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一百二十章 现实世界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章 现实世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嘭的一声,多余被一颗闪着光芒的星星猛地吐出砸入星河,又顺着星河跌落进了七彩神池中。
  有过一次经验,再次泡在水里,多余总算是没有像上一回那般手忙脚乱了,她甚至还有心情,惬意的在七彩池中游,额,确切的说是狗刨了一圈。
  毕竟师傅山来哥哥成功逃出包围圈,想来以他们的本事,自然会平安无事,为此她感觉很快活,也很轻松,很很很开心。
  小身子恣意的泡在池水中,浮在水面上,多余只觉得,离开那个世界,跳崖之前能力的耗空,在这一瞬间得到了补充,那舒服的感觉,就仿如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得到了温暖的滋养。
  在池子你狗刨的很欢乐的多余,刨着刨着,嘴里还如小鱼吐出水一般,懒洋洋的嘟嘴吐出一条水柱,惬意的小模样,让察觉到多余气息出现,瞬间离开大殿,划破空虚而来的余奎见了很是生气。
  这样惫懒的模样,真不像是他们余族的血脉,不愧是……
  “泡好了吗?泡好了就赶紧给吾滚上来!”。
  正舒爽的多余,听到突如其来的声音,都还没有看到人呢,当即就是一个激灵。
  实在是,这声音的主人带给她的,除了一直以来的压迫与冷漠便再无其他,这让多余打从骨子里就觉得害怕忌惮。
  顾不上狗刨了,多余连连点头,“好啦,好啦,我就起来。”,那急迫的语气,仿佛生怕自己回答慢那么一点点,就会被声音的主人提起来吊打一般。
  直到她慌里慌张,模样狼狈的爬上岸边,顶着一身湿淋淋的多余一转头,这才看到了飘在池子对岸半空中,正一脸冷漠、厌恶,看着自己的所谓外祖父。
  多余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小家伙小小声的叹气。
  “唉……”。
  “哼!”。
  没等她这小小声的叹气,一叹到底呢,当即就被凶巴巴冷酷无情的打断。
  多余……
  “吾让你收集的愿力呢?看你如此惬意,还有心思泡七彩神池,想必这一遭,你定是收集满了愿力瓶是吧?还不赶紧捧来予吾瞧瞧。”。
  多余……
  小家伙暗暗低头,悄悄撇撇嘴,人却不敢违抗这个凶巴巴外祖父的命令,老老实实的沟通神魂,召唤出愿力瓶。
  光华一闪,愿力瓶出现在了小手心里,多余正要把愿力瓶送给凶巴巴,却蓦地发现,愿力瓶中闪现隐隐的红光,多余心里惊讶,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外……”。
  她要给余奎禀报愿力瓶的异常,可深为厌恶她的所谓外祖父,却根本没给多余这个机会。
  当多余开口,外祖父的称呼才刚刚起了个头,手里的愿力瓶就被余奎隔空摄了过去,根本不给多余一点机会,余奎手握愿力瓶转身就走。
  多余看着凶巴巴外祖父眨眼间消失的身影,张大的小嘴巴愣愣的嗫嚅了一下,终究是没再喊出声。
  多余无奈耸肩,“唉,算了!有功夫跟凶巴巴外祖父说话,我还不如好好研究下,为嘛这里的东西就是带不到星河里的小世界去呢?”,特别是眼前七彩池中的宝贝水,“这是个严肃的问题呀!”,多余盘腿而坐在七彩池边,小手交叉横于胸前,一手还搓着下巴努力的思考着,也不知道想了多久,直到……
  直到多余想的正出神,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暴怒。
  “你个蠢货!”。
  声音响起,由远及近,不等多余反应过来,便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再然后,是一声重物落水的哗啦声。
  毫无防备的多余,跌入七彩池后,顷刻间被七彩池水给淹没,没有一点准备的她,眼里,耳里,嘴里,全都是猛烈灌入的池水。
  事发的突然,多余根本没有一点准备与预料,小家伙吓了一大跳,掉落池中后,也因为受惊没能及时的自救,那一刻,她连狗刨都忘记了,小小的身子,在清澈透底的七彩池中一点点的往下沉……
  岸上,手里紧捏着瓶子,一脚把多余踹进七彩池中的余奎,低着头,眼带怒火与蔑视的,看着多余一点点一点点的往下沉,这人的表情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更没有紧张与心痛,他所有的只有深深厌恶与嫌弃。
  按说,这么个并不被自己预期,甚至还是玷污他们神遗之地的孽根、祸胎、小杂种,怎么死都不可惜。
  他唯一在意的是,被破的封印,还需要这么个孽种集来愿力才能修补好。
  谁让星河眼瞎,就认可这么一个东西呢?
  不过这七彩神池嘛,万一真叫着杂种孽畜死在了这里,可不是污染了他们余族的宝贝?
  看着依旧往下沉的孽种,余奎冷哼一声,终究还是出手了。
  手里神力成绳,射入池中,直勾勾的朝着逐渐下沉的小身影急射而去,瞬间就把人带出了水面,带上了岸边。
  可怜的多余,胸腔里呛满了水,意识都开始模糊了。
  她只觉得自己的一只脚被什么东西束缚住,而后高高的把她抬起,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倒挂在天空,搞的她头晕脑胀的不说,肚子里,胸腔里的水,还不断的从自己的嘴里,鼻子里股股涌出。
  而倒提着自己的那股力道还该死的可恶,一点也不温柔的,不断的把她一上一下的来回摇晃震动,那滋味,别提有多难受。
  余奎隔空抓住多余的脚,倒挂提着,不断的颠抖着人,直到他觉得孽种肚腹里的水都倒干净了,余奎这才嫌弃的把人往地上随意一丢,收回自己的神力后,他还厌恶的甩了甩手都不尽兴,居然还掐了个诀,在手上凝出一团净水,反复清洁了自己刚才使用过神力的手后,这才将将罢手。
  这一系列的动作下来,搞的就好像多余是个什么瘟疫,而他余奎唯恐避之不及一般。
  好在,可怜的多余被晃荡晕了,没看到凶巴巴这样气人的动作。
  多余人还晕着呢,只是没等她平复好,更是没给她休息的时间机会,余奎却已经凌空飞到了多余上方,用一种看蝼蚁却带着深深厌弃的眼神,跟看脏东西一样望着多余,口中冷冷。
  “蠢货,你到底往愿力瓶里收集了什么?”。
  “什,什么?”,这话她怎么就听不懂呢?
  根本还没有缓过神来的多余,本身就还在懵逼中,再被余奎莫名其妙的这么一问,多余更加懵逼。
  见状,余奎是越发恼怒,声音里都压抑着风暴。
  “吾只问你,愿力瓶中那带着戾气的愿力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进入星河世界的时候,到底有没有认真的在收集愿力?你在里头是不是只顾着贪玩,完全没有把吾的教导放在心里?还有,孽……你到底还想不想救你的母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