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八十二章 灰灰花花

我的书架

第八十二章 灰灰花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午后院中,张晗同吴军山在树荫处下象棋,黎潇跟着拉姆来给鸡鸭们喂食。

  “咕~咕咕咕咕~”拉姆手抓饲料,撒入鸡棚中,黎潇则在一旁给鸭子们换干净的水。

  “潇丫头,你在福利院时有没有瞧见男生来找小晗?”

  “有,我们福利院有很多小男孩,生病了都会来找师父。”

  “不是,我是说大男生!”拉姆轻笑,算算年纪,小晗今年三十二岁了,怎的还没有动静?

  “大男生?我们院儿里只有院长和食堂的王师傅。”黎潇微微皱眉。

  “外头的人呢?”拉姆停下手上的动作,侧头看她。

  瞧见拉姆一脸期待的表情,黎潇忽然反应过来:“拉姆奶奶,您是不是想问师父有没有交男朋友?”

  拉姆神情一怔,打趣道:“是,你这小丫头,知道的可真多!你年纪还小,可不能交小男朋友哦!”

  “好。”

  黎潇面上淡淡一笑,心中却有些无奈:不能交小男朋友?我连小未婚夫都有了!

  这两个世界的婚嫁时间有很大不同。

  在那个世界,及第便是婚嫁年龄,所以,大部分女孩在十五、十六岁时,就会出嫁,若再晚些,超了二十岁,便很难再寻得好人家。

  而这个世界,十八岁成年,大多数女子会在二十多岁婚嫁。

  这差距,真是有些大!

  这般想来,师父确实是大龄了,难怪阿措老师总是给师父说媒,不过,好似师父每次都拒绝了,那她肯定是没有男朋友了......

  “师父没有男朋友。”黎潇肯定回答。

  闻言,拉姆的神色有些失落,她微微叹息,道:“这孩子,到现在也不谈个恋爱,真是让人操心......连灰灰都比她懂感情......”

  说着,她侧头望向不远处的墙头,上面伫立着一只灰鸽子。

  黎潇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那只鸽子神情哀伤,却又透着几分期待,一动不动,仰望苍天。

  “拉姆奶奶,那只鸽子怎么了?”

  “灰灰呀......在等它的老公!”拉姆继续手上的撒食动作,笑道:“你瞧瞧它这样子,是不是快成了望夫石了!”

  “望夫石......”黎潇轻轻微笑,突然瞧见这灰鸽脚上套了一只淡绿色脚环,不禁生出些好奇:“它脚上是什么?”

  拉姆回头瞧了一眼:“那是信鸽的标志,以前没有电话时,你吴爷爷养了许多,如今这山下镇子上就有电话,方便的很,便不常用他们了。”

  原来灰灰也是一只信鸽!

  “它的老公呢?”黎潇帮鸭子们换完清水,向墙头上的那只灰鸽走去。

  “它......”拉姆似要开口,却停了声,眉头皱起,大声冲着远处下棋的吴军山喊:“老头子,咱家灰灰的老公去哪了?”

  原来,是忘了呀......

  黎潇看着拉姆,淡淡一笑。

  此时,她的心情已经很平静,没有过多的悲伤和愤恨,同师父和吴爷爷一般,珍惜此刻的时光。

  远处棋局中,吴军山正处于败方,此刻听到拉姆的喊声,趁机抽身,道:“小晗,下次我们再继续。”

  于是,张晗面前的一盘象棋成了残局。

  吴军山来到拉姆身旁,道:“老婆子,你是在问花花吗?”

  拉姆颔首,神情疑惑道:“对,潇丫头刚刚问起,可我忘了......灰灰天天在那等着,花花什么时候回来?”

  “花花回不来了,去年送信时丢了......”想起此事,吴军山便有些怅然。

  多年来,这些信鸽都是他亲自喂养,与他十分亲近,花花飞丢了,灰灰日日在此等着,他有些心疼,却也无可奈何。

  他走向黎潇,喃喃自语:“那些文人们总是喜欢用鸳鸯比作爱情鸟,殊不知鸽子才是至情鸟,他们不同于鸳鸯的多情,而是同我们一样,一夫一妻陪伴到老。”

  说话间,他已经来到黎潇身旁,同她一起望向墙上的灰鸽,叹息道:“自从花花飞走后,灰灰就一直在这儿等着,每天除了必要的休息吃食,其余时间,他都在伫立在墙头望向天空......已经一年多了,还是如此......”

  黎潇不禁问道:“如果丧偶,他们不会再寻新的配偶吗?”

  “如果人为圈养配对,或许会有,但他们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从丧偶悲痛中走出......灰灰是老鸽子,没必要重新配对了。”吴军山淡淡回答。

  不知为何,黎潇突然想起了大白和老白,为何别人家的鸽子这般恩爱,而自家的大白和老白却无半分亲热之态?

  难道白小一和白小二,根本不是大白的崽?

  她不禁生出些怀疑,问道:“吴爷爷,若母鸽子在飞行途中遇到中意的公鸽子,会同他们配对吗?”

  吴军山颇有些意外地看向黎潇,这孩子,小小年纪,想象力可真丰富!

  他微微思索了一番,回应道:“会,但不多见,如果出现你说的情况,那母鸽子都会被公鸽子领跑,不会再回旧巢了。”

  黎潇双眉拧起,那大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不仅自己飞回来了,还有了白小一和白小二!

  她心中有疑,便马上追问,道:“那,会出现母鸽子自己飞回旧巢,生下蛋,孵出崽子的情况吗?”

  这孩子,真是越想越离谱了!

  吴军山似是被她的问题逗笑,道:“老头子我养了二十多年的鸽子,还从未遇上过这般情况。”

  闻言,黎潇心头一个激灵,大白的身上有蹊跷!?

  若白小一和白小二确实不是老白的崽,那便是大白配偶的崽,只是不知,它的配偶是来自己家前便有,还是后面才有?

  细思极恐,她的心不禁又生出丝丝寒意。

  或许自己先前想漏了,能在母亲的信上下毒之人,只要能让大白驻足停留,足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