冢上窥破一线‘生路’,可就在苏弘礼动手时,意外发生了。”

“那剑冢内,有极恐怖的杀气逸散出来,让得那九柄古剑产生共振,第一时间朝我和苏弘礼斩来。”

“当时,我甚至都来不及反应,更别说以偷天伞来化解危机。”

“就在那危机万分的时刻,那血色漩涡中,出现一股极强大的力量波动,化作一道道血色神虹,将那九柄古剑硬生生压制住。”

“我和苏弘礼死里逃生,惊出一身冷汗,也就在此时,我们看到那血色漩涡中,走来一个女子……”

葛长龄眸子泛起恍惚之色,“她是那般美丽,浑身光霞环绕,就如仙子一般。”

说到这,他神色变得复杂,看向苏奕,道:“道友大概已猜出,那女子便是你母亲叶雨妃。”

苏奕点了点头,神色平淡如旧,实则内心却是颇不平静。

这个消息太惊人!

他的母亲叶雨妃,竟是来自异界!

并且,按照葛长龄的说法,叶雨妃当年横跨空间壁障而来时,并未借助“道茧”之法进行夺舍!

这只有一种可能——

当时叶雨妃身上,极可能有足以抵抗空间壁障力量的宝物,亦或者是自身施展了某种和空间之道有关的惊世神通!

葛长龄继续说道:“你母亲出现后,告诫我们,那九丈剑冢内,封印着一柄绝世凶剑,根本不是我和苏弘礼这等角色可以染指。”

“也是在那时,我们才知道,之前救我们性命的,正是你母亲。”

“苏弘礼不甘心就此离开,你母亲便安抚他,随手赠给他一门修炼秘法,说,凭此秘法修炼,足可让他踏上真正的修行之路。”

“让我没想到的是,似乎看出我内心的羡慕,你母亲同样也赠了我一门修行秘法。”

葛长龄感叹道,“至今想起当年的事情,我都无法想象,世上怎会有如你母亲那般善良、美丽的人。”

“不,她就像仙子,让人发自内心的敬仰,在她面前,我就像虔诚的信徒,不敢生出丝毫亵渎之心。”

“也是在那次相见后,你母亲和我们一起离开了暗罗妖山,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游历天下,你母亲经常会指点我和苏弘礼的修行。”

“可我没想到……”

葛长龄神色变幻不定,“数年之后,苏弘礼却虏获了你母亲的芳心,他们两个很快就在一起了……”

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失落和低沉。

苏奕眉头微皱,打断道:“这些就不必说了。”

葛长龄登时从追忆中清醒,略带惭愧道:“抱歉,老朽失态了。”

苏奕摆手道:“你只说和我母亲受害有关的事情便可。”

葛长龄点了点头,道:“当年,你父亲将你母亲废黜后不久,我得知消息,愤怒无边,第一时间闯入苏家,要问个明白。”

“也是在那时,我敏锐察觉到,苏弘礼变了,没有了以前那谦逊温厚的秉性,变得冷酷无情。”

“他告诉我,是你母亲把他害成了那样子,说你母亲终究是异界来人,包藏祸心,若不是念在往昔旧情上,他早将你母亲杀了,而不是仅仅囚禁在冷宫之地。”

苏奕瞳孔微凝,道:“那你呢,如何看待此事?”

葛长龄神色明灭不定,有恨意,也有无法释怀的恼怒,“我当然不信!”

“且不说你母亲当初在暗罗妖山的深渊底部,救过我和苏弘礼的性命,就以她那善良的秉性,哪可能去害他苏弘礼?”

说罢,他须发怒张,再不掩饰沉积内心多年的愤恨,脸色都变得阴沉可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