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九十一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一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怎嘛回事?
  来人又是谁呢?
  好吧,来者其实是桃源镇的老镇长,而此番胖贾他们师徒赶脚雇主所在村庄,乃至方圆几十里地界之内的所有村落,都是属于桃源镇的管辖范围,也就说,这几十里地内所有的人,大大小小的事情,那都属于眼前这个急吼吼的绸衣老头儿管。
  说起来,人家当镇长当的也是苦逼的,特别是今年,这天有些怪,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哪路的仙家鬼怪。
  眼看秋收在即,倾盆大雨却接连下了快半月啦,可怜他们桃源镇边上,平日只到人小腿高的冲溪,水量也是一日高过一日,眼看着就要没过溪头,淹没他们这几百年的老镇了,而雨水却总是淅淅沥沥的半点不见停歇,为此,镇长心急如焚。
  如果这该死的雨再这么下下去,他们桃源镇街上淹了是小,方圆几十里地内的那些良田,田里那些宝贵的秋粮,怕是一粒也收不上来了呀!
  等到了那时候,百姓流离失所,饥荒肆虐,饿殍遍地,可真不是说笑的。
  为着压在心头的这件大事,平日里是既不烧香也不拜佛的耿直老镇长,几日的功夫,硬是愁白了他那所剩不多的几根黑发,日日夜夜的吃,吃不香;睡,睡不好。
  还是后来,在县里求学的大孙子连夜冒雨回家,带回了连县太爷都请了法力高深的道人仙长,设了祭坛香案居然在开坛做法,祈求老天爷开恩停雨后,老镇长心里可耻的心动了。
  只可惜,这一场秋雨下的时间太长,面积太广,等老镇长犹犹豫豫的,心里动摇着,打算也随大流来这么一场祭祀,派出儿子去请道人的时候,他才知道,方圆百里内为数不多的几个道人师傅居然一夕间被请光了,即便还剩下那么一两个,那要价,啧啧啧,也简直不敢想象……
  造成道人师傅一时间超级稀缺的最根本原因,那是因为,生活在雨水浸泡中的人们,为了家园,为了粮食,为了活下去,一个个的都把希望寄托在了这渺茫的祭祀上。
  可怜他一个犹豫,跑慢了一步,好家伙,事到如今,他们镇又该到哪里去请道人去?
  悲了个催的,如今便是拿着以往十倍百倍的价格,都请不来一个开坛做法的道士呀!因为不是没找到人,就是找到的人嫌弃自己给的报酬低……
  被逼无奈之下,他只能是广撒网,宽捞道,更是把求道的消息通传了每一个村落。
  在面对十请,百请而不得道人的情况下,忽然这一日,他人正在家中焦急坐着愁呢,就接到下头村子里,里长派来的汉子带来消息说,他们村里来了个很有派头,为人还好说话,估摸着法力还不浅的道士师徒。
  老镇长当下一喜,只差没喜极而泣,拉着人就忙问情况。
  当得知人家道士今日就要走的时候,老镇长心里连连骂一点都没有成算,也不知道早点来报信的里长的娘,自己却是急吼吼的,连饭都顾不得吃了,拉呱着鞋,当即喊着儿子,拉着报信的汉子,招呼上家里的健壮长工,驾着家里唯一的驴车就飞奔而来。
  可怜人家里长冤枉,再要请道人,那也不得先暗自观察观察情况后再说么?他冤不冤啊!
  不提里长冤不冤,被正赶来的镇长咒骂的一直在胖贾跟前打喷嚏,却说老镇长,一路紧赶慢赶的赶到村口,当他见到村口细雨中的那一行人时,老镇长终于大大虚出一口气的同时,老人家动作可不慢。
  匆忙的跳下车,踉跄的奔跑着,丝丝细雨打湿了身上的衣袍,老镇长也丝毫不在乎。
  因为呀,眼下他所有的心神,全都被不远处那位,一身黄色道袍,一看就很有富态的道人师傅给吸引住了。
  幸好来得及时,道人师傅还没走,万幸,万幸啊!
  老镇长心里唏嘘着,整个人再没有了平日腿脚发麻发酸的老毛病,一阵风般的从多余跟前刮过,多余就见到,这位腿脚异常灵敏的老人家,三两步窜到正在跟村民们寒暄告辞的胖师傅跟前,伸手就死死拽住了自家一脸懵逼的胖师傅的胳膊。
  “道人师傅,救命呀!”。
  胖贾……
  看了看村民,望了望自己身后两个发愣的徒弟,视线最后落在紧紧抓在自己胳膊的枯瘦手指,感受着不同寻常的力道,胖贾脸上带着僵笑。
  “老人家这是何意?别着急,有话慢慢说。”。
  这是又来大生意了呀!他想。
  难不成这是他贾存周倒霉三十年的无财运终于过去,即将迎来自己人生中的巅峰时刻,连赶脚都有顺带的返程脚送上门来了吗?
  某道人心里暗自得意的想着。
  却不料,抓着他胖手的手爪子主人,没有按照他设想的来。
  老镇长紧抓住胖贾的手,借着这股力道支撑住自己努力喘息的身体,狠狠的喘了两口气,不等身后紧追而来的儿子开口了,老镇长却连连摆着手,急急道。
  “呼,呼……不,不能慢慢说,呼,呼……道,道人师傅,行行好,救救我们桃源镇吧……”。
  老镇长没含糊,巴拉巴拉的,语速飞快的,忙就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个清楚明白。
  边上随后一步赶到的镇长儿子,还一个劲的在边上补充。
  父子俩齐齐说完,两双眼睛睁的老大,齐齐看向胖贾,眼里充满了期待的光。
  不低声下气不行啊,他们拿这漏了的天,一直下个不停的雨,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除了请道人开坛做法,他们好像再也别无他法。
  而且该死的,就因为这雨,这暴涨的水,搞的这一个个的道人吃香的很,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被大家当祖宗一样供奉着,讨好者,好不容易自己碰到一个,人家还漫天要价,真是把骨头渣子都刮出来,人家都嫌弃烧了,都拿乔的不愿意挪动富贵窝,到他们这地方来开坛。
  接连请道士遇难,今个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还是外地的,他可不能再给放走了,所以,即便是让自己这个镇长亲自来苦求,为了百姓,为了避过灾祸,他也是愿意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