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八十八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我的书架

第八十八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接了一半的定钱,山来领着多余把赶脚所需的用品也采买的差不多了,回到客栈一进门,山来就看到了等在房间里的自家师傅,搞笑,某来还一个劲的朝着师傅瞎嘚瑟。
  好家伙,胖贾听完后,鄙视的望着自己跟前一脸显摆的笨蛋徒弟,没好气的瞪了眼,依旧被笨徒弟扛在肩膀上舍不得放下的笨蛋小鬼头,胖贾也傲娇上了,没好气的一声哼,一甩衣袖,气呼呼的丢下句:“还不快跟上!”后,人就大踏步的离开了房间。
  脚步匆匆的去到前堂跟掌柜的结了账了,临了出门,望着身后两个提溜着大包小包的笨蛋们,胖贾还特没好气的低声嘀咕了句:“真是一点都没有眼力见!”,真不像他贾存周的徒弟,机灵劲呢?
  气压低归气压低,胖贾走的倒是挺快的,一直遥遥领先。
  要不是后头走岔了路,还是被山来及时出声给喊了回来,山来跟多余都还没能发现,他们的胖师傅正在跟他们闹别扭,额,或许是吃醋了呢!
  “哎呀师傅,您老人家别走这么快,要是迷路了可不好!”。
  “哼!”,回应山来的,是某胖子继续的冷哼。
  看到收了些步伐的师傅他老人家,紧接着又转错了方向,山来忍着笑,张口又大喊,“哎呀师傅,义庄不在那边!”。
  “哼!”,回答山来的,先是某人的瞬间一僵,而后又是更加重的一声冷哼。
  多余……
  好吧,她听不懂,真的,所以默默看着装乖宝宝就好,真的。
  山来:“好啦,好啦,师傅不气,不气啊,马上就到啦……”。
  一路上,都是瘦子三奶哥与胖爷爷这般莫名让人想笑的互动,一直是进了义庄的大门,跟着庄头儿见到了那五具待赶的脚,接过庄头递过来的,上面刻了死者死因,生辰八字,姓名与家乡等消息的木牌子,又目送走了庄头后,山来这才关上了这处偏院的大门。
  一转身回来,山来就对着胖贾一脸献媚殷勤的笑。
  “好啦师傅,徒儿错了,眼下正事要紧,我们先起财的先?”。
  胖贾傲娇归傲娇,吃醋嫉妒归吃醋嫉妒,可论起干正事,那是一点也不含糊的,虽然他很不喜欢这赶脚的活计,干的却十分认真。
  “臭小子!”,笑骂一声山来,惹得对面的山来及时躲避过自家师傅的无影脚后,山来又笑嘻嘻的蹦跶上来,探头到胖贾身边。
  “师傅,我来上药吧。”,这是赶脚之前的必走程序。
  胖贾闻言却是摇了头,“先不急,我先看过情况再说。”,他得估量一下,五具财,他们不用特殊办法的话,能不能赶得动。
  很显然,是不行的!
  先不说他如今的身板不比当初,即便还是有一身劲,同时五具尸体,光靠他们师徒二人是赶不动的,而且吧,这回的路途还这么远。
  再加上身边笨蛋徒弟捧着药瓶子蹦跶过来,嘴里喊着,“遭了师傅,秘药不够了!”。
  一句话,让胖贾眼里闪过慎重。
  这次赶脚给的答谢费很高,对方的要求也很高。
  说来,要不是他们贾家的秘药十分厉害,防腐性能十分高,他家笨蛋徒弟其实是不敢接这趟活的。
  可眼下既然已经接了,他们又真的缺银子。
  胖贾探头望了望徒弟手里捧着的秘药瓶子,忐忑的问,“还剩多少?”。
  山来一脸的郑重,“一丝不落的全涂上的话,只够两具。”。
  胖贾沉吟片刻,咬咬牙,终是做出决断,“行了,我有数了,山来啊,这回我们师徒得背阴德赶轻脚啦,把瓶子给我,我来涂,你去砍竹子买稻草。”。
  山来跟着胖贾多年,自然知道自家师傅这是什么意思。
  所谓轻脚,就是在赶脚财多赶不动,却又必须赶的情况下,赶脚行当做出的特殊手段。
  用竹篾跟稻草扎身躯,装上用秘药保存的头颅与四肢,这样一来,露在外头的身体完全,让财的亲人见了也是个安慰,又因为把脚赶到地方后,后续一系列的工作,比如入殓等等照规矩都是他们赶脚匠的活计,倒是不怕露馅,唯一就是心里对这些亡人存有愧疚罢了。
  眼下自己活已接,秘药涉及到的药一时半会也配不齐全,且熬制秘药最少都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很明显他们等不起。
  如此师傅才会咬牙决定赶轻脚的吧?
  “师傅,不然我来涂,您去……”。
  “我已经老了,你还年轻,以后大好的路要走,听话,大小伙子别磨磨唧唧的,听为师的,你赶紧去办事。”。
  “师傅,我……”。
  “快去!”。
  看着师傅认真严肃的脸,山来终是抗不过这样的师傅,同样的也知道事情的轻重,思来想去,最终只得朝着自家师傅点了点头,闷闷的应了一声嗯,心带愧疚的转身就走。
  闷闷的山来人才走到门边,正伸手去拉木栓呢,身后却又响起了自家师傅的交代,“把小鬼头也一起带走。”。
  山来一僵,随后却恍然,师傅这是怕小鬼头吓到,所以才……
  果然,师傅还是那个师傅啊!
  山来的篾匠手艺不错,牵着多余的手出门,没花多久的功夫就领着多余,带回来了所需要的的竹子跟稻草。
  回来后,山来把多余安顿在院子里不让动,自己却走进了先前他们离开的那处偏房。
  进去了没一会,多余就看到她家三奶哥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几根长短不一,由好几条稻草打结链接起来的简陋草绳。
  多余有些懵逼不解,却只见她的三奶哥拿着手里的五根草绳子,对着竹子比比划划后,没多时就利索的动起手来。
  劈竹,剥篾,固定,定形,拿着草绳再次返工横竖分别比量比量,最后扎上草,山来干的有条不紊,多余忙前忙后的打下手,不是递竹篾就是拿稻草忙得很。
  当然了,如果忽视掉某小只一边帮忙,一边总时不时的探头去看那两扇紧紧关闭着的偏远房门,眼里闪过的好奇与求知欲的话,这才算是个努力认真的好孩子。
  两人在院子里忙活大半天,终于在天黑之前,五具没有四肢,没有脑袋的竹骨假人便做好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