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现实世界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一章 现实世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面对凶巴巴外祖父怒不可遏的接连三问,多余茫然极了,对方说的话,问的问题,她每一个字都明白,可连在一起却怎么都听不懂了呢?
  “蠢货!”,余奎就是厌恶看到傻瓜,特别是这么一个愚蠢到了极致,还偏偏玷污了他余族血脉的杂种!
  心里虽恼恨,可为了达成目的,为了千秋大业,为了余族的未来,他堂堂一族之长,却不得不软吓身段,来跟这么个东西打交道,还得跟她解释,还得哄着供着。
  这让自大自傲的余奎心里越发恼羞成怒。
  不为别的,就因为刚才,自己带着愿力瓶去破损的封印之地,取出里头的愿力,输入残缺封印进行修补加固的时候,居然该死的没发现,愿力瓶中竟夹杂着被戾气侵染了的红色愿力,且这样的愿力丝还不少。
  天知道,沾染戾气的愿力,对破损的封印会有多大的伤害?
  紧要关头,若不是自己反应及时,若不是自己仗着神力深厚,若不是他咬牙坚持,他堂堂余族族长,差点就要被这些侵染戾气的愿力所伤。
  这还不算,为了把这些戾气驱除,为了不影响到到封印大阵,不让它继续崩溃,他更是冒着受伤的危险,冒着损耗功力的风险,硬撑着化解消融了这些戾气红丝。
  天知道,在大阵破封,神遗之地频危的时候,自己的实力每下降一分,他们全余族就多一份危险啊!
  都怪这该死的杂种孽畜,她知不知道,就因为她的愚蠢,会害得他有多严重吗?
  不,多余不知道!
  她哪里能知道,这些诚心的感谢,已经收入瓶中的愿力,在面临巨变,面临心境的转变,面临心怀恶意与愤怒的时候,还能转化为戾气?
  她又哪里知道,若不是后来,大家因为她的跳崖而看到了悬崖底下的大江,又因为大江而得到了活路,更是因为后来老天下了雨,给大家带来了生机的话,她愿力瓶里的戾气恐怕会更多,根本不会因为后来的转变,那些红丝又变成了银白……
  毫不知内情的多余,面对眼前只差没有被拎着她脖子喝问,只差没有把厌恶脱口而出的恶外祖,多余一脸的茫然懵逼。
  多余更是想不到,她满心只以为,只是面上凶了些的外祖父,竟然能对自己凶狠到恨不得她立刻去死的程度。
  小家伙不由深深怀疑,眼前的人真的是跟自己有血脉关系,是自己滴滴亲的外祖父吗?
  他都比不上自己的胖师傅,更不用说山来哥哥与爷爷了!
  可怜的多余怎么都不会知道,在不喜欢她的人眼中,其实无论她做什么,无论她做的再多,无论她有多努力,对方都是看不见的。
  自打娘亲失踪不见后,心里一直以来压抑的害怕,担忧,恐惧,还有历经两个小世界所面临的压力,茫然,艰辛,委屈,全都在这一刻猛烈的爆发开来。
  多余哭了,蜷缩着自己的小身子,紧紧的抱着自己团成一团,多余委屈的嚎嚎大哭,哭的很伤心,很伤心……
  耳中的哭声如魔音穿脑般,让余奎只觉脑门疼。
  他掐着自己的额头,厌恶的瞪着多余,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样的噪音,想要干脆一掌拍死这个孽种吧?又不能。
  最终,余奎所有的怨气,忍耐,厌恶,鄙夷,还有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高在上,全都化为了手中凶狠而又快速,更是让多余措不及防的出手。
  就这么个蠢东西,他真是不想再见。
  余奎没有看在面前的多余是他的血脉亲人的份上,没有看在这还是个小小幼童的份上,而手下留情。
  他也根本没有用和风细雨的传功方式,反而用的是醍醐灌顶,这般残暴的神力浇灌的方法,强制性的,不顾多余的意愿,在小家伙还在自顾自哭的伤心的时候,居然把她整个人摄到半空,直接把引出愿力灌入破损封印大阵的方法,也不管多余小小年纪能不能承受得了他的粗暴,居然一股脑的,毫不留情的,把法诀灌入了多余的脑海中。
  灌顶完毕,也不管一脸惨白的多余是不是接受得了,更没关她的小小的身体有没有受伤,更甚至连查看都没有查看一眼。
  余奎操控着神力,把多余兀自往地上一丢,眼看着多余一骨碌滚到七彩池边,一头撞上了池边的石头才勉强停下,余奎眼里心里也没有一丝的心疼与愧疚。
  淡漠的看了眼,有气无力,简直就跟个可怜兮兮的破布娃娃般的多余一眼,余奎把手里几乎要被他捏碎的愿力瓶随意朝多余身上一丢,口中道。
  “刚才传授给你的法诀,是引出愿力修复封印的法门,你且记好,从今往后,吾不会每次都为了你这个废物赶来这里耽误时间,以后你收集到的愿力,自己给吾老老实实的灌入破损的封印去。”。
  当然,余奎话说的严肃,心里嫌弃归嫌弃,却还是怕这么个小东西不听话,不老实,半路上给自己撂挑子,所以,这孽种再不中用,再废物,也须得打一棒子再给她颗甜枣。
  于是乎,余奎继续纡尊降贵道:“待到你老老实实的用愿力修复好了封印,吾自会让你见到你的母亲。”。
  说到此,不愿再多看多余一眼的余奎,在甩袖离开之前,口中冷漠的最后来一句,“现在,立刻,马上!带好你的愿力瓶,给吾滚去星河,速速收集愿力去!”。
  吼完,余奎五指成抓,抓破空虚,丢下多余,转身一脚便踏了进去。
  可怜的小多余,因为先前的呛水,再加上后来撕心裂肺的猛哭,再到后来被残暴的醍醐灌顶,这一重接一重的伤害,早就让她整个人软瘫成泥。
  直到余奎离开后又过了许久,多余的小身体才恢复了一点点的力气。
  可怜的小家伙,第一反应不是想着如何治疗自己,反而是第一时间去抓自己身上,她最在意的愿力瓶。
  被醍醐灌顶,能力耗清,多余根本没法把小瓶瓶收到神魂里,便只能颤颤巍巍的伸出小爪爪,努力的去够被凶巴巴丢到她胸口处的小瓶瓶来。
  只可惜,她太累了!身体也太痛了!
  小爪爪够啊够啊,够了半天,最终也没能把瓶子够到手里,反倒是因为她的动作,让愿力瓶咕噜一滚,当即滚入了身畔的七彩池中。
  “啊,我的小瓶瓶……”,多余心下一惊,生怕小瓶瓶掉到池子底下最深处,自己捞不起来,小家伙高呼一声,整个人也跟着坠落的愿力瓶一起,轰的一下,砸进了七彩池中。
  先前是没有防备才会突然呛水,这会子着急愿力瓶的多余,是完全忘了刚才呛水的恐惧了。
  虽然身体、神魂都受了伤,却因为追逐瓶子,机缘巧合掉入池中,神奇的池水疯狂的涌入多余的身体,滋养着她身体的各处,包括神魂,池水迅速的修复着小家伙身上看得见,看不见的伤痕……
  直到多余终于一个努力,抓到了下坠的愿力瓶。
  多余心下一喜,脸上漾起一抹微笑。
  只可惜,不等她高兴的检查下,自己宝贝的小瓶瓶有没有受伤呢,忽然,身体传来一阵吸力,多余只觉身子一空……
  这该死的熟悉!
  好吧,因为奋力的挣扎,因为下水去捡小瓶瓶,连多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蹦跶到,七彩池中与悬天星河入口交链的这个位置来,又那么该死的恰好被星河吸入其中的。
  她都没研究好怎么带东西去小世界,也没能来得及做好再度出发的准备,更不要说先去换身衣裳什么的。
  察觉到自己被吸入星河,多余只来得及,把自己刚抓住的小瓶瓶送入修复了大半的神魂中,然后整个人就被急速的带入星河,眼前一黑,瞬间撞入了一颗迎面而来的闪亮星星之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