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八十章 阿兹海默症

我的书架

第八十章 阿兹海默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片刻后,黎潇跟随吴军山来到后院,向一间偏屋走去。

  “潇潇,你同你师父学医几年了?”

  “四年。”

  “那你能看出拉姆所患的病吗?”

  “是阿兹海默症么?”

  此症属于老年痴呆,是一种神经退化型疾病,患病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失去记忆、语言、认知等有关神经功能,最终丧失全部行为能力,陷入昏迷至死。

  “对,是这个病......十年前,她还未患上此病。”

  吴军山的脚步渐渐放缓,沉声道:“那时,我们的儿子儿媳,还有读小学的孙子都还在......若我的孙子能活到现在,应有17岁了......可惜,他们都已经不在了。”

  他的声音很平静,未含有太多悲痛,但传入黎潇耳中,却引起了她的哀伤。

  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的亲人并非寿终正寝,走得未必安详,许是为了寻求共鸣,黎潇问了一个残忍的问题:“他们......是如何走的?”

  她的声音有些发颤,因为忆起了另一个世界的母亲、沓妈妈......

  而吴军山的心却似一潭平静的湖水,未起任何波澜,静静回应道:“我的儿子是一名警察,十年前,他破获了一起南城的缉毒大案,他们一家三口在回家途中,被幕后黑帮报复,全部丧命。”

  黑帮报复!?

  黎潇曾在学校里听到过“黑帮”二字,只知他们是打架斗殴的群体,却不知他们竟会同毒品有关。

  而对于毒品,她学医数年,自然是了解的。

  那些贩毒的人都是些亡命之徒,他们不顾自己的性命冒险去做犯法的勾当,自然更不把他人的性命当回事!

  黎潇心中泛起丝丝怒意,喃喃而问:“凶手抓到了吗?”

  这话不知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眼前的老人......

  “或许抓到了吧......”吴军山淡然一笑。

  他竟笑了!黎潇被他的笑容震惊,不由得停下脚步,道:“您......不关心吗?不恨吗?”

  “恨......至亲之人被杀,如何能不恨!”

  吴军山驻足转身,双眸终是有了一抹哀色,继续道:“那时,我亲眼看到自己儿子儿媳和孙子的尸身,难过得几近晕厥,拉姆更是直接晕了过去......”

  黎潇心绪起伏,感同身受,那种似要窒息的感觉,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起初,我同你一样,只想着报仇,我甚至不顾律法,暗中同黑帮相斗。”

  吴军山的神情转为坚毅,继续道:“我师从叶大家,自小习武,年轻时闯荡武行多年,从未遇到敌手。虽然这个年代武行没落,但凡是有门有派的习武之人,都会尊称我一声前辈。那年,我召集了许多武者,准备同南城的黑帮头子战上一场。”

  叶大家!武行!

  这些字眼,黎潇都是第一次听说,虽不知这两个世界功夫的高低之差,却也晓得未有敌手的傲气!

  她怔怔地看着眼前负手而立的老人,似乎能看出他当年意气风发的英姿。

  而此时,这位老人却自嘲一笑,道:“那些警察厅的人,都认识我这个糟老头子......他们将此事告诉了拉姆。”

  他微微叹息,继续道:“她担心我同黑帮拼命,一时心慌,从楼梯上摔了下来,造成严重脑外伤,引发了阿兹海默症。”

  黎潇的心头一滞,竟是这般缘由!

  此症,目前医学界尚无根治之法,只能用药物延缓死亡。

  她双眸泛着哀伤,想安慰眼前的老人,却不知该说什么。

  吴军山冲她摆了摆手,示意无妨,他的心早已平静下来,淡淡言道:“到现在,我还记得拉姆在医院醒来的第一句话,她说,你杀了他们,咱们的孩子们就能回来了吗?”

  他目光深邃,透着些柔和,看向眼前的小女孩,希望她能想明白。

  此时,黎潇终于知晓,为何吴爷爷要同她讲起往事。

  是啊!报了仇,杀了凶手,自己的亲人就能回来了吗?可是,若不报仇,心中的恨意如何平息?

  她的眼中已有泪光涌现,迷茫问道:“吴爷爷,我知道亲人回不来,但是......难道任由那些人逍遥吗?难道什么都不做才是对的吗......”

  吴军山上前一步,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道:“孩子,人这一辈子,要永远向前看,你若一直陷在仇恨中,又怎能看清前方的路......那些恶人终有律法去制裁,我们要做的,是珍惜身边人,好好活着!”

  律法?黎潇淡然一笑。

  那个世界尊卑有别,高低贵贱的社会,怎会有公平公正的律法!

  吴爷爷至少还有拉姆奶奶相互陪伴,而她,连沁心是否还在世上都无法确定!

  黎潇的神情微微有些失落,呢喃道:“身边人......可我的身边已经没有亲人了......”

  “傻孩子,你是小晗唯一的亲人啊!”吴军山神情慈爱,他明白,张晗既然能把这个小姑娘带到此地,那便是将她视为亲人了!

  闻言,黎潇的心中泛起温暖。

  的确,她们虽以师徒相称,但那份亲人般的爱,自己日日都能感受到,而自己,亦早已将师父视为亲人。

  但是,为何是唯一呢?方才师父不是说她的父母很好吗?

  关于师父的父母,她只瞧见过床头的照片,那相框里的一家人,脸上皆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时常羡慕不已。

  思及此,她疑惑道:“师父的父母不是还在吗?”

  吴军山并不意外,他了解张晗,不开心的事,她不会主动说与他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