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 第三十六章 1942大饥荒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1942大饥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多余自然也知道这些,忙就充当了拐杖的功能,扶起爷爷,招呼了一声边上的三妮儿,抬脚就要离开。
  边上捧着小坛子,抱着菜刀发傻的三妮儿,直到多余扶着一瘸一拐,一步一个血脚印的李三何走出几米后,这小妮子才茫然回神。
  想到三爷爷身上的伤,想到先前多妮儿的勇敢,想到自己的无能添乱,三妮儿的泪水瞬间又夺眶而出。
  手里捧着的小坛子,还有菜刀仿佛有千斤重一般,菜刀上还未干涸的鲜血,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是她的缘故才使得三爷爷受伤的,她该死!
  哪怕进入马家庄后,三妮儿的表现让多余很失望,可三妮儿毕竟是个心底存着善良与单纯的好孩子。
  看着多余与三爷爷狼狈的身影,三妮儿泪流满面,朝着前方两道艰难挪动着赶路的人影大喊出声。
  “多妮儿,三爷爷,我,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
  这一声,声嘶力竭的抱歉呐喊,换来了李三何与多余的齐齐回头。
  李三何是不会跟孩子计较的,只淡笑着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不计较。
  而多余呢,这孩子心地赤诚,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她自然也知道,三妮儿姐姐年纪还小,刚才也是因为太害怕所以吓傻了,她不能跟小姐姐计较,而且小孩子害怕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当初也是自己骗三妮姐姐跟着自己一道来的,根本责任在自己,况且刚刚三妮姐她还跟自己与爷爷道歉了呢。
  那么还计较什么呢?
  于是,多余回望着三妮儿的表情虽然严肃,小嘴巴里却是一本正经。
  “三妮姐你快点,天就要黑了,你快来帮我扶爷爷回家,我爷爷急着看大夫!”。
  三妮儿一听,三爷爷与多妮儿都不怪自己不争气,刚刚还哭的眼通红的三妮儿瞬间就笑了。
  没心没肺的清脆的应了一声唉,跑上来占据了李三何另一边,姐妹俩扶着李三何就匆匆返家。
  一大早的姐妹俩出发,经过路上的凶险匆匆赶到马家庄,再在马家庄里经过了激烈的打砸抢,再再到李三何受伤爷孙三人逃离狼窝。
  三人狼狈的搀扶着赶回小李庄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
  李铁子家里,其实早就发现了三妮儿与多余失踪的事情。
  可怜李铁子领着两儿子外带儿媳妇们,后来还发动了全庄的后生们,大家沿着庄子附近找了一整天了,却始终没有找到两娃的下落。
  直到天色暗了下来始终找寻无果后,看着失望而归的老头子跟儿子、媳妇、热心后生们,老太太不由的一屁股坐在了自家大门槛上,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哗啦啦一下就落了下来。
  煎熬了一整天的老太太,两手拍打着自己的大腿,嗷嗷的就哭泣了起来,一边哭,嘴里还一边唱喊。
  “可怜我的三妮啊,我的多妮儿啊……是哪个杀千刀的,把我家孩子拐了去呀……”。
  如果说,一开始他们还抱着期待与希望,指望着着是孩子们出门寻吃的去跑远了,一时半刻也回不了家的话,眼下,直到天黑孩子们都未归家,大家的期待与希望就变成了绝望。
  毕竟三妮儿即便是性子再跳脱,也从来没有天黑都不归家的情况发生过。
  如今世道这样乱,多少人家里没得一口吃食,俩娃儿又那般的小,特别是多妮儿,即便脸上还有该死的蝗虫啃咬出来的疤癞,可那也是嫩生生,白软软的一娃呀!
  若是让那些饿昏了头,偷摸吃菜肉的杀千刀看见了……
  李铁子与老太太等人,简直都不敢想那样的结果。
  回头等他老弟弟回来,他们可怎么给老弟弟交代呀?
  他们家老弟弟,那可是只剩下多妮儿这一根独苗苗的亲人了呀!
  一想到此,李铁子也红了眼,跟着还在地上哭唱的老婆子一道呜咽了起来。
  族里送他们族长归家的后生们,看到一惯坚韧严肃的老族长如此模样,心里也不落忍,有那心思活泛又心善想劝解的,蓦地脑子一转。
  “族长叔,老婶子,你们莫哭,别难过,兴许指不定三妮儿与多妮儿没事呢?这么晚没回来,许是她俩在外头耽搁了,毕竟我可是听说了的,今儿个有好多人去马家庄吃大户呢,兴许……”。
  “你说什么?你咋地不早不说!”。
  后生话音未落,李大根却先激动了。
  铁塔般的汉子跳上前,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急急追问。
  结果不等人家后生呐呐的解释完,黑夜中,一声李铁子一家人都熟悉到骨子里的稚嫩童声,瞬间划破了黑夜的宁静,打破了大家都恓惶。
  “爷,奶,爹,娘,二叔二婶,你们在干嘛呢?”。
  “三妮?”对,这就是三妮儿的声音!“你个倒霉孩子,我问你,多妮儿呢?你今个带着多妮儿到底上哪去啦?你个死孩子……”。
  劫后余生归来的三妮儿万万没想到,自己一回家,等待自己的不是父母亲人的悉心安慰,反而是爹娘老子的混合双打。
  可把三妮儿委屈的呀!
  要不是后头多余跑上来,拉着李铁子哭求他帮着找大夫,三妮儿还得继续身处水深火热之中,被爹娘狠狠长记性呢。
  小李庄是个大家族,但其实全庄上下并没有什么有钱人。
  这时候人没钱,脊梁骨就挺不直,大家生了病又哪里看得起大夫?
  要不是后头,庄子里出了个有心眼子的后生,在县城里的药铺干了几年的捡药活计,脑子活泛的偷学了几手,回到庄子里当了个土郎中,他们庄子上的人也是看不起病吃不起药的。
  不过土郎中就是土郎中,半吊子的医术,医牲口都勉强,更何论是李三何这样的重伤?更可况还有更严峻的事情摆在眼前?
  族里大根这一辈行十七的土郎中,土名大林子的后生,用家里仅剩的一点外伤药,给李三何包扎换药完毕后,苦涩的回头跟李铁子回话。
  “族长叔,三叔这伤我治不好,只能先用点金疮药给糊弄住……”。
  “大林子,那是你三叔,你怎么能说糊弄!”,一听晚辈的话,李铁子就生气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