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18章 第 18 章

我的书架

第18章 第 1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语音一接通,景铄刚打了声招呼就听到电话另一头传来陈嘉树的笑。

景铄莫名梗了一下:“你笑什么?”

“不知道,就是想笑,一听到你声音就想笑。”

说完果然又笑了两声。

景铄一顿,干脆直接道:“我把手机号报给你。”

“好。”

“139xxxxxxxx……登上了吗?”

“嗯,验证码发了,你看看。”

景铄点开短信——

“437618。”

话落没多久,语音通话“嘟”地一声被切断,登陆页面自动退出了微信号。

看一眼微信界面,景铄莫名松了口气,就在他自认为没他什么事了,准备点开影音播放器,挑部电影看时,手机忽然连声震了起来。

一串陌生号码,来电显示临周。

不用猜就知道这是谁的电话。

盯着手机号看了两秒,景铄按下接听。

那头的人似乎在走动,有轻微的脚步声,接通后陈嘉树说:“你等等啊,我找盒糖。”

本来景铄要问“你打我电话干嘛”,被他这么一打断顺势就接了茬:“什么糖?”

“葡萄软糖……找到了。”

听着电话那头窸窸窣窣的一阵动静后,景铄干脆戴上了蓝牙耳机,靠着床背,刷起了最近的豆瓣影评。

“我准备上床了,你在干嘛?”陈嘉树问。

景铄刷着影评,漫不经心答道:“我已经上床了。”

说完又隐隐觉得两个人的对话不太对劲,干脆说重点:“你跟那个骗子聊没?”

“还没聊,”陈嘉树说,“我上床了,我看看六耳猕猴有没有发什么。”

闻言景铄垂下手机,笑了一声:“他是六耳猕猴,你是孙悟空啊,那你身上的毛呢?”

“裤子遮住了埃”陈嘉树答得利索。

景铄倒是一顿,万万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回答,明明他的问题很单纯,纯粹是想笑话他说自己是只猴子。但成年人的第六感却告诉他,陈嘉树在跟他开黄腔。

果不其然,没听到他回话,电话中的陈嘉树声音忽然刻意压低,好听的嗓音通过耳机传来,像是混合了电磁响在耳边。

“你要看吗?”

通话沉默两秒,直到陈嘉树确认了一下没被挂断才又听到景铄问:“你是在开黄腔吗?”

“这也算黄腔埃”

陈嘉树意味深长地低笑了一下,就好像在说“明明是你自己想歪了”。

景铄语气蓦地一急:“那你让我看你那……”

话说到一半又顿住,确实,陈嘉树说得对,大家都是男生,一般男生说这话再正常不过,这算什么黄腔。

他甚至听到过不少男生在宿舍洗完澡都是直接遛着鸟出卫生间的,更有甚,比大小,互摸互撸在直男之间也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反正没有最骚只有更骚的操作。

听到这些的时候他也不觉得有什么稀奇。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陈嘉树说出这些话后他的脑子里莫名就浮现出了“陈嘉树的”画面。

气血蓦地上涌直冲头顶,脸上都烧了起来。

见他话说到一半没了声音,陈嘉树有意逗他,非常流氓地吹了声口哨:“看那里怎么了?反正我有的你都有,你害羞什么?”

说罢语调暧昧地一转:“是不是没见过别人的?冬天没去过澡堂啊?”

“我没害羞,”景铄下意识反驳了一句,没再应答。

说着像是怕他对这个问题不依不饶,语气不耐地转移话题:“你跟没跟他聊啊?没聊我就挂了。”

他现在的反应就像一只害臊炸了毛的猫,陈嘉树没忍住乐出声,又咳了两下掩盖自己声音里的笑意。

“嗯,在聊了。”

“哦,那我挂了。”

那头的陈嘉树眉毛一挑:“为什么在聊也要挂,我一个人应付不来。”

“不挂干什么?我又没什么能帮你的。”

“有,我需要你出主意。”陈嘉树说,“他刚刚问我三围,你觉得我报我的给他会怎么样?”

“会被拉黑。”

“哦,那就不给了。”

“你们还聊了什么?”

“他说因为长得太帅,不方便见面,但想找个听话点的女朋友。”

“怎么样才算听话?”景铄没什么感情地问。

“我觉得下面你应该不想听了。”

本来景铄确实不太想听了,这个骗子说话一听就很气人。但陈嘉树这句话很好地拿捏住了他的好奇心,景铄努力压了一下自己瞎蹦哒的好奇心,最后还是没忍住:“没事,你说吧。”

见对方跳进坑,陈嘉树满意地勾了下唇,直接说:“他说为了培养感情,要给他发一些性感的照片和视频,还要为他学习语c文爱。”

文爱景铄听过,但……语c又是什么东西?虽然下意识觉得这应该不是什么好词,但最终还是没忍住好奇,问了一嘴。

“语c是什么意思?”

“我查了下,是指网络上的角色扮演,”说着陈嘉树语气微顿,又试探问了句,“要不我们演练一下?”

虽然对这两个词一知半解,但显而易见这都是些搞黄色的东西,以至于陈嘉树提出这个建议时,景铄不由倒抽了口气,显然十分震惊。

他们两个可都是男生,一起玩这种带h的角色扮演,想想就过于诡异了。

景铄快速拒绝:“不演,我又不是女生。”

意料之中的回答。

“找女生不成耍流氓了。”陈嘉树笑道,“没事,你不用配合我,反正都是我学习,你只要听着给我考核就行。”

哑然半晌,景铄忽然问:“然后呢,考核过了你真要跟他去聊骚?”

陈嘉树莞尔:“那得看老师的考核评定能不能及格了。”

……

晚上九点,景铄窝在被窝里闭目养神。

蓝牙耳机中,陈嘉树那头窸窸窣窣的动静十分清晰,他边查着资料边念念有词,说出口的几个词语,简直不堪入耳。

就在景铄打算干脆直接撂电话时,陈嘉树的声音响了起来:“好了,我先给你几个场景选择。医生和病人,地点在医院;师生,地点在教室讲台;绑匪和人质,在破旧仓库;室友,在宿舍。先这些吧,你选一个。”

还先这些吧,一听这些词就过度黄-暴了埃景铄已经为自己松口答应听他学习这件事懊悔不已,一时间没说话。

等不到他回应,陈嘉树也不勉强,径自替他做了选择:“那就室友吧,比较贴合我们。”

“等等,”景铄发现了华点,问,“室友是同性还是异性?”

陈嘉树说:“本来是男女,但为了更加入戏,我稍微做了点改动。”

景铄:“……”

“可以开始了吗?”

沉默两秒,景铄一把扯起被子蒙过脑袋,语气颇有些自暴自弃:“快点,给你十分钟,我要睡觉了。”

“好。”

陈嘉树又解释说,“你是一个脾气很软很内向的小可爱,我是一个脾气火爆,总爱欺负你的流氓学渣。”说完大概是觉得这个设定有意思,自己没忍住笑了一下。

“一天下了晚自习,宿舍里的人都去吃夜宵了,你从来不凑这种热闹,早早回了宿舍。我那天也出乎意料地没去,一回到宿舍就看见你刚洗好了澡躺在床上。一见到你我心里恶劣想捉弄你的念头就止不住地冒出来……”

“你代入想象一下,我走到你床边,一把掀开你被子,你吓了一跳,慌忙想遮住身体,却发现什么都遮不住,只好跟我抢被子。可是我那时候已经被眼前的画面蒙蔽了眼,满脑子都是你好白,你好瘦……”

“你想把我从你床上推开,我却突然回过神克制不住地抱住了你。”

眼前出现景铄躺在宿舍中被他强行抱住的场面,陈嘉树顿觉喉咙干涩,吞咽了一下,嗓子也变哑:“你在我手下拼命挣扎,可是你越挣扎,我就越激动,控制不住地想去碰碰你,我对你说——”

“别动,让我抱一会,抱一会儿我就松开你,否则……”他意有所指地一顿,“可是你压根不听我的话,不管不顾地挣扎,我只好更用劲地按着你,抱着你,贪婪的目光一寸寸在你身上打转,对你说——”

“你怎么这么会长,嗯?在宿舍还不穿衣服,是不是故意勾引我的?”

“说完,我一下子咬住了你耳尖,在你发红发烫的耳朵上轻轻又咬又啃了几下,而后舌尖顺着耳廓一寸寸往下游走,再叼住你耳垂吮吸,你终于控制不住地低-吟一声,瞬间烧灭了我所有理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