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39章 第 39 章(加更)

我的书架

第39章 第 39 章(加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双手缓缓穿过陈嘉树的发丝, 有一下没一下地抓着他头发把玩。

因为两个人距离挨得太近,遮住了光线,陈嘉树索性往后撤开一点, 抬起他下巴,让他整张脸清晰地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

“继续。”

每次在景铄面前乖乖巧巧的陈嘉树在这种事上格外强硬。

但偏偏景铄就吃这招,像是完全踩中了他的癖好。

眼睛直直看着他,伸出舌尖舔上自己的唇珠, 在唇珠上左右来回舔舐两圈,沿着唇缝滑到唇角舔-弄两下, 而后又仰起头寻着陈嘉树的唇过去, 在他唇间来回舔舐一下, 再退回原来的位置。

轻咬下唇, 用无辜的眼睛看着他。

明明是在诱人犯罪, 这双清澈如墨的眼睛看着人时却像是站在了至高点审判罪恶一般。

令被审判的人经受罪恶的煎熬。

陈嘉树抬起手指,哑声道:“小虎牙呢?我看看。”

景铄抬了抬下巴,微微张嘴,舌尖抵着小虎牙的尖齿打转。

看了半晌, 陈嘉树抬起一根手指从他下巴移到唇角处磨蹭两下, 再从唇角探进去,勾到躲在里面的小虎牙。

两人互相对望着,简直就像在考验彼此的忍耐力,在陈嘉树再一次耸动喉结时, 景铄舌尖舔上一直在他虎牙上不断磨蹭的指腹。

柔软温热的触感袭上指腹,陈嘉树手指微微一蜷,忍不住追着想把那抹温热湿滑的感觉抓住,然而景铄却早已灵活地收了回去。

而后一口咬住他指节,像一只毫无威慑力的小老虎叼到了猎物。

时不时伸出舌尖碰一碰自己的猎物, 看看是否尚存一缕气息。

指尖连心,手指一下一下被舔舐得燥热难耐,陈嘉树想把食指抽出来,然而凶悍的小老虎却不肯放,瞪着倔强的大眼睛看他,像在示威。

终于按捺不住,陈嘉树气息不稳地凑过去,亲了亲他唇角打商量:“换别的咬,好不好?”

小老虎摆出了姿态,用眼神询问“拿什么来换”。

被他这么一看,气息越发紊乱,在景铄唇角啄吻两下后,陈嘉树终于克制不住地探入微张的白齿,讨好地在齿间来回舔-弄,这才安抚住了凶凶的小老虎。

小老虎似乎是感觉到了舒服,轻轻一眨眼,松了齿间的力道,专心地开始迎合他的吻。

陈嘉树手掌顺势绕到他后脑勺,把人抵到门板上时还记得控制力道。

然而这个吻才刚刚开始,身后的门板蓦地被人敲响,紧贴着门的景铄都能感觉到敲门的震动。

两个沉浸在玩-弄中的人压根没察觉到有人靠近,直到门把手被人拧动的一瞬才不可避免地慌乱起来。

好在慌乱一阵后,两人及时反映了过来,景铄一把推着他指向卫生间的房间,无声道:“你先躲卫生间去。”

虽然陈嘉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卫生间,但心里头心虚得不行,脚步自然就往那儿走了。

房门被推动,景铄顺势假装做了个拉门的动作,同时还抿了下湿润的唇,舔掉残留的口水,生怕被察觉,心里头也是紧张得不行。

门打开后,景母拿着一盘樱桃和两杯酸奶走了进来,余光正好瞥到往卫生方向走的陈嘉树。

“嘉树,”景母喊了一声,“来吃水果啊。”

心里发虚的陈嘉树扭头应一声道:“好的阿姨,我先洗个澡。”

在一旁看着他妈把手里的东西一一放下,景铄心虚地不时咬一下嘴唇,虽然知道接吻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但莫名就是害怕被发现什么。

放下东西后,景母往房间里打量一圈,眼睛瞄向了景铄一米五的床。

“你们两个男生个子都挺高,睡这床会不会挤?要不我去整理下隔壁的客房?”

听到这刚刚松了口气的心脏又猛地提了起来,景铄敛下长睫搔了搔鼻头:“不挤,不用了,妈,你别忙了,就睡一个晚上而已。”

“行吧,”景母也没再多说什么就打算走,临出门前又瞄到了一眼自家儿子的头发。景铄的头发从小就茂盛,长得还快,毛茸茸的一头,特可爱,就是隔两个礼拜就要剪一次,麻烦得很。

景母又没忍住伸手给儿子揪了个苹果头,说:“你这头发长得是真快,要是个姑娘倒是方便了。”

景铄躲开她的手,晃了晃头发:“我又不是。”

景母咂咂嘴:“男孩子养大了就是不亲。”

知道他妈是在抱怨他小时候黏人,长大了却不爱跟人亲近,景铄不由笑道:“妈,我明天早上想吃你煮的排条面。”

“那你可真会折腾人,”景母说着也笑了,“你们早点休息,对同学客气点。”

景铄嗯嗯两声道:“知道了。”

等目送他妈离开,景铄关上门,一扭头就见陈嘉树狗狗祟祟地从卫生间探出半个身子,而后朝他招招手。

锁上门,景铄朝他走去:“你怎么还没洗澡?”

等他走到门口陈嘉树迫不及待地一把把他攥进去:“等你洗鸳鸯浴啊。”

说着捧起他脸,上下打量了几眼,像是稀罕得不行,凑过去鼻尖抵鼻尖,亲了亲他嘴。而后抬手给他额前的头发也揪起了一个苹果头。

“这要是个姑娘,”陈嘉树慢悠悠地说,语气还挺骄傲,“也好看得不行啊。”

景铄:“你要是个姑娘肯定也好看啊。”

这句话给了陈嘉树发挥的空间,他非常不要脸地问:“我要是个姑娘,你会喜欢我吗?”

景铄:“……”

又开始了。

陈嘉树一把把他拥进怀里,下巴靠着景铄的脑袋:“你不说话,你犹豫了。”

景铄反问:“那我要是个姑娘,你会喜欢我吗?”

“会啊,”陈嘉树不假思索道,“你是个姑娘我也喜欢。”

身下的手指一点点穿过景铄的指缝,与他五指相扣,陈嘉树继续说:“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吹牛,”景铄忍不住闷笑一声,虽然这话听起来是一派胡言,但心里还是甜丝丝的。“我是女生,你能喜欢得了?”

“怎么不能,”陈嘉树松开他,看着他这张极具辨识度的脸,“你是女生,我就直了啊。你是男生,我才弯了啊。”

“行了,”景铄笑骂一声,“你赶紧洗澡。”

陈嘉树埋在他脖颈间,嗯嗯啊啊地撒娇:“一起洗吧,浴缸好大,我害怕。”

景铄没说话。

陈嘉树又在他脖子上蹭了蹭:“好不好?”

沉默须臾,景铄舔了舔唇,极轻地嗯了一声。

只希望他妈别再来敲门了。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加更这么短~~下一章努力长一点。

想写个他们前世的番外。景家小公子x花名在外的风流公子

景家长姐和陈家公子订了亲。景家老幺不满陈家公子的“风流韵事”,一直不支持长姐嫁过去。

在陈嘉树上门拜访时,无意间看到了景铄一眼,惊鸿一瞥……

于是“风流”的陈公子开始了天天拜访景家……

感谢在2021-08-29 17:17:21~2021-08-30 13:29: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芋泥波波给我冲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们会有以后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静篌婲開℡ 20瓶;馨崽爱索隆 5瓶;50514527 3瓶;春日气泡 2瓶;匿名、我们会有以后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