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九十七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七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直就躲在暗处,把刚才井边上发生的事情,暗地里看了个全场的尖嘴猴腮,一甩自己被拽着的胳膊,口中嗤嗤冷笑。
  “嘁!且放心吧,我堂堂周道人,岂会是那等言而无信的人?答应你们的事情,本道长自然会办到。”,不客气的讥讽完了,尖嘴猴腮紧接着又高傲的鄙视了眼,跟前这三个为了区区五斗米折腰的人,这才嫌弃不耐的挥手道,“行了,跟着本道长来。”。
  说着话,小心的扫视四周,确认无人后,周小道领着身后的三人转到樟树背后,那靠着冲溪岸边,曾经也是热闹喧闹,如今却寂落无人的水磨坊里,从边上废弃了的旧箩筐中,掏出了自己早就藏于此的三个草编密篓子。
  提溜起来往身后三人怀里分别一丢,“喏,答应你们的每人两斤糙米,都在这了,仔细看清楚,回头可别说本道长欺骗予你们。”。
  周小道的话音才落,跟前的老中青三人接过草篓子,急急打开来一看,发现里头的确是发黄带着糠头子的糙米,成色虽然差,不过好在份量够,也真是粮食后,三人点头哈腰的笑了。
  如今的年景差,糠头也是能饱腹的食物,三人倒是没计较嫌弃,对方给予的糙米里,还夹了这曾经只能喂猪的玩意,他们在意的,是这草篓子里的救命粮食,够不够这人当初承诺的重量。
  三人纷纷颠在手里,暗暗估计着重量,这模样看在周小道眼里,惹得他很是没好气的一哼。
  “不过区区几斤米而已,至于吗?”。
  真是一股子小家子气!
  想他堂堂周小道,混迹响水镇、绵泉镇、桃源镇等周遭好几个镇子,以及周边村落,绵延上百里地,是人人尊称一声小道爷的存在,岂会骗他们这三个破落户?
  要知道,去年雨水一来,而后又迟迟不见停的时候,他家师傅可是果断的花了大笔的银钱,一气买了好多的谷子糜子豆子杂粮,就存在他们山上道观里头,藏的最深最隐秘的仓窖里的呀。
  像是他眼下拿出来收买人心的低等糙米,那是连他下头最低等的童子都不稀哒吃的玩意。
  周小道高高在上的模样,惹得手捧精贵糙米的三人脸上僵了僵。
  这话说的好笑,不过几斤米而已?至于吗?
  至于,很至于的!
  这货他知不知道,眼下这般的年月,几斤米就能活一家子的性命呀?
  为了家里嗷嗷待哺的几张嘴,他们刚才那是丧了良心的,帮着传播这小道士要他们传的昧良心小话。
  心里明知道不对,可为了活着,他们选择出卖了良心。
  三人眼底又着不屑,脸上却带着讨好,口中还连称是是是,道爷英明,就只差没有把周小道当天神般恭维的供起来,“道爷,下次还有这样的好活计,您可别忘了再喊我们呀。”。
  原来,这才是讨好恭维的最根本原因。
  周小道是察言观色惯了的主,见到三人的神色,听着他们讨好的恭维,周小道那尖嘴猴腮样的脸随即一板,没好气的朝着小心翼翼捧着粮食的三人挥手,“行了,本道爷知道了,以后还有活就找你们,现在赶紧的滚,别让人看出端疑来。”。
  “是是是,好好好……”。
  等不耐烦的打发了这三个,自己根本就看不上的下里巴子人离开后,周小道先是仔细观察周围的情况,确定安全后,这才一撩袍角,赶紧往桃源镇下头的一个村庄而去。
  他得抓紧时间赶紧回去,给他家师傅报喜去。
  话说周小道一路掩藏身形的出了桃源镇,直奔桃源镇辖下,离着镇子最近的一个村落,掩藏行迹进村后,转身就进了村口一户,是自家师傅忠实信徒的破落宅院里。
  周小道人进门后,迅速转身关上院门,越过院子,周小道瞥了眼正屋边上,那用茅草新搭建的,此刻就住着屋子主人的两间偏刹,暗暗撇了撇嘴,随后便抬脚,迈步进了这间院子中央,主人特意让出来的主屋上房。
  推门而入,一眼便看得清,简陋屋中的陈设。
  真是寒酸啊!
  周小道心中感慨着,人抬脚进门,直接走到屋子临窗对过,那张挂着粗纱青布碎花帐子的简陋木工床前,口中喊着:“师傅,徒儿回来啦。”。
  木工床上,帐子遮挡的这方阴暗天地间,半撩开的帐子里,盘腿打坐着的这个年约四十许左右的瘦精精男人,可不正是周小道的师傅么。
  这人起先闭目,是听到推门的动静,闻徒弟的声音而至后,他那紧闭的双眼才霍的睁开,那张一看就让人觉得阴凉发渗的脸上,那双睁开的浊黄双眼中,蓦地泄露了几丝乍现的精光。
  脸的主人眯起双眼,闻声头颅微点,打量着回来的徒弟的同时,口中沙哑的询问道:“可有尾巴?”。
  面对端坐在帐中阴影之内盘腿打坐,自己根本都看不清面目的师傅,周小道不觉有他,只连连摇头回话,“师傅心安,没有尾巴,一路上徒儿且小心着呢。”。
  精瘦道人听得徒弟满口保证,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又问,“嘱咐你的事情办的如何?”
  周小道忙嘿嘿一笑,把胸脯拍的啪啪作响。
  “师傅哎,徒儿办事,您只管把心落进肚子里,一切都尽在掌控中!师傅您勤等着吧,一旦桃源镇上的那口老井一干,镇上那些蠢货只要稍加煽动,呵呵,那抢了我们饭碗的师徒三人,便是一身的本事,即便他们真是仙师,也难逃师傅您的五指山!要不了多久,师傅,我们的仇怨就能得报啦!”。
  周小道笑的邪气,眼里都是势在必得的光,一口的俨定,听在精瘦中年道士耳中,中年道士不由再次强调。
  “嗯,话虽如此,不过在事成之前,万不能因小失大。”。
  虽说他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可论起谨慎这点,他却从来都不缺。
  被叮嘱着,周小道连笑着颔首称是,心里却不以为然,只觉自家师傅太过小心谨慎了些。
  可怜他们师傅,放着好好的坐地山头不待,放着吃饱喝足的美日子不过,为了找当初那坏了他们师徒大事的外来狗屁老道的晦气,硬生生窝在这桃源镇辖下偏僻村庄,憋屈的住在这破落户的家里头。
  真真是,吃,吃不好;喝,喝不好;睡,睡不好;憋屈的紧!
  可为了报仇雪耻,为了叫那外地佬知晓,他们这坐地地头蛇的厉害,当初那口憋屈窝囊气不找回来,以后他们师徒凭甚混?日后他们山上那小道观又凭甚维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