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五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闭上眼睛,都不用在心里数小星星,没多会多余就车沉沉的进入了梦乡,火堆边上的胖贾与山来见状,相视一眼,眼里俱都是笑意。
  山来压低声音,小小声道,“师傅,多多睡了。”。
  胖贾望着多余的眼神也是满含慈爱,人跟着点头,也压低声回应大徒弟。
  “嗯,睡了,臭小子你也早点睡,明个一早我们就出发回家,待到我们离开这桃源镇的地界,去到三江县,从那里中转回到咱爷俩熟悉的自己个的地头,到时候我们就安全了。”。
  “嗯,师傅说的对,回家了就安全了……”。
  在山来的呢喃中,山洞渐渐的静了下来,只剩下洞外的虫鸣鸦叫……
  月升月落,随着天空中闪亮的星星,渐渐的,渐渐的,失去了光华,眼看天地陷入一片黑暗,即将迎来黎明的时刻,洞中围绕着火堆而歇息的师徒三人睡的正香之时。
  睡梦中,多余正在跟周公约会烧烤美味的小兔叽,一只刷满了灵蜜的大兔叽腿才举到嘴边,她都没来得及尝到味儿呢,忽然,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汪汪汪,嗡嗡嗡的声音,吵的多余不胜烦扰。
  生气!兔叽腿都没吃到嘴里,关键时刻,她的美梦居然被喧闹打断啦?
  被吵醒的多余,气的呼啦一下从稻草铺上坐起身来,小嘴巴打着哈欠,眼睛都没有张开呢,刚刚还在扰她美梦的嘈杂声音,居然越发的清晰。
  她下意识的眼睛眯开一条缝,望了望洞外的天色,发现外头依旧是黑漆嘛唔的一片,多余当即没好气的一拍身下的草铺,不悦的大哼了一声,“大半夜的,哪里来的狗叫?”,真是讨厌!
  收回拍的发麻的小爪子,多余不自觉的再次打了个哈欠,正要仰倒躺下,动作都做了一半了,眼看着就要躺到草垫上,忽然,多余脑袋瓜里一个激灵,躺下的动作蓦地停住,小身板僵在了半空中……
  “等等!这声音不对劲!”。
  荒郊野岭的,只听说过有狼,有听说过有狗的吗?
  刹那间,多余的瞌睡虫瞬间退了个干干净净。
  人一骨碌的就爬起来,两步冲到依旧在熟睡中的师傅与山来身边,小爪爪抓着俩人的胳膊就一顿摇,“师傅,师傅,山来哥哥,山来哥哥,你们快醒醒,快醒醒呀,有情况!”。
  “什,什么?”,睡得正香,兀自被摇晃醒,胖贾整个人都还处于迷糊中。
  还是多余心又急切的喊了几声,听到她嘴里说有情况,有追兵来了的时候,胖贾才一个激灵,瞌睡虫瞬间跑了个精光。
  仔细倾听,却丝毫没有听到任何动静,胖贾挑眉,望着急迫的小徒弟,心里闪着疑惑,“多多,怕不是你听错了吧?”,他怎么就没听到半点异样?
  多余却根本没空,给自家疑惑的师傅多解释,说自己自来耳朵灵,来人还有一段距离,这会子她喊完人后,正忙着收拾家当跑路呢!
  听到师傅的询问,多余那是头也没回的俨定道:“哎呀师傅,我耳朵可灵啦,保证没听错!您还是快点起来吧,再晚了,人都要到跟前来了!”。
  见徒弟如此焦急,还说的确信无比,想到小徒弟的能力,胖贾瞬间没了二话。
  打起精神,一骨碌的爬起来,一边去扶也跟着被多余摇醒的山来,一边嘴里还喃喃念叨着,“照道理不会吧?这都过去了多少天了,就桃源镇的那些人,难道还没死心?”。
  胖贾却哪里知道,周全狗道士是个真小人。
  想着既然已经把他们三师徒得罪死了,为了以后的安生日子,周全这样的人,一直以来信奉的就是斩草要除根,决不允许春风吹又生。
  明知道在把他们师徒得罪的死死的情况下,在自己还亲自露过面的情况下,在双方没有了丝毫转圜余地的情况下,他不动用一切办法赶尽杀绝,难道还留着他们的命在,将来回来找他的麻烦,反过来把他赶尽杀绝吗?
  呵呵,若是如此,手染血腥的他,自然也活不到今日。
  所以,在明知道多余他们师徒跑了的情况下,周全那是绞尽脑汁,想尽了一切办法的,哪怕都花费去了自己大半的存粮,也势要把人追回来,一举解决后患。
  为此,经过反复推敲,严密的摸查,周全在了解清楚胖贾师徒三人的背景情况后,目光当即就放到了当初,老镇长把胖贾他们请来的那个村子上。
  最后了甚至还煽动纠集了一批,约莫百多号人的积极狂热份子,浩浩荡荡的直奔村子里来。
  仗着存粮多,糙米开道,好死不死的,在村子里跟村民们把消息一对,结合出事那晚的时间与时辰。
  完了,那一晚下半夜莫名其妙的狗叫,立刻就引起了狗主人的怀疑。
  为了两斤糙米,狗主人把自己知道的往周全跟前那么一说。
  好家伙,倒是让精明的周全,立刻抓到了尾巴。
  由狗子引发出来的后续问题,到此却远远还没有结束,为了抓他们,周全与周小道一商议,最后居然又花了几十斤的糙米的代价,短时间内在附近村庄集结了十来条狗子,狠辣的周家师徒居然打着用狗寻人的毒主意。
  不得不说,这计谋端是狠辣。
  可怜多余师徒,留在桃源镇上小院内的东西,都是可供狗子们追踪的利器。
  为了以防万一,一次全歼不留后患,周全与周小道集结好大批的人手,获取了多余他们的衣裳,牵着狗子,居然开始了大举搜山。
  这一找,当初被多余师徒丢弃的树杈子被找到了;
  半道上又开始一路留下的树杈拖拉的痕迹被找到了;
  直到眼下,周全人仗狗势,居然靠着狗子的鼻子,一路寻到了山洞这边来,眼看着……
  “师傅扶着山来哥哥,我背背篓,快点!”。
  小耳朵支棱着,听着远处的动静越来越近,多余心焦,嘴里急切的喊着,自己一把抄起两个背篓,一前一后的背上后,人当即窜了出去,赶上已经走到洞口的师傅与山来,一把抓住她山来哥哥的另一只胳膊架在自己肩上,与师傅搀扶着好了不少的山来,脚步匆匆的就要逃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