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第二百四十五章:总觉得,还要再见她

我的书架

第二百四十五章:总觉得,还要再见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过年了,整个苏北都弥漫着热闹的气氛。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周奇有一种十分怀念的感觉。很有意思的感觉,身在人间,怀念人间。在灵神界没有过年这一说,人人都忙着修炼,没有人会顾及这些东西。
也是因为在灵神界,人们的寿命都很长,一转眼就过去了数百年、上千年。
周奇将周青青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陪着她享受这个难得的休息时光。也顺便出来买点年货,毕竟马上就要过年了。而跟他们一起出来的,就是李芷筠。她因为经常在周奇出门的时候照顾周青青,所以她们两个的关系很好。
之所今天也带李芷筠出门,周奇也是怕有什么自己要离开,她能够帮忙照顾。
毕竟自从堪破了第一寸的身死玄关之后,周奇的心血来潮很准,很准。
“爸爸,我想要吃糖葫芦哦!”
周青青抱着周奇的脖子,摇晃起来,“我想要吃那个嘛,爸爸帮我买哦!”
“好好好,爸爸这就给青青买,不过你要注意哦,不能总吃太甜的东西哦!”
在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就只有周青青能够这么对待周奇了。虽然被青青这样晃着脑袋,但是他却很享受这个感觉。这也就是街上的人大多不认识周奇,否则要是让***之流看到这个场面,下巴都要惊讶地掉在地上。
趁着周青青吃糖葫芦的时候,周奇随手买了份报纸。
上面的头版头条,就是***被“放风筝”的新闻。不过由于场面过于血腥,就没有配现场的真实图片。但是根据内容来看,***还没有死,吊着一口气。而当时的那些机车党们都带着面具,所以并不能够分辨出到底是谁干的。
报纸的评论员,当然也是周奇集团安排的写手。
里面声情并茂地赞颂了这个伟大的时代,更是说像***这样剽窃别人隐私的人,就是罪大恶极。在整篇文章中,并没有带上南宫雪三个字。他们现在也开始决定淡化南宫雪对于这件事情的影响,毕竟也是负面新闻。
周奇摇了摇头,感慨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古代那些想要谋反的臣子,一定要找几个文笔好的人来写檄文了。也不怪王勃能够脱颖而出,把千百年前的对手喷的一无是处。都说文人相轻,看来也未必都是真理。”
李芷筠哼了一声,牵着周青青白了周奇一眼。
她推了推眼镜,语气之中带着嘲讽,“哼,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因何而起的?要不是你扑到南宫雪的怀里,进了她的车子、她的房间,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拜托你以后就算是要那什么,也不要找明星好吧?之前思若集团的股价差点受到了影响。”
李芷筠说着,脸颊微微有些泛红,煞是可爱。
周奇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正要解释,忽然间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街边的不远处。
没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有一辆机车飞速狂奔而来。周奇知道车上人的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不远处那几个嬉笑的小姑娘。就在机车和其中一个女孩相遇的瞬间,车上的人立马抓住她肩膀上的包,拽断了包包的肩带,伴随着一声尖叫,扬长而去!
显然这个女孩是他们跟踪已久的目标,不然满大街这么多人,偏偏抢她一个,而且还是在她有诸多同伴的情况下,就更加不寻常。
周奇现在遇到事情,总有一种冥冥中会提前感应到的情况。
他虽然提前感觉到了,但是他并没有上前,就是因为他知道有人会出手。
果不其然,就在同伴被抢走包包的瞬间,她旁边的一个女孩就动了。她从原本如同学生般的欢笑状态,随即就仿佛变成了杀伐果断的高手。速度之快,显然是有着很好的下盘功夫。飞檐走壁,几个呼吸就追上了那辆车,一把抓住车上那人的后背。
这辆机车上一共坐着两个人,一个车手,一个负责抢劫。
她抓住抢劫那人后背的皮夹克,用力一拽,那人就猛然间被摔了下来。连带着车手也失去了平衡,一辆疾驰的车瞬间在地上摩擦起来,那两个人也都栽倒在地,看起来受伤不轻。不过两个人并不打算妥协,从腰间摸出来了匕首。
周围围观的群众刚刚还打算看热闹,现在却哗的一下全都散开了。
看到对方有刀,谁都不希望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受伤,一个个唯恐避之不及。
“周奇,你认识这个女孩子?”
李芷筠对周奇不可谓不熟悉,她从周奇的几个眼神就能够看的出来,周奇刚刚停下来是有原因的。甚至她也不对周奇能预先猜想而惊讶,因为周奇让她惊讶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她将周青青拉到了自己身后,狐疑地问道:“你难道不准备帮忙吗?”
周奇摇了摇头,点了根烟,眼神里开始有了兴致。
他低声道:“我不认识她,但是刚刚我就是知道她会出手,很奇妙的反应。当然,她也不可能是夏家的人。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但我觉得这应该是一场善缘。”
李芷筠翻了翻白眼,感觉周奇这话完全就是满嘴跑火车,不值得相信。
那个女孩姿色不错,再加上因为练武的关系身材保持的很好,觉得周奇肯定是色心大起。想到这里,李芷筠还狠狠掐了一下周奇的后腰。要不是因为周青青就在这里,她肯定会举起自己的粉拳捶打周奇起来。
“妈的,小屁孩还真是力气挺大啊!你会功夫?正好,身材不错,一会儿哥几个一起伺候你。两个够不够?要不要再给你叫来几个人?干,叫你多管闲事,今天我必须给你一个教训。不过你放心,哥哥我会对你负责的,孩子我们一起养。”
他说完,另外一个人就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即放下了电话。
他们这是典型的团伙作案,所以现场也不可能只有他们两个人。这里出了事情,他们连忙招呼起自己的同伴赶过来。顿时就觉得有恃无恐,开始想着一会儿怎么收拾这几个小姑娘。尤其是在那个女孩的身上打转。
女孩根本不不为所动,显然心和意练得很好,她冷冷地看着他们,“满嘴喷粪,老娘我今天没有心情打人,不然非得把你的牙都给拔下来不可。废话少说,把包包还给我们,我可以饶你们一命,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呵呵,年纪不大,口气不小,听说你会功夫?”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劫匪的援军已经赶到,来了七八个人。走在最前面的,在大冬天穿着弹力背心,身上隐隐有蒸气散发,显然是刚刚还在练武。周奇挑了挑眉,自然能够看的出来,他练得是金钟罩,而且练到了一定的火候。
女孩也看出来了,神色不再那么淡定,眉头微微粗了起来。
被抢的人似乎也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连忙低声说道:“路遥,我们走吧,今天就当我是我倒霉,别跟他们一起见识了。我们他们感觉怪怪的,很是危险。请你来苏北做客,也不是让你来打架的,不然我没法像你父母交代。”
路遥摆了摆手,她也知道今天不会那么容易离开,更不允许对方欺负自己朋友。
她深深吸了口气,左手成掌置于右手虎口,右手握拳,两条手臂向前伸出,“原来是练金钟罩的,没有想到在大街上还能够见到这样的高手。不过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少个命门?今天就让老娘考验考验,看看你的功夫到底过不过关。”
路遥的话音刚落,就猛然间拔身而起,一掌披挂砸向了男人的面门。
男人冷哼一声,右手攥拳,从斜下方刺了过去,似乎还带着霍霍的风声。路遥心中微颤,立马收回手掌,啄向男人的手腕。可男人仍旧不躲,好像是等着路遥这么做一样。紧接着他跨步向前,一下就来到了路遥面前一寸的距离。
这让路遥吓坏了,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的身法如此鬼魅。
在一般人的印象里,金钟罩就是横联的功夫,十分的笨重。此人却反其道而行之,再加上他的战斗经验远胜路遥,所以后者根本反应不过来。
而男人似乎也不是想要出拳将路遥击倒,而是想要抱住她,控制住她的手脚,趁机揩油。
路遥看出来了男人的想法,顿时恼羞成怒,俏脸绯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就在这个时候,周奇出现了。他一把抓住男人的头发,猛地向后拉扯。只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惨叫,男人感觉到自己的头发似乎要和头皮一起被撤掉。
猛地一头栽倒在地,两眼发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