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第四百三十一章:推山

我的书架

第四百三十一章:推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果换一个地方和夏怡若对战,或许袁俊青还有着极大的获胜可能性,毕竟他是正宗的罡劲高手。可现在是在泰山,在夏家拳意的观想之地,那就胜负难料了。这就是主场作战的优势,脚踩着泰山,让夏怡若的拳意变得更加厚重。
虽然夏怡若对夏家没有什么好感,对于夏家的拳法也没有什么好感。但是现在大敌当前,若是自己不能够保护自己,那么一切的坚持都没有任何的意义。她不是那种死要面子冥顽不灵的人,也正是因为她不是那种人,所以才能够成为现在天下女人中数一数二的高手。
“你这到底是什么功夫?我为什么能够在你的拳意里,感受到万寿无疆的意味?”
越是和夏怡若战斗,袁俊青就越惊讶,“我研究过你们夏家的拳意,和这有着很深的差别。而且你这也不仅仅是寻常的拳法,甚至将刀法和剑法融入其中,好一个如封似闭,居然能够跟我的罡气媲美!你简直要比周奇还天才!”
由不得袁俊青如此感慨,因为在他的印象里,以自己罡劲的实力,拿下夏怡若简直是手到擒来。虽然他未必是真的想要将夏怡若带走,也带不走。但起码能够体现一下自己的实力,打伤了周奇的女人,将来和周奇生死之战,这就是心理优势。
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寻求这样的心理优势的。
高手之间的战斗,稍微一点的优势,就有可能会成为生死之间的巨大分水岭。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原本是想要来占便宜,却没有想到居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的将夏怡若拿下,这就带给了他很大的苦恼。于是越大越心急,招式也越来也刚猛。更加没有料到的是,夏怡若的拳法居然也是如此刚猛!
只见她从意象刀剑的双手,变成了更加厚重的存在。拳意浩瀚,仿佛将天下的山川大海、与天地同寿的意念交之其中。似乎每打一拳,整个山体都微微有些动摇一般。她当然真的不可能说撼动了大山,但是反馈到袁俊青的眼中,就是这样的景象。
他的双手变换做种种拳意,两个人都可以说是武道的宗师,有着精彩的对攻。
夏怡若脚下的土地四散飞溅,不是她有意弄出来这样场面,而是纯粹因为发力而呈现的效果。如果现在她踩在水泥地上,那么地块也会寸寸皲裂,就好像是压路机碾过一般。她强悍的劲力透体而出,越打越盛,越攻越猛。
袁俊青当然也不是好惹的,他的声势要比夏怡若更加浩大。体内的气血翻涌,一股股刚猛的力量传递而来。两个人都是技术与实力妙到毫巅的人,任何一招都是杀手。稍有不慎,就会被当场打死,没有任何的余地可言。
可就在袁俊青以为夏怡若黔驴技穷的时候,更加让他没有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夏怡若的招式忽然给人的感觉像极了太极拳,尤其是踩着类似搂膝拗步的步法,更加让人有一种太极的意味。其实说到太极拳,其中有一个打法,叫做“披身锤”。就十分刚猛,用拳侧和拳背攻击对方,真的如同挥舞大锤一般。
此时的夏怡若就给人这种感觉,但是却略有不同。颇有排山倒海,将大山倾倒的意味在里面。先是用夏家的拳法攻击,随后一路变化,如今却要将山给推到!这样的气魄,实在是很难想像,居然出现在了一个弱女子的身上。
夏怡若虽然美丽如画,面容精致,可打出来的功夫,却是如此的刚猛。
袁俊青感受到了极强的压力,脸色凝重,再也没有了任何调笑的情绪,也没法调笑。
夏怡若的强,完全超出了袁俊青的想象。他动用碑林教的情报系统,得出的结论是未知。因为夏怡若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与人交过手。不只是这在夏家的七年多,甚至在和周奇恋爱的时候,也只是偶尔对付过路上的小流氓而已。
那完全不具有参考性,眼下,原来才是真正的夏怡若,居然如此强大。袁俊青知道,若不是自己晋阶成为了罡劲,拥有着强悍的爆发力和体力,恐怕早就输给了夏怡若。她不只是女人中数一数二的,甚至在整个天下丹道之中,都位居前列,毫不夸张。
当看到夏怡若施展出如此凛冽的招式之后,他就知道一时半会恐怕是结束不了战斗了。
且不说时间问题,单就是这里算夏家的地盘、老巢,若是真的等到夏家的人过来,再加上夏卜信,恐怕自己就再也走不了了。而且他也相信,夏卜信恐怕也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所以现在他就想要离开,不能够和这个女人继续纠缠下去了。
其实这倒不是说夏怡若就真的能够战胜袁俊青,如果想要击败他,也同样是一件难于登天的事情。袁俊青的罡劲爆发力和体力,究竟还是要比夏怡若的更加绵长。如果不出意外,当然能够战胜夏怡若,可这起码要在第三百回合之后的事情了。
到那个时候夏怡若的体力下降,爆发力跟不上,就是袁俊青的机会。
所以,与其等到那个时候分出胜负,不如当机立断马上就走,不给自己惹麻烦。
想到这里,袁俊青大吼一声,调动体内的魔气,一掌天魔印劈出,狠狠和夏怡若对拼一记。一招过后,猛然间借助这股反震之力向后冲去,几步就离开了夏怡若的视线之内,匆匆逃走,毫不停留,倒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
“夏怡若,你给我听着,不是老子打不过你,是不想遇到你们夏家的老贼。今天就算是给你个教训,等来日你告诉周奇,让他洗好脖子等我!哦不,哈哈哈,或许未来你和周奇不会在一起,而是跟那个什么什么杨懿在一起。女人啊,真是个水性杨花的动物,哈哈哈……”
袁俊青的话飘扬而来,想要打击到夏怡若的道心。
但是夏怡若却不为所动,脸上的表情淡漠,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她微微喘着粗气,刚刚的确是带给了她很大的压力。若不是自己有着最后的变招,彻底让袁俊青下定决心离去,结果谁也说不好。那是她压箱底的功夫,也是没有完善的拳法。她所想要的就是能够用“推山”的拳意,来完全颠覆夏家的泰山拳意。
以将泰山推倒的决心,来表达自己对夏家的厌恶。只是虽然这个拳法目前还并没有被完善,可仍旧拥有着巨大的战斗力。在此之前,袁俊青还觉得能够在八十回合之内击败夏怡若。但是此招一出,便又将战斗时间拉长,所以袁俊青不愿再留于此。
夏怡若用扫帚将土地打扫平整,看着衣冠冢,心中微微有些叹息。
她垂下了眼睑,“不好意思,本来无意打扰您老人家清净。但此人实在是太过讨厌,这一招……就是依循的您当年的设想。只有将山倾倒,才能够战胜夏家的拳法。等我将来功法大成,让夏家付出代价,随后便隐居山林,此生都与自然为伍,不再踏足红尘……”
说完,夏怡若微微躬身,转身便离开了此处。
阳光洒下,森林里传来了鸟鸣的声音,一切都一如往常被宁静安详。就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还是原本和谐的样子。只是在这安宁的背后,是暗潮涌动,生死浮沉。她感受到了某种东西,但是却没有说出来。
她看向了远方的云彩,她对周奇的感情愈发的复杂起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恨他,还是该爱他。不管怎么说,自己却是真的很想念周青青。希望能够见到自己的女儿一面,不知道她现在长到多大了,有没有好看的裙子。
想到这里,她忽然有那么一瞬间,想要立即出发前往苏北。
但最终她还是忍住了,没有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回到了夏家老宅。
她对外界的情报了解有限,零星的一些,还是从杨懿、夏振南等人口中得知,信息很不对称。虽然她曾在周奇送来的奥念山流那本书中,感受到周奇的实力很强,但具体强到什么地步,能不能打过杨懿,她其实也不清楚。
她也不想要靠周奇,想要用自己的实力,用自己的拳意,推翻夏家这座大山。此时,她已然回到了夏家之中,又做回了一个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个化劲的女子。时光荏苒,虽然现在还是能够等,但是她知道,自己等不了多久了。
她想要去见周青青的情绪,越来越强烈。想要去当面质问周奇的情绪,越来越强烈……
还是当日的晚间,当周奇和八王付虎龙等人交手,回到酒店之后。
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了另外一个酒店的房间里。
“嗯?你就是那个被吹的神乎其神,曾经的年轻一代第一天才?”
另外一个年轻人坐在房间里,笑着看向来的人,“本来我正要出门,但是忽然间心血来潮,觉得有人来找我,所以我就在这里等着。只是没有想到,等来的却是你这个煞神。杨懿,我对你很感兴趣,所以,你是来加入我们的,还是准备被我打死的?”
前来之人,居然竟是那杨懿!
只见他神情淡漠,倒是也不客气,直接拉过来了一把椅子坐了上去。
背靠着窗户,此时月亮刚好在他的头顶,这幅副画面相当有趣。
他淡淡地看着年轻人,“你是叫X,对吧?虽然不知道你和X组织有什么关系,但是你要对付周奇,这个事情恐怕是不行。如果是一般的人,我根本不感兴趣,也知道他不会对周奇产生威胁。但是你,不行,你必须死,我也是来杀你的。”
听到杨懿如此简简单单,就说出了自己的来意,特别是那一句轻飘飘的“我是来杀死你的”,更加让X双瞳收缩,脸上闪过一丝轻蔑的表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