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四十三章 1942大饥荒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 1942大饥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布袋子里有蝗虫干儿,有地瓜仔儿,还有烤的干干的南瓜片,甚至还有两头蒜,一捧玉米糁,还有巴掌大的布口袋里小半口袋的盐。
  这些东西放在平时都是精贵的好货,如今在这样艰难的岁月里,这一布口袋的东西不是粮食,这就是命呀!
  大妮儿胆小,看袋子里这么老多的东西,她没敢私下做决定,忙是捧着袋子小心谨慎的跑到前头,来到自家爷爷身边,扒拉着口袋口子给爷爷瞧里头的东西,李铁子先是恨不得给缩在大孙女后头的三孙女一巴掌,让她收多妮儿这么精贵的东西!后却是被那巴掌大口袋里的盐搞的愣在了当场。
  要是自己没看错,这些盐是当初自家老弟弟冒着生命危险,腿还受了伤,才从马家庄搞来的那一小坛子的盐吧?
  当初笨蛋三狗蛋子非要分给自己的时候,他就不乐意要,眼下明明自己回绝了的东西再度又回到了自己眼前,这些盐不由的又让李铁子红了眼眶,嘴里不由的呢喃念叨着:“笨蛋三狗蛋子,蠢家伙,你个熊货!”。
  李铁子却不知道,正因为李三何知道自家他这个铁子哥的顽固,知道他的嘴硬心软,所以才在出发前特意准备了这一包东西。
  他呀这是先小人后君子,为的就是事先给他们家三儿媳妇打打好预防针,在没有到最后为难的时候,总不至于让她们一开始就打自家孙女鸡公车上的东西。
  李三何却哪里知道,自家孙女根本不按他的剧本来,根本就没跟着人家一道去逃荒?
  这让李三何一腔的苦心与防备,全都成了一场笑话。
  却说随着小李庄大多数的人逃荒走了以后;
  随着爷孙俩把粮食再跟老鼠样东藏西存好;
  随着他们结束了忙碌;
  爷孙俩突然发现,整个庄子,哦不,是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了下来,小李庄瞬间失去了人气。
  也是。
  除了老的实在走不动了,或是顾忌着家中小辈,死也不愿成为拖累的;
  或是被家里后辈嫌弃是拖累,逃荒故意落下不带上的;
  亦或是家里有别的事情,就比如大人同去马家庄吃大户,人却迟迟不归的;
  一巴掌都能数得完的这么几乎人家,里头还算上李三何爷孙俩,整个小李庄里再没有一个活口,便是连只狗都没有了……
  李三何因着腿伤,因着缺医少药,因着连夜给孙女装备行囊,更因为先前送走孙女后,心头吊着的那口精气神卸了。
  最终哪怕是孙女回来了,李三何又忧又喜,还想要强打起精神来,却已成惘然。
  李铁子他们走的当晚,被多余服侍着拉上炕强迫休息的李三何,当夜就发起了高热。
  还是睡到半夜里,多余听到身边爷爷不舒服的哼哼声,她机敏的爬起来查看后才发现,爷爷不对劲,全身滚烫的哼唧着,人喊都喊不醒。
  面对发着高烧的爷爷,小小的多余束手无策。
  她也不是大夫,手头也没有药,还是小家伙努力的回忆起跟在娘亲身边生活,娘亲帮着自己治疗小兔叽的时候顺口说了两句,有关于人若是受伤后会有的表现以及护理后,小多余才不至于手忙脚乱。
  “要降温,要降温……”。
  小嘴巴里反复念叨着记忆里娘亲顺嘴一提的话,多余手脚并用的爬下炕,从厨房的大水缸里,小心翼翼的舀起爷爷做完干粮后,所剩不多的一层浅浅的水,把它们全部都收集到一起舀到了木盆里。
  即便全都舀干了,木盆也只是刚刚浸过她手背的浅浅一层。
  多余护着木盆里宝贵的水,拽着洗脸的布巾子,趴伏在炕边上,借着蒙着白纸的窗户上,透进来的朦胧月色,多余打湿帕子给爷爷冷敷。
  一边冷敷,小家伙一边还在李三何的耳边低喃鼓励,“爷爷您要乖乖哒,要努力哦,多多需要您,爷爷要加油哦……”。
  昏迷中的李三何,正觉得自己仿如走在干涸的大地上,被头顶炙热的多个太阳无情的烘烤着,烤的嘴巴发干,头脑发晕,腿脚酸软人发飘来着,忽然就只觉得自己额头一凉,耳中全都是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属于自家宝贝孙女的软糯童音。
  李三何想要大声的呐喊,想要回答自家宝贝孙女,安抚她别担心别着急。
  只可惜,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任凭他如何张大嘴巴的声嘶力竭,可是喉咙里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多余全然不知,昏迷中的李三何是如何困兽之斗的,她一边安慰,一边用冷帕子给爷爷敷额头,时不时的还给爷爷擦擦脖子,擦擦手心。
  看到爷爷嘴巴起皮干裂了,多余在面对空空如也,再也舀不出一滴水的水缸时,心急如焚的小家伙蓦地想到了,先前离开时爷爷给自己准备的逃荒准备。
  自己背负的那只葫芦里头,装着的可是爷爷贴心的给自己烧开了的冷开水呢!
  想到此,多余按耐不住的忙就在屋子里寻找起来,一边找,一边还急迫的碎碎念喊着,“葫芦,葫芦,你在哪?我先前放哪了来着?葫芦,葫芦……”。
  嘴里带着急切,多余摸黑在屋里摸索了半天,最终才循着记忆,好不容易在屋子里的小地窖里头,就在地瓜仔跟蝗虫干的边上,找到了她的宝贝葫芦。
  就这样,多余重复着给爷爷冰敷,给爷爷擦脖子擦手,给爷爷慢慢喂水的伺候着,从半夜一直坚守到了天亮,木盆里那原本还能浸没过她手背的水,眼下也已经下去了一半,而葫芦里头满满的一葫芦凉开水,眼下也只剩下了半葫芦,这还是她非常节省的缘故。
  水眼下好像已经成为了,拦在自己与爷爷跟前的头等大事。
  多余小心的摇晃着剩下的半葫芦水,眼里都是忧愁。
  没有水,不说自己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就只说自己的爷爷,没有水,她家的爷爷绝对坚持不下去!
  可怎么办呢?
  自己去打水吗?
  小李庄的那口老井早就干了,爷爷他都是跟着大根伯他们一起,去好远的地方打水的,路上还有经过马家庄来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