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九十九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我的书架

第九十九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多余不满的耸肩嘟囔,“山来哥哥一大早出门去拉,根本不在家,还不带我一起去!而且师傅,人家这是关心你哎。”。
  得,他一惯是拿小东西没办法的,自打遇见她开始就是如此。
  胖贾光棍的往摇椅上一摊,“唉,得嘞,我老头子口渴啦,很渴很渴,你小丫头片子,赶紧的给我打水去吧。”。
  真是拿小鬼头没办法,一颗孝心无处安放的,忒粘人!
  多余见师傅终于点头,小家伙欢喜的呀,脆生生的应了一声,“哎!”,转身就要走,不过才走两步,她才恍然想起自己的真实目的,人忙又回头,颠颠的小跑到摇椅边上,探头探脑的望着又自顾自打扇子的师傅来。
  胖贾眯着眼睛,仰头看着自家小徒弟的小模样,心里好笑,“说吧,还有什么事?”。
  多余挠挠头,干笑着:“嘿嘿嘿,知我者师傅也!”,先拍了把马屁,随后紧接着却道:“不过师傅,您还没有谢谢我呢!”,这可是自己的终极目的,她要撸羊毛呀!
  “嘿!”,胖贾闻言不觉好笑,手里扇子急扇,没好气的瞪着小徒弟,想要训吧,看着小徒弟黑黝黝的灵动大眼睛\,嘴里没好气的呵斥开不了口了,反倒是抖着手,蒲扇被他抖得跟得了帕金森一样。
  只最后,被多余直愣愣的眼神盯着,胖贾无奈的呀,所有的气跟堵,全都化为了乐,拿着扇子轻拍多余的脑门,“成了,快点去,老头子我谢谢你!”。
  这咬牙切齿的谢,一点都不真诚。
  多余嘟囔着,却也不是不懂好。
  怕自己再一个劲的固执撸羊毛,惹恼了羊师傅,多余急忙转身,忙就往厨房蹦跶而去。
  跑进屋子里,爬上碗柜,抄起白瓷高嘴的茶壶,拿起托盘里倒扣的茶盅,麻溜的倒了杯,她山来哥临了出发前才烧好晾凉的冷开水。
  端着杯子走出厨房前,多余还没忘了先召唤出她的小瓶瓶来瞧上一眼。
  发现里头的愿力并没有在原有的基础上,有一丝一毫的增长后,多余不由的耷拉下肩膀噘嘴叹气。
  “师傅的谢可真没诚意。”,罢了,看来自己还得再接再厉啊!
  经过她长时间研究发现,小瓶瓶要吃就要吃真心的感谢,刚才师傅谢的敷衍,明显不达标。
  可只自己不能出门,愿力收集又不能停,为了愿力,她不努力咋办呀?
  可怜她小小一人,为了得到师傅真诚的感谢,那真是绞尽了脑汁。
  端着一茶盅的冷开水走出厨房的时候,多余心里还在盘算,该如何继续撸毛。
  等到把茶盅双手托着恭敬的递到师傅手里,见师傅一把接过,豪气云天的如喝酒一般,一口干了杯中茶后,多余眼神一亮。
  她知道了!
  双手接过师傅递回来的茶盅,多余一张小胖脸上全是讨好的笑。
  胖贾嗔怪的看着小徒弟,眯着眼,不由自主的防备道:“怎么,你小丫头还有事?”.
  多余小胖手捂嘴又是嘿嘿一笑,探头探脑,一副要拉着胖贾做坏事的模样,凑头到胖贾耳边,压低声音勾搭人,“师傅,要是我能给您搞一杯酒来,您真心谢谢我不?”。
  胖贾一听,眼神啵啵发亮,“可真?”。
  不待多余点头,胖贾又猛地醒过神来,蒲扇直拍多余的脑门,嘴里却懊恼自己信她一个小鬼的话。
  “嘁,小鬼头拿老头我逗趣,你个三头身子的小娃娃,还出不得门去,哪里来的酒?怕不是拿为师这把老骨头寻开心了吧?”。
  多余懊恼的双爪直捂头,恨恨的跺脚,“师傅!我说真的!”。
  “我不信。”,胖贾耸肩,一脸严肃。
  多余再跺脚,“哎呀师傅,您怎么能不信呢?我偷偷跟您说哦,先前春耕祭祀的时候,镇长老爷爷不是给您送了一坛子的梨花白吗?每日里我山来哥哥还许您喝一盅,结果您不听话,老自己去偷偷舀来喝,再后来您再要喝,山来哥就说没啦,被您偷喝光啦的这事,您不记得啦?”。
  这个他记得,胖贾挑眉点点头,“所以呢?”。
  所以就是,“师傅,其实那一坛子酒根本没喝完,山来哥怕您贪杯对身体不好,他就偷偷藏起来啦!”。
  “什么?臭小子还藏了老子的酒?奶奶的,那酒都老长时间了吧?小气吧啦的藏着掖着,也不怕把老头子我的酒给藏的没味了,个臭小子!”,多余话音落下,胖贾当即一声怒吼。
  这声音震耳欲聋的,多余尬笑着,默默的,默默的远离了怒火中的师傅一点,小爪子掏着小耳朵,直到摇椅上的人再度跌躺回去,气呼呼的把摇椅摇晃的嘎嘎响,多余才复又试探着接近。
  小家伙还要作死的撸羊毛。
  “师傅,我跟您说哦,我知道山来哥把您最爱的梨花白藏哪里了哟,您要是真心谢谢我的话,我去给您偷一盅,让您过过瘾咋样?”。
  生闷气的胖贾有心大吼一声不咋样,可一想到那梨花白的滋味,胖贾心痒痒的犹豫了。
  难得眯眼正儿八经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不知道打什么时候开始,就是一个劲的要谢谢的小徒弟,胖贾只觉得牙疼。
  可咋办呢,徒弟是用来宠的,还是臭小子特别宠的,他还能怎么样?
  只能凉凉的瞅着一脸傻乐呵的小徒弟,语气憋屈的屈服了,“我谢谢你,真心谢谢你!赶紧的,你个小丫头片子,去给师傅我弄一盅去。”。
  多余听着自家师傅比先前有诚意多了的谢谢,忙就点头应了,抄着手里茶盅就往她山来哥屋子里跑。
  为了防止师傅偷喝,她可是知道的,山来哥把梨花白藏在了他的屋子里哇。
  乐颠颠的进了山来的房间,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山来哥深藏的那一小罐梨花白扒拉出来。
  小心翼翼的倒了一茶盅,端着茶盅要出门时,又怕回头被山来哥发现不对,多余想了想,赶忙放下手里的茶盅摸到厨房,又重新倒了一茶盅的冷开水,端回来房间,往小罐子里头一灌,临了还抱着小罐子晃了晃,仔细颠了颠重量发现没变化后,多余才满意的点点头,复又把罐子原样藏了回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