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六十四章 1942大饥荒

我的书架

第六十四章 1942大饥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我吃,我们一起吃,多多,姨姨谢谢你的大恩大德,咱们一道吃,吃饱好赶路。”。
  “不,我已经吃过了,不饿,你快点吃,别耽搁时间。”。
  多余的倔强坚持,草花抵抗不过,最终没再推拒,草花端着碗的手紧紧用着力。
  同样是人,有的披着人皮,内里是鬼;
  同样是人,有人看着弱小,却内心善良;
  吸着酸涩的鼻子,吃着碗里冰冷冷的南瓜,草花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个不停,嘴里冷,心里热,嚼烂一口给怀里的儿子渡过去点南瓜糊糊,看着儿子哼唧哼唧的吃,再看向多余,草花心里暗暗发誓。
  从今往后,只要自己有口气在,她就一定照顾好这俩个孩子。
  是的,是俩孩子!
  草花不蠢,虽然她是个大字不识的村妇,可是她知道,在这样乱的年月里,一个小娃娃大半夜的单独出门,这不是家里没了大人又是什么?不然哪个当娘老子的舍得?
  草花是真饿了,一碗没怎么动的冷南瓜,她转瞬就风卷残云的跟儿子分吃了个精光,连碗都舔的干干净净。
  怀里的儿子因为得到了食物的关系,叫唤哭嚎也有了力气些。
  穷人的孩子不讲究,说来刚生下来两天的婴儿,哪里能吃这冰冷的南瓜,即便自己咀嚼的再稀碎也不成。
  可为了活着,万般无奈下,没有一点点奶水的自己,在连草根都难找到的情况下,儿子能吃到南瓜糊糊,这就已经是极好的,是吊命的粮!
  此时此刻,什么条件,什么讲究,这些统统都不再重要,也没法重要得起来,因为他们只要活着,只想活着!
  一碗南瓜下肚,草花仿佛瞬间就有了力气一般,抱紧儿子,心里暗暗发誓跟随多余的她,坚定不移的跟着多余一路去了马家庄。
  经过那一遭的抢劫烧杀,马家庄早已经不是曾经的马家庄了,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萧条荒凉,这偌大的院子里也早没有了人气,也不知道里头的人是都死绝了呢?还是也跟着逃荒去了?
  当然,多余在意的不是这些。
  面对怎么劝都不走,就是抱着小婴儿跟定了自己的人,多余心里其实挺无奈的。
  也是看着那襁褓里的小娃娃很可怜,多余才从一开始的坚决,到后面慢慢的软化,再到最后无可奈何的默许。
  草花从多余嘴里了解到,孩子是来这里寻找可以燃烧的木炭回家用后,发誓要一并照料多余的草花也没含糊。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捡来一根麻绳,三下五绕的就把襁褓背在了背上固定,双手解放出来后,一把夺过多余背上的大背篓,自己提溜着,就开始在明显是着火燃烧过的宅院里挑拣起来。
  草花是个会过日子的妇女,肚子里有了点食物垫底,加上心里重新燃起的精气神的支持,干活可比多余麻利多了,也有成算多了。
  听得多余找木炭的原因后,心有成算的草花,捡拾的都是那种木头芯子燃尽,烧起来不会冒烟的火炭。
  不仅又快又好的捡了满满一背篓,草花看着这偌大的宅子,不死心的还收刮了一番,最后居然还能叫她在这个,也不知道被多少人收刮了多少回的宅子里,找到了不老少她眼里认为的好东西。
  多余看着面前瘦瘦弱弱女人,眼里全都是惊奇的佩服。
  “多多,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没用的东西,你看这扁担,虽然折了,但是我们可以捡回去砍两半,花些功夫打磨一下,最起码也能有两根洗衣棒子不是?还有这样,这两陶罐虽然破了,但也只是破了口子不耽搁用,而且要是有机会焗一下,那就跟新的一样用,还有这个……”。
  多余眼睁睁的看着女人收拢的一堆,据说是有用的破烂,小家伙表示受教涨姿势了,原来破烂还能这么用。
  不过这么多的破烂,额,是还能废物利用的好东西,就她们俩,能拿的回去吗?多余表示深刻的怀疑。
  衡量了下她们的能力与回家的距离,多余跟草花带走的除了两口缺口的大陶罐外,就只有那根只微微劈叉变形的木扁担,以及两个烂了洞洞的麻布袋。
  回程前,想着回去路程远,而马家庄隔着当初爷爷他们取水的地方又近,而且草花居然也知道那处取水的地方,毕竟当初五个牲口喝水吃用也是到这边取的。
  俩人回去的时候,草花还特意跑了一趟,不辞辛苦的挑了两破陶罐的水回去。
  多余带着草花跟小婴儿回到家的时候,黑麻麻的天色已经微微发亮了,看着自家的小院,多余脸上小表情一松,露出久违了的轻松笑容来。
  真是的,明明没有离开多久,怎么仿佛就跟隔了一辈子一样长呢?
  拿出小木片从外头插进去,勾开里头自己故意反插的木栓,多余领着负重的草花进门后,自己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吧嗒吧嗒跑到院子里的坟堆跟前,跟自家爷爷报了声平安。
  说起来,在清晨的朝晖下,看到院子里突兀出现的土堆,听到自己救命小恩人嘴里报平安的话,草花心里其实挺惊诧的。
  毕竟从来也没有谁,会把死去的亲人埋在住家的院子里的呀!
  不过回头想想如今这操蛋的乱世,想想小恩人小小的一个人,草花当即又释然了。
  释然过后,草花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利索的放下身上的负重后,抱着襁褓里的儿子,三步并作两步的快走到多余身边,立在李三何的坟堆跟前,二话不说跪下就给李三何磕头,态度虔诚又真心。
  多余此刻还不知道的是,草花一边磕头,一边暗暗的在心里,跟坟堆里自己并不曾见过的长辈李三何在保证,有她草花一日,就有多余的一日。
  当然,草花也真是这么做的。
  从草花进驻到李家小院开始,家里的活计,比如出外找食物的活计,草花都一力揽了过去,不让多余动。
  分食的时候,多余望着草花辛苦找来的,用干巴巴的草根还有榆树皮熬煮的糊糊,都是先给自己盛满满一碗,剩下的锅底子她自己再与襁褓里的小宝宝分,多余心里就有些动容,看向草花的目光也带着犹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