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七十八章 倾诉

我的书架

第七十八章 倾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日,黎潇在福利院中醒来。

  天色还未大亮,昏暗的光线中,她看到了伏在床边打盹的张晗。

  黎潇的心头一暖,不知为何,竟从胸腔中涌上一股委屈之意,似是这份委屈终于找到宣泄口一般,眼泪再也止不住,她用双手捂着嘴巴,小声地抽噎起来。

  张晗朦胧睡意中,听到声音,脑中一下子清明。

  她蓦得睁开双眼,看到黎潇醒了过来,大为欣喜,转瞬间却满面慌张,道:“潇潇,别动,穿针了!”

  说着,她便急忙开灯,撕开黎潇手上的胶带,拔出针头。

  此时,黎潇才发现自己的左手输着点滴,而她方才两只手交叠捂着嘴巴,用力挤压下,导致针头穿出了血管。

  可是,她并未感觉到疼痛......

  片刻后,黎潇的手背有些发青,渐渐肿了起来。

  张晗端来了热水盆放在地上,用毛巾为她热敷。

  黎潇靠坐在床头,依旧小声呜咽着。

  “潇潇,没关系,大声哭吧!”张晗看着她,微微叹息,继续道:“哭累了,再同师父说说,发生了......”

  她的话还未说完,黎潇一头扑向她的怀中,大哭起来。

  “师父......呜......啊......”

  张晗神情一滞,这是黎潇第一次像一个孩子抱母亲般地抱着她,她微有些感动,抚摸着她的头,道:“哭吧......哭出来,就没事了!”

  不知过了多久,黎潇的哭泣声渐渐变小,转为抽噎。

  太阳升起,阳光透光窗帘,将屋内也照的亮堂起来。

  自四年前黎潇搬来,这卧室中的大床,便换成了两个靠在墙角,中间隔着书桌过道的小床。

  此时,一张床上干净整洁,连床单上都未有一丝褶皱,它的主人已有许久未曾亲近过它。

  而另一张床上点点泪渍,被子皱皱巴巴地散开,它的主人已有许久未曾离开过它。

  黎潇依旧靠在张晗怀中,嘴巴开开合合,细细讲述另一个世界之事。

  张晗抚着她的背,为她理顺气息。

  不远处,躺在黎潇外衣袖兜里的牛头小鬼,安静地听着,心中思索,究竟是谁在害黎潇的母亲?

  “师父......您说,我该信他的话吗?”黎潇讲完,擦干眼角的泪,直起身子,怔怔地望向张晗。

  张晗的眼中有些湿润,她心疼黎潇在另一个世界经历的一切,同黎母一般,她亦不希望黎潇学功夫,选择走上报仇之路。

  这些年,她已相信了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而此时,她反而希望这些都是黎潇幻想出来的。

  若为真,即便黎潇侥幸大仇得报,焉能全身而退!?

  她甚至,有些想训斥黎潇,怎能脑袋一热,便答应他人用自己的余生做赌!余生任他人支配,岂能称之为活着!

  张晗压下心绪,温柔地看着黎潇,道:“先起床吧,等你吃饱了,师父再告诉你。”

  说完,她扶着床边起身,拖着早已发麻的双腿离开卧室。

  看到张晗的动作,黎潇神情一滞,随后心中泛起满满的感动,起身换衣。

  牛头小鬼听到张晗离开的声音,探出脑袋,询问道:“潇潇,你还好吗?”

  “嗯。”

  大哭后,黎潇的心绪确实缓和了许多,她听到声音并非从袖口处传来,遂抬头在卧室中寻找,问道:“你在哪儿?”

  “外套袖兜里,你师父帮你换衣,把我放到了此处。”牛头小鬼无奈道。

  黎潇走过去,看向探出脑袋的牛头小鬼,道:“师父瞧见你了?”

  “嗯,并未生疑。”牛头小鬼微微颔首,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态。

  瞧见黎潇眼角的泪渍,他收敛了傲气,安慰道:“潇潇,你莫要担心,你的亲人在人界未作恶,入了冥界是不会受苦的......”

  黎潇神情转回哀伤,低下头来,喃喃道:“可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话音刚落,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又突然抬头,眼中满是期待,道:“牛头将军,我能去冥界看他们吗?”

  “你去不了。”牛头小鬼言辞坚定。

  “为何?”黎潇诧异,音调不由得提高了些。

  “冥界周围有煞气护界,即便是仙界神仙们,想入冥界也得褪一层皮,仅凭你的凡人之躯,强行入界,只会成为冥河恶鬼的口食。”牛头小鬼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

  闻言,黎潇微微皱眉。

  他不是曾说人界有修仙之人在寻冥界么?

  若进不去,他们即便寻到,又有何意义!

  思及此,她继续追问:“那如果......我也是修行的仙人,是否能入冥界?”

  牛头小鬼收回探出去的脑袋,弯腰躺在袖兜里,淡淡摇头,道:“你们人界的那些修仙者啊,离真正的仙人相差很远。未飞升之前,修为再高亦是凡体,并非仙身,凡人的血肉之躯都入不了冥界。”

  他若有所思,继续道:“若一定要闯,倒是有一种可能......修为达到神魂出窍之境,以神魂入冥界,或许还有一丝活下来的希望......”

  “神魂出窍......是魂魄离体的意思吗?”黎潇双眉拧起,喃喃而问。

  “潇潇,是你在说话吗?”从客厅传来张晗的声音。

  黎潇一怔,匆忙回道:“嗯......我胡乱说的,这就出来。”

  她将装有牛头小鬼的外衣,从架子上撤下,套在身上。

  走出卧室时,耳边传来牛头小鬼的解释:“并非如此,神魂出窍是神识和魂魄同时离体,出窍的神魂可用灵力凝结灵体,这灵体可触碰实物,除了法力稍弱些,未有真实血肉外,外表看起来如常人一般。”

  闻言,黎潇有些沮丧。

  即便她在这个世界有灵根,但灵气这般稀少,她连引气入体都未成功过,若想达到那般神魂出窍的境界,怕是修炼上几辈子都无法企及。

  她默默地来到客厅,未再多言。

  张晗瞧见她出来,盛了两碗清粥递给她,道:“潇潇,喝完粥,我带你出门。”

  “上山采药吗?”黎潇微微有些惊讶。

  这几年,黎潇除了陪师父上山和去学校,从未离开过福利院。

  福利院有规定,若非监护人带领或签字,院内小孩不能随意出去。

  而他们的监护人是福利院,由院长直接负责,所以每次上山采药前,师父都会提前去找院长签字。

  但今日为何这般突然?

  张晗淡淡摇头,道:“带你去我的朋友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