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当神秘事件逐渐复苏 > 第三十五章 死亡案件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死亡案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己的对手是一只驾驭两灵的驭灵者都不是对手的恐怖灵体,

  而其中甚至还要加上章邯已经复苏的两只灵体,

  更甚的是,

  本来两人实力最强的方寒还要想当一名混子,

  这尼玛,完全是地狱开局的难度啊。

  “哎,你们执法者不是有定位手机吗?那能查询到章邯手机的位置吗?”袁华思来想去,还是得从找到那只灵体的位置开始,不能找到那只灵体的位置和活动轨迹,一切都是空谈。

  “这个早就查了,没有!”方寒摇了摇头:“章邯手机的信号源已经丢失了,不然哪里用的着这么费劲儿。”

  “不过,章邯手机最后消失的地方还是能够查的到。“

  “在哪儿?”袁华道。

  “就在距离此处几公里外的一块待开发的荒地之中。”

  “荒地?”

  “嗯嗯!不过你也别指望了,搜查队已经搜过不知道多少遍了,章邯的定位手机根本不在那儿,想要通过这个作为切入口,不行的。”

  就在这时,

  两人的旁边一桌刚坐下几个男女,其中一个男的道:

  “喂,你们听说了吗?昨晚天正街死了一个女生哎。”

  “怎么死的?被车撞的?”一个女的道。

  “欧~nono!”那个男的摇了摇头:“我给你们说啊,你绝对想不到那女的是怎么死的!“

  “快说,神神秘秘的!”那个女的拍了一下男的胳膊,催促道。

  “哎哎,别急嘛,看我给你们细细道来。”

  那男的说话很小声,但在袁华听来,却十分的清晰,这是他被阳灵入侵后,身体各种反应都明显加强了,这其中也包含听力和视力。

  但即便是方寒,实际上也能听得清楚,他们已经不能算是正常人了。

  “那个女的被什么东西抽干了阳寿,整个身体形容枯槁,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年人,要知道,那个女的才二十来岁,最关键的是,她脸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挖走了,那场面我给你说.....”

  “没有脸皮的人你见过吗?这种跟以前某种酷刑产生的极为的相似,就是那种把人埋在土里,只露头,然后把头上割开个口子,往里面灌水银,

  因为水银很重,就会往下坠,人痛苦又会挣扎,但被埋住了只能上下小幅度活动,最后,人就从皮里慢慢跑出来了,但人还活着皮在土里。”

  “想想那种没有皮,只剩下血肉模糊的身子在地上弹跳跑路的情景,啧啧~”

  “咦~陆明你过分了,一大早上讲这么恶心的!”

  “就是就是!”

  两位女生听见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什么叫恶心,我说的是真的啊,这是真的。”陆明一脸无奈,解释道。

  另一个男生童浩瞥了撇嘴:“陆明,你这家伙,吓人家两个姑娘好意思吗?如果是真的,我咋个没听说?”

  “就是就是!”两个女生齐声道:“你这个家伙就知道大早上将这些,这顿饭必须你请了。”

  “凭什么我请客?”陆明立即不干:“我讲的是真的,我给你们分享真实的事情,你们应该请我才对。”

  “那你说说,你从哪里知道这个消息?”童浩笑了笑,打趣道。

  “我一个在灵类调查局工作的堂哥给我说的。”陆明解释道。

  “灵类调查局?”童浩笑了笑:“我还神船局特工呢!有这个部门吗?”

  “就是就是。”两个女生也忍不住笑了:“你呀,就老老实实请我们吃早饭吧,对了既然是你请客,那我可得加个煎蛋。”

  “本来....”

  陆明本想争辩,但又想起堂哥多次叮嘱自己,消息自己知道即可,不要乱传,为了不给堂哥惹麻烦,他也只好压制心里强烈的求胜心。

  看见陆明无力反驳懊恼的样子,童浩更是心中莫名的愉快。

  “别本来本来的!老板再来三个煎蛋。不四个!”

  “好勒!帅哥美女稍等片刻。”服务员朝着后厨喊道:“5号桌来4个煎蛋。”

  “干嘛?你干嘛点四个,我又不喜欢吃煎蛋。”陆明疑惑的看了看身旁的童浩。

  童浩道:“没有给你点,我吃两个啊。”

  陆明:“.........”

  旁边的袁华是听得一清二楚,

  灵类调查局,

  确实存在这个机构,隶属于国际执法者,专门调查区分是普通刑事事件还是灵类事件。

  只有确认为灵类事件,才会移交给执法者进行处理,

  灵异调查局也可以说是执法者下属的一个情报机构。

  “方寒,你这么看?”袁华道。

  “我怎么看?用眼睛看呗。”方寒用牙签剃着卡在自己牙齿里的牛肉,轻微含糊道:“天正街死人的事情,一大早我就知道了。”

  “但依旧跟其他几起事件一样,死者皆是女性,面部被锐利的武器直接整张脸皮取下,生命也是直接被抽干,成为了老年衰弱的干枯状。”

  “对了,还没有让你看看图片。”说着,方寒掏出了自己的私人手机递给了袁华。

  袁华接过一看,赫然是之前几起事件的现场图,

  尸体身上的穿着明显是年轻的女性,但从身体上看,是根本无法看出这根年轻女性有半分钱的关系。

  死者皆是面部模糊一片,只剩下血肉在翻涌,而周身的其他部位极度的老化干枯,那是一种明显不正常的衰老,

  如同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木乃伊,

  头发也不是白色,而是如同瞬间被抽光了生命力后,头发是暗褐色,极度的脆弱,拍照者轻轻一摸,就直接成为了碎末。

  连续好几张图,内容都是差不多,都是没有一个人的身体是好的。

  还好袁华现在的承受能力已经大大的加强,不然看见这些图,他定然要将今天的早饭给吐了出来。

  “那章邯该不会?”

  袁华想到了章邯,他现在也消失不见,说不定也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

  “谁知道呢?”方寒吸完最后一口面:“别人我们管不了,先管好自己再说吧。”

  “说不定,明天你也就成为了图片的那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