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一百零七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七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把挖出了泥水的胖贾,正为难该怎么收集这些水呢,见小徒弟递上来的半截衣摆,胖贾嘴巴动了动,最终却欣慰的接过,抓着衣摆浸入泥水里,完全打湿后稍稍拧干,随后想想又包了一坨湿泥巴进去,这才急急的往祠堂里头奔。
  得给臭小子补充水份,降降温。
  师徒二人接力,手持半截衣摆,带着水跟降温的湿泥巴,来来回回的往返院子与祠堂里,手忙脚乱的给山来降温。
  就在多余与胖贾来回的奔跑忙碌,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多少趟,忙着照顾山来与阎王抢命的时候;
  就在天上的幽幽月光,已上中天的时候;
  就在……
  啪嗒,哗啦啦……
  寂静的夜里,从祠堂大门的方向,忽然响起了一阵轻微且怪异的声音。
  强制被师傅按下休息的多余,屁股才沾地,团着小身子,脑袋正枕在搁在膝盖上交叠的双手上,准备先迷瞪一会,待会换师傅来休息,人都还未进入梦乡呢,多余就听到了这微弱的异响。
  皱了皱眉,下意识的瞄了了眼,正给山来哥哥换额上湿泥巴的师傅,多余蹙了蹙眉,不由起身就想要过去看看。
  才站起身来,抬眼朝着大门方向望去,多余只见紧闭的祠堂大门吱呀一声,突兀的裂开了一道缝隙,黑洞洞的门缝,像是巨兽张开的狰狞巨口,看的有些渗人。
  多余紧绷着神经,眯着眼谨慎的大喝一声,“谁?”,。
  “是我!”,待到多余声音刚落,门缝后突然就探出个小脑袋来,对方还忙朝着多她连打手势,“嘘~小声点,多多,是我啊,你小狗哥哥。”。
  “小狗哥哥?”,借着月色定睛一看,赫!来人可不正是自家那,几乎日日往家里送柴、送水的隔壁邻居小狗子么?
  “小狗哥哥,你怎么来啦?还有这门?”,多余顾不上多想,下意识的抬脚就往小狗子所在的大门跑去,一边跑还一边问。
  小狗子见状却急了,忙从狭小的门缝里闪身进来不说,还一个劲的朝着多余比划着,“嘘,嘘!笨多多,都说了小声一点啦!”。
  急的只差没跺脚的小狗子心里其实慌的一米,不过是想到镇长的交代,小狗子只能强制镇定,冲上来就拉着迎过来的多余,口中全是紧张,“多多你先别出声,听我说”。
  小狗子急急交代完了多余这句话,一把拉住她的小手就把人往祠堂内,也就是胖贾所在的地方带。
  等奔到了同样一脸诧异的瞧向他们的胖贾跟前,小狗子这才松开紧拉住多余的手,两手撑着膝盖急喘几口气后,才语气急促的开始传达起来意来。
  “仙师大人,镇长让我来转告您,说是他无能,愧对您师徒三人了,没能保住你们他惭愧,还让您带着多多与山来哥赶紧逃,离着我们桃源镇越远越好!”,一气转达完镇长的交代,小狗子松完心里的这口气后,只差没有软瘫在地。
  多余闻言却比自家师傅还急,动作快的一把拉住小狗子追问道:“小狗哥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镇长爷爷不是说好的,一切都有他的呢?”。
  小狗子却连连摆手,“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我只知道,全镇的人都集中在了街上,我爹娘他们都去了,我闲的没事就在街上瞎转悠,本来是想去看热闹来着……”,说着说着,小狗子的思绪就回到了刚才,回到了看热闹看的正兴起的时候,自己却被人一把拉到了镇长跟前的情景来。
  想着镇长叮嘱自己的话;
  捏着手里,镇长身边的耿子叔亲手交付给他的祠堂门钥匙;
  亲自被耿子叔护送了一路,眼瞧着对方帮忙引开了祠堂外守着的人;
  想着自己一路来忍着害怕,心里跟揣着只兔子样的直打鼓;
  小狗子直到现下都在惊诧后怕着。
  要不是顾念着自己跟多多妹妹的关系好,要不是镇长爷爷发话,他才不来这渗的人后脊背都发凉,膝盖发软的怕死人祠堂呢!
  胖贾与多余眼瞧着小狗子,焦急中带着后怕的转达完镇长的话,而后整个人一松,完全卸了劲软瘫的模样,师徒俩了然。
  也怪难为这个孩子的,这一路赶来报信,怕是没少担惊受怕吧?师徒二人心里齐齐唏嘘,只是……
  只是,明明先前镇长满口承诺的,说有他在,就定会保全他们师徒三人平安,把他们关押在祠堂里,不过是为了避人耳目,以退为进,暂时避开镇民们的锋芒,既是保全他们,又是为的平息大家的怒火,万事好商量的呢?
  结果……
  得了突然要逃离消息的多余,心里惊疑不定,翻江倒海的,却哪里知道,镇长再是镇山太岁,再是压地头蛇的强龙,却也是一条老了的龙啊……
  因为老了,精力不足了不说,对下头的掌控力也早已不复往昔。
  可怜真心偏向多余师徒三人的老镇长,前头还信誓旦旦的保证呢,却架不住家里的儿子,还有镇上绝大多数的百姓都在拖后腿。
  特别是他一心培养的继承人,随着这几年自己年迈,精力不济,放权越来越多后,他一直以来都自认为的,开拓不足,守成有余的大儿子啊,居然是没脑子的自大道,认为自己早已经到了可以取代他这个老子的地步了……
  若不是因为今天仙师的事情突然的爆发了出来,他还不知道,他看好的大儿,他花费心思培养了二十年的长子,居然是个耙耳朵不说,还是个十足的软蛋!
  孽子好胆,居然敢伙同外人,还是当初为难了他们全桃源镇,下了他这个镇长脸面,没有一丝仁德心的狗屁周道长,合起伙来算计了自己一把,算计了全镇上上下下一把。
  面对大局已定后自己的无力回天;看着那些已经被大儿笼络了去,全然不再听自己话,疯狂又愚蠢的百姓们;老镇长只觉心中苦涩。
  什么妖道?依他看,真正的邪祟妖道,并不是人家贾仙师,而是他周全周祸害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