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八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过想着自己九十九步都走了,剩下最后一步,他不介意演个好人,给小兔崽子一个缓刑。
  “小丫头,道长伯伯不是坏人,伯伯答应你,只要你跟伯伯说你师傅与师兄去了哪里,伯伯不仅放了你,还给你粮食,让你吃个饱饭。”,等吃饱喽,再送这个不识时务的小兔崽子上路。
  周全心里暗暗想着。
  多余多精明敏锐一娃呀,直愣愣的看着周全自说自话着,到了最后对方表情用尽,多余冷眼旁观着却啥都没说。
  直到眼看着对方耐心告罄,多余就只来了句怼死人不偿命的讥讽,“你看我像个傻瓜吗?”。
  “什,什么?”,这话回答的牛头不对马嘴,周全怔愣,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过周全反应不及,他身后的周小道却气的呀!
  当即袖子一撸,蹦跶上前,嘴里叫嚣着:“嘿,我滴个暴脾气!你个小兔崽子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呀!道爷师傅问你话呢,你个兔崽子居然还敢顶嘴?看道爷我不打死你……”,某人把拳头捏的咔咔作响,试图威胁多余配合。
  而正是他们这样的态度,看看周围的人的举止,让多余瞬间明白了,此二人定然就是抓着他们师徒三人不放的主谋了。
  毕竟镇长爷爷的态度摆在那,从他让小狗哥哥放他们离开就可以肯定,不是镇长爷爷要他们的命。
  而眼前这些手持武器火把的追兵,一个个的别看面上看着凶,可他们的眼神,他们的态度,他们的言行举止,自己完全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听从面前,正不断跟自己瞎逼逼的妖道师徒吩咐的。
  由此可见,定然就是这俩辣鸡在背后使坏。
  这一刻,多余心底无比认同,且肯定了自己的分析设想。
  该死的大坏蛋!
  想想就恨的慌,多余朝着面前的辣鸡狠狠吐了口唾沫。
  “呸!辣鸡,白痴,大坏蛋!”。
  想着山来哥哥的伤,想着被疯子样的镇民的逼迫与围追堵截,想着连日来他们师徒受的苦,多余恨的呀,当即冷酷的吐出两个词当做回答。
  只是吧,她那语气,那眼神,那小表情,无一不显露着她的蔑视。
  这样的态度,刺激的周小道师徒脸色齐齐一黑。
  特别是周小道,刚才碍于师傅还隐忍不发的拳头,这会更加跃跃欲试,见师傅同样黑了脸不再阻止自己,周小道阴险的邪笑一声。
  “他娘的!还敢呸你爷爷?小脾气还很硬?麻的,个小兔崽子,今天你小道爷爷不打死你,爷爷就跟你姓!”,盛怒中的周小道叫嚣着,高举着的拳头,当即就朝着多余狠狠的砸了过来。
  多余……
  对方力带千钧的老拳头朝着自己当头砸来的时候,蔑视完辣鸡师徒的多余,还在心里想着,自己该怎么收拾这对辣鸡师徒,好给师傅与山来哥哥报仇雪耻,好让他们从今往后再无后顾之忧呢。
  忽然,多余猛地就察觉到,自己的身体蓦地传来一股熟悉的吸力……
  这是!
  多余眼底当即闪过一道精光,看着迎面而来的老拳头,望着老拳主人身后,那还摆着高高在上高人模样,却固执的要逼问自己亲人下落的老辣鸡,多余心中瞬间有了决断。
  眼看着周小道的老拳即将落到自己的头顶,多余抓住机会,两只小爪子伸出,一把死死的接住了对方袭来的老拳,而后整个人用了四两拨千斤的办法,带着对方的拳头就往前一送,把力道卸去的同时,多余从后腰带上,顺势掏出自己连日来用顺手了的锋利石刀,在转身的那一刹那,手捏着石刀,贴着因惯性被带着身体前倾,头颅不自觉下压的某辣鸡的脖子,就那么划了过去。
  与此同时,察觉吸力增强,知道自己剩下时间不多的多余,趁着在场的众人,还没有从自己突然暴起杀人的举动中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利落的丢了石刀,没工夫去确认辣鸡徒弟到底死没死,也顾不上去看某人脖子飙血,吃痛倒地的凄惨模样。
  多余又动作连贯麻利的窜了出去,这一次,目标直指离着辣鸡徒弟三步远的师傅。
  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趁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关注到了辣鸡周小道身上去的时候,多余已经迅速的窜到了周全跟前,先是两脚成剪,朝着大辣鸡妖道的双脚而去,狠狠用力,一下把对方剪倒在地后,多余不给对方以及在场人反应的机会,两手交叉,死死掰住周全的脖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哈的一声,猛的一拖,多余拉着周全整个人往前带了一步。
  而后,多余在众人的茫然与不知所措下,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拖着同样懵逼的周全,一起跳下了悬崖……
  太快了,太太太快了!
  多余的动作一气呵成,根本不带一丝犹豫,又因为她实在是年纪小,外表看着太乖,太软萌了,谁都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娇娇软软的软萌小娃娃,居然……
  “刚,刚刚,是怎么回事?”,镇民甲抖着嗓子,不可置信的问。
  镇民乙也是一脸的懵逼茫然,“发,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呀,眨眼的功夫,周小道长就捂着脖子,瞪大眼睛的倒在了血泊里,而周老道长却,却……
  镇民丙颤颤巍巍的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我,我,我好像看,看,看到,周道长被,被小妖道,额不,不!是被小丫头给拖,拖……”,拖走啦?好像。
  众人下意识的往前走了几步,正巧,这个时候,天边露出了一丝鱼肚白,金黄的太阳,慢慢的显露了它的一丝面貌。
  天,亮了!
  借着天地间的亮色,众人探头一看。
  “天呀!这是一处悬崖!”。
  “啊,是悬崖!还有江,还有江呀!”。
  “可问题是,周道长呢?那小妖,小娃儿呢?”。
  “在那!周道长在悬崖下头!”。
  众人嘴里的周道长,此刻正面部朝下,脸泡在江水里沉浮着,变形软瘫的下半身,却正正好卡在礁石嶙峋密布,紧邻着河道峭壁的河滩上,人早就没有了声息,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众人口中的小娃儿,也就是多余。
  众人探头探脑,把下头的地界看了个遍,寻了个遍,却都没有看到她半丝的踪迹。
  众人感慨唏嘘,有的以为她本事大逃掉了;
  有的以为,多余是真仙师高足,所以才能瞬间消失;
  更有的人越发认定,多余是妖道;
  当然了,绝大多数的人却以为,多余这是在不幸掉下去的时候,倒霉催的一头砸进了江水里,而后被湍急的江水一带,哪里还能找得到踪迹?
  他们却哪里知道,多余是在掉落悬崖的半空中,就被那股熟悉的吸力,瞬间带离了这个时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