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三十九章 1942大饥荒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1942大饥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得不说,李铁子这个族长是很有魄力的,而小李庄的老老少少们,在饥饿,干旱,还有后头马家庄等等的各个大山压迫下来的时候,一个个的也明智的做出了取舍。
  说逃荒那就逃荒,都不带一丝卡壳犹豫的。
  这不,一晚过去,该通知的亲友,该收拾的家当,准备逃荒的人家也差不多收拾准备好了,除去极个别因着各种原因还不想走,不能走的人家,其他的人全都携家带口,尽可能的带上他们心里值万贯的破家财,只等李铁子一声令下就开拔。
  毕竟大家都怕手里有木仓杆子的,万一因为马地主因为被抢,因为县长出事而牵连怨恨,准备报复他们周边的人的话,那可就是比饿肚子更加可怕百倍的事情了啊。
  此时不走,难不成等马地主跟县长的人带着兵马杀来的时候再逃?
  “三叔,咱该走了,大家伙都在庄子口等着呢。”。
  看着被老哥哥派来的大侄儿,李三何的眼里充满了无奈。
  这孩子是个诚实人,见了自己的面只提逃荒,决口不提老哥哥先前千叮咛万嘱咐的药,不用说,看侄儿愧疚的,一直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神,李三何就已经猜到了结果。
  不用说,定然是没买到药啊!
  李三何苦笑。
  想想也是,如今兵荒马乱的,西洋诊所里头的那什么盘什么林的药,自己曾经在北平做大厨子的时候,可是听着有贵人说过的,那是价值千金一支难求。
  北平那样大的地方都找不到,像他们这样的小地方,那就更加不要想了。
  而且如今到处兵荒马乱的,他们这地界还闹了灾,想必那西洋诊所的情况也不大好,估摸着兴许人家也跟自家那大林子侄儿一般,手里没啥药了吧?
  即便有,那也是不是他们这样的穷苦人能消费的起的。
  罢罢罢,想来这就是命呀!
  先前自己还在赌,要是侄儿们真能给自己带回来药,他便是厚着脸皮,便是求一求,也是想亲自护着孙女,劳累着老哥哥一家跟着一起去逃荒,拼死也要把孙女送到三个徒儿手中的。
  只可惜……
  什么是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李三何如今是再次深深的体会到了。
  “大根啊,三叔求你件事成不?”。
  “三叔您别这么说,有啥事您尽管吩咐,您是长辈,可别说什么求不求的,侄儿受不起。”。
  本身他三叔就是为了护着自己那不成器的闺女受的伤,而自己又没本事,没能给他三叔带回药,他心里就已经愧疚的要死了,眼下自家叔还这般说话,大根子急的啊都不知道自己的手脚往哪里摆了。
  李三何却连连摆手,只祈求的看着大根子,指着自己已经换好了武装,背好了水葫芦,腰间别好了菜刀的孙女,还有那一鸡公车的东西道。
  “大根子啊,你三叔我这样的情况,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我啊,走不了啦……”。
  “三叔?”。
  “大根子你别急,你听我说。”,李三何打断大根子急切想要阻止劝解的话,他继续道:“大根子啊,三叔老了,还受了伤,根本走不动了。
  而且啊,本身你三叔我回来咱小李庄,就是来叶落归根的,如今这样的情况,我一把老骨头还走个啥?走就是拖累啊!死老子都不怕,所以老子不走啦!
  只不过啊,我一把子老骨头死了没事,可我家多多还小啊,还有大好的人生,大好的未来。
  所以大根啊,三叔求你,求你好生护着我家多多,带着她出去奔个活路成不?
  大根你放心,咱多多懂事,你也是知道的,这娃一直以来都很乖的,三叔跟你保证,一路上她绝对不会跟你添乱,三叔也绝不让你们吃亏,喏,这车上的东西都是娃儿的口粮,你拉着,带上多多,赶紧的走!”。
  “三叔!您这是什么话!”,自己来接人,人接不到,回去不得被自家老爹一烟杆子给敲死?不行,不行!
  被自家三叔嘴里的这些话给吓懵了的大根子,当即急的一摇头,一跺脚,“不行,三叔您再好好想想,咋能不跟咱一道呢?不行,我去喊我爹去……”,等他爹来了,他三叔兴许就不这么固执了,大根子想着。
  心里急,撂下话,大根子也不管脸色难看的李三何是如何反应了,总之,接人不成的大根子,带着一脸的懵逼与急切,直接掉头就撒丫子跑了,就跟身后有鬼在追一样的急切。
  那模样看的李三何摇头,看的多余也是懵逼。
  是!她是人小,很多事自己也都不懂,在大人们眼里,她就合该是憨吃憨玩的年纪。
  可是真当她啥都不懂,听不明白大人嘴里的话吗?
  不!她真的已经不小了!
  自打娘亲失踪,她遇到了那么一个凶巴巴的外祖父后,她该懂的,不该懂的;该明白的,不该明白的事情;她都是晓得的,心里知道的明明白白,大人们别想骗她!
  等李三何打算牵着自家被单单丢下的懵逼孙女,前去跟队伍会和的时候,人才推上鸡公车,招呼着孙女准备一瘸一拐的把人跟东西送去庄子口的时候,李铁子领着身后的大根子,跟风一样刮进了李三何的小院。
  一进来,老头子就中气十足的发飙。
  “三狗蛋子,你他娘的是脑子烧糊涂了吧啊?这个节骨眼上,你跟老子说什么不走啦?我只问你,你把我当你哥不?”。
  李三何……
  叹息着松开拉着鸡公车扶手的手,李三何看着来人苦笑。
  “铁子哥,今个不管你如何骂我,弟弟我还是那句话,既然我回来咱小李庄为的是叶落归根,就没有轻易再走的道理,反正我老了,也走不动了,眼下又是这么个样子,与其跟着你们走,回头拖累大家,拖累我家多多,那还不如……”。
  “那还不如个狗屁!总之老子不准,老子不批!”,天可怜见的,为了这个不听话的弟弟,一直以来沉稳且傲娇的小老头儿,如今也是被气的气急败坏的出口成脏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