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爆炸中的绝命救赎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爆炸中的绝命救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呕~呕……
  多余意识恢复的瞬间,耳中听到的就是眼下这般,一声接一声,且伴随着浓烈异味的呕吐声。
  小家伙下意识的皱紧鼻子,一骨碌爬起身来的同时,小耳朵还支棱着,眼睛里带着谨慎,急忙探头四下打量张望着。
  不看不知道,定睛一看之下,即便是经历了两个世界的多余,也觉得自己被震撼到了。
  天是黑的,但世界是亮亮的!
  漆黑的夜空中,最闪亮的居然不是天空中的星星,反而是头顶五颜六色,比七彩神池水更加闪亮绚烂的五光十色。
  还有还有,那从各个角落迸发出来的各色如,滴滴滴,叭叭叭,铛铛铛的声音,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多余觉得很是新奇。
  “这是哪里呀?”,她怕不是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怪异世界了吧?
  多余只觉得看什么都稀奇,小嘴巴张大的简直都合不拢,此时此刻,她只觉着自己活了这些年都白活了,这样五彩缤纷的世界……
  呕~
  好嘛,心情正亢奋,脑子里正天马行空的幻想着,身边熟悉的呕吐声却再度响起,这销魂的呕吐声,瞬间就把多余拉回了现实,顷刻间就打破了她的畅想,把她又带回了真实的,且充满味道的人间。
  多余下意识的转头,视线越过眼前,差不多盖住了她的脖颈,只独留她一个脑袋冒出的灌木丛,多余循声,朝着声音的制造者望了过去。
  一望之下多余便看到,灌木丛前头,有个不害臊的男人,正敞着上半身,几乎裸着下半身,正趴在一个黑灰并列的大方盒子边上哇哇大吐。
  多余几乎是在看到这个臭不要脸的裸露狂的时候,两爪子咻的一下,赶紧就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嘴里还嘟囔着,“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小家伙却哪里知道,现代人的装扮就是如此呀?
  大夏天的,这哇哇大吐的家伙吃宵夜,喝酒喝嗨了,大汗淋漓的,一个激动兴奋下,直接脱了T恤光着个大膀子,下半身倒是穿了条及膝的大裤衩,可惜,他这样的打扮看在多余眼中,可不是跟全裸也差不离了么。
  倒是可怜了多余这么个,没见过啥大世面的小古板哟。
  多余嘴里跟小和尚念经似的念叨着,心里吐槽一串串,就在此时,忽然又多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加入了边上的呕吐进行曲。
  小家伙只听到那声音低沉,却带着关切道:“肇哥,你怎么样?好点没?喝口水漱漱口。”。
  这道声音一起,多余心里又止不住的好奇,下意识的把捂住双眼的小爪子裂开一条缝隙,定睛一看,多余便看到,那个正扶着奇怪盒子在那边哇哇大吐的家伙,身边又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吧,长的倒是不丑,浓眉大眼的,瞧着比她山来哥哥大些,人却看着严肃,瞧那模样就不像是个经常会笑的人,因为这人眉心间的褶皱有点多,看样子是经常皱眉的人。
  既然经常皱眉,自然笑的就少呗。
  不仅如此,多余还煞有其事的观察了下对方的衣着打扮,这家伙虽然看着不像眼下还在吐,自己完全没看到正脸的那个家伙一样‘裸着’,不过那也没好多少!
  这人穿了黑漆嘛唔的一身她就不说了,两胀鼓鼓的黝黑胳膊还露在外头。
  多余的小脑瓜就想呀,难道说,这个世界的人,都喜欢露肉?
  多余才想的入神呢,垃圾桶边上,兴许是被多余的小眼神盯的不自在,又或许的这一身黑T恤,黑色牛仔裤的青年男人特别敏锐,才把手里的农夫山泉递给伙伴,他猛地就察觉到自己被人盯着。
  谨慎的黑衣T恤男迅速抬头,眼神锐利,且夹带刀锋的,当即朝着多余的所在射了过来,他一眼便看到了前方,从绿化带上头冒出来的那个,被小手挡住了脸蛋的小脑袋来。
  “这里怎么会有小孩?”,黑T恤青年皱眉。
  边上吐的暂时告一段落,浑身酒气熏熏的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同伴的疑惑,明明都醉的五迷三道的,却居然还能神奇的搭话。
  “什么孩,孩,孩子?嗝……”,大着舌头,打了个臭气熏天的嗝,光膀子的肇哥一手搭上同伴的肩膀,眼睛都对不准焦距,嘴里却还嘟囔着,“还,孩子呢?余,余,余良,你丫,丫的,不会是想孩,孩子,了吧?”。
  说着说着,此人也不知道想到了啥,突然就哈哈哈的放肆笑着,抬起手重重的拍打了几下同伴,也就是这个叫余良的黑T恤青年,口中取笑着。
  “你,你小子,居,居然是个闷,闷骚的,哈哈哈哈!你,你连女朋友都没有,哪,哪里来的孩,孩子?哈哈哈哈……”。
  余良黑线,瞄了绿化带里头的那颗小脑袋,啊,不是,是小孩,是已经放下了遮脸的小手,正歪着脑袋看自己,或者确切的说,是在看他与肇哥的小孩。
  看清了全貌,见了多余软萌萌的小模样,余良心下一紧,接着一顿,紧接着,却是目光更加锐利凌冽的在打量着四周,眼底闪过莫名的暗芒,正要走上前去询问关切,身边却响起同伴的打趣。
  对方嘴里的调侃让余良黑线,他一把扶住醉猫肇哥,眯着眼,皱着眉,“肇哥,你喝多了。”。
  光膀子的肇哥闻言不服气,这货一脸的不认同,一把推开同伴搀扶住他的胳膊,嘴里还大声嚷嚷着。
  “谁醉啦?谁醉啦?余良我跟你说,你肇哥我那是千杯不醉,干两斤白酒完全不在话下!今天这才哪到哪呀?哼!”。
  “是,你没醉,我带你去休息。”。
  跟个酒鬼是不能讲理的,余良静默,伸手再去扶人,不料醉猫还特不给面子。
  再度一把推开他伸上前去的手,醉猫嘿嘿嘿的笑着,脚下软绵绵的走着醉步,摇摇晃晃的,人却笑的猥琐。
  “余良,你小子老实跟哥说,你是不是想女人啦?哈哈哈哈……快说是不是?”。
  余良是一脸的黑线,他这样的人,想什么女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