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九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却说悬崖上,迎着朝阳站成一排的人们,探头探脑的循着悬崖下的土地,一寸寸又一寸寸的看过找过,却始终寻人无果后,他们唏嘘着,这才转身去看身后的周小道,却发现这人被割了脖子,鲜血撒了一地,早就没有了气息,死的不能再死的时候。
  众人心中纷纷一惊,不由的回想起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幕画面,一个个的莫名打了个冷颤,湿了浑身的衣裳。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的人都异常的清醒,又异常的后怕。
  原来,他们满心以为的小女娃,是那么的不一般呀!
  这孩子可惜了!
  还有,她小小一人,掉落这高耸的悬崖后到底是活着?还是死啦?
  还有,还有,娃这手段……
  啧啧,得亏他们先前一直没下狠手,对吧?对吧?
  众人一想,不由后怕,齐齐打了个哆嗦,背后浸出一层白毛汗。
  “乡亲们,既然人都没了,先前的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了,而且大家请看,这悬崖下头居然有大江,有江就有鱼,有鱼就有活路!
  而且既然有水的滋养,想必这大江两岸也会长有野菜野果什么的。
  乡亲们,虽然这地界不属于我们桃源镇,但是事急从权嘛,为了活下去,这悬崖哪怕再危险,我觉得,大家也得赌一赌,拼一把,下去但凡能带点什么吃的上来回家去,家里的人就有活路啦!”。
  “对,对,对!是这么个道理,有江就有活路了,哪怕再危险!”。
  认真说起来,还得感谢这个拉着周道长跳下悬崖去指路的小娃,若不是她,他们兴许还发现不了悬崖下的大江呢。
  毕竟这里不是他们桃源镇的地盘,更不是他们熟悉的地盘。
  若不是周道长师徒,拿着几斤的糙米当大胡萝卜,在前头一直吊着他们;
  若不是大家为了家人,狠了狠心,想着人多有个伴,成群结队的进深山心里抓人不害怕;
  若不是他们还带着十几条狗子领路;
  他们又哪里敢往这,平日甚少有人涉足的深山来?
  若不是如此,他们又哪里会发现这悬崖下的玄机?
  所以,一切的因果的打哪里起的,已经不重要了,得不到剩下的大胡萝卜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眼下有了活路!
  人在有选择的时候,就不会疯狂。
  先前为了粮,为了一口吃的,便可以违背良心,违背道义,会疯狂,会狠毒的人们,此刻,在看到悬崖下的大江后,一个个的,居然神奇般的平静了下来。
  他们就地挖坑,埋葬了死不瞑目的周小道;
  又编织藤蔓绳索,结伴而行,下到崖底,挖坑埋葬了软成烂泥的周全尸体;
  最后,这些人抓紧时间,开始轮流在崖底搜索物资,多余曾经丢下的那些四不像的鱼篓子,居然给他们带来了丰厚的收获。
  提溜着一串串的鱼上了悬崖,人们欣喜着,激动着,想着赶紧送回家去,好让家人饱餐一顿,顺便给镇上报个信,让镇长再组织大家来这里讨生活,捞食物时,突然,有人感觉到了脸上的湿润。
  一个汉子手里还提着一串鱼呢,突然察觉到脸上落下了什么,他下意识抬起充满鱼腥的手摸了摸脸,手凑到眼前一看。
  “这是?”,汉子抬头,而后脸上迎接到了更多的湿润,“这,这是下雨啦?”,男人不可置信,随后反应过来,心里顿时涌起狂喜,当即放声大喊起来,“大家快看,下雨啦,老天爷爷下雨啦!哈哈哈哈下雨啦……”。
  一声惊呼,瞬间划破宁静。
  崖上崖下,忙碌中的所有人,一开始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硕大的雨滴开始密集的砸落,直到男人的放肆大喊,在山涧来回飘荡。
  人们这才纷纷抬头望天,看着突然阴霾的天空中,一颗颗晶莹的雨滴,带着希望与生机,就这么突兀的降临了大地……
  天——下雨了!
  人——活了!
  沉入后浮起水面,顺江而下的棺材,经过激流的拍打旋转,盖在上头的棺材盖,也因为失去了藤蔓的束缚,因为棺材里两人激烈的拍打踢踹而松动掉落,一盖子砸到了激荡的江水里。
  侧躺在棺材里的胖贾与山来,虎目含泪,终是在棺材板松动掉落,看到头顶瓦蓝天空的时候,师徒二人泣不成声。
  “破孩子!个破孩子!怎么就这么虎?这么虎呢!”。
  那些明明应该是他们大人来扛的事,明明该是他这个当师傅应该面对的危险,可这个破孩子,非要逞强,非要逞强!
  他的心痛的呀!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一年的相处,他贾存周早就把这不听话的破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了啊……
  “师傅,师傅,您别说多多,别……呜呜呜……”,听着师傅懊悔,自责,心痛,爱之深的骂,山来也是悲从心来,忍不住的失了声,结了巴,哽咽着嚎嚎大哭。
  一边哭,他甚至还在心里一边想。
  他的多多小师妹那么乖,那么懂事,那么听话,那么机灵,想必就是逃不出去,在没了他跟师傅这两个大人后,那些人应该不会凶残到,真跟一个孩子动手的对不对?
  但凡其中有人抱有一丝恻隐之心,兴许,他们家多多,这个他半路遇到,却被他们师徒放进了心里疼的小娃娃,就能有那么一丝生机的对不对?
  这么一想,山来未受伤的那只手果断抬起,狠狠一抹泪,望着对面坐着的还沉浸在悲伤中的师傅,山来果断道。
  “师傅别哭,多多那么小,那么乖,那些人兴许看在她是个小娃的份上,不会下死手,只要多多还活着,我们就有机会!师傅,您别哭,我们赶紧划,赶紧找个地方靠岸,我们回去!回去找多多!不管危不危险,不管是死是活,大不了我们师徒三个人一条命,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对,三人一条命!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说着,山来与胖贾齐齐跟打了鸡血一样,以手为桨,努力的划着水。
  只是可惜啊……
  终是因为河道窄,转弯多,沿岸悬崖峭壁林立,地势险要,水流湍急,师徒二人一直都没能找到合适的地方停棺靠岸。
  等他们一路沿江漂流而下,日升月落,等二人终于找到一处平缓的河滩顺利登岸,却又因为地形的不熟悉,高山密林的阻挡,一路兜兜转转,走走停停,迷路找回,再迷路再找回……
  师徒二人冒着大雨,忍着疲累,努力的沿着河岸的位置方向,沿着起伏的山林,艰难的走了好多好多天……终于找回到熟悉的处片悬崖时,崖山崖下,除了两座新起的坟堆,却再没有见到一个人影……也没有了他们珍爱的小小身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