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五十九章 学校

我的书架

第五十九章 学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福利院中,黎潇已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

  四年前,王院长拧不过张晗,终是将她送进了小学。

  原本,黎潇应入校内的幼儿园,但她早已识字,在张晗的帮助下,她直接入了一年级读书。

  这几年,她的功课成绩极好,一直保持着年级第一,这让院长脸上多添了些光彩,便也未再对损失的钱财耿耿于怀。

  清晨,黎潇还未睁开眼睛,便闻到了她最喜欢的面香味儿。

  她起身穿衣,出了卧室,看到了客厅内忙碌的身影,轻声喊道:“师父。”

  “醒了,快去梳洗,吃饭了。”张晗侧头,冲她笑道:“今天是你最爱的萝卜排骨面。”

  “好。”黎潇笑着回应,她爱吃面食,尤其爱萝卜排骨面,因为这是四年前师父第一次为她而做的温暖味道。

  这些年,师父知她爱吃,有时早起,亦会多花些时间做出来,给她当早餐,剩下的放在保温壶里,让她带去学校,留着中午吃。

  她虽依旧住在福利院,却不再是无人疼的孩子。

  师父给予她母亲般的关爱,她日日都能感受到,亦悄然记在心中。有时,她似乎已经把师父当成了妈妈,可有时,却仍然会想念那个早已忘记了面容的妈妈。

  待用完早餐,黎潇背着书包,提着保温壶,同张晗告别,便去院子里排队。

  “潇潇......”

  一个幽幽的声音,传入黎潇耳中,这说话之人明显还困着,连打了两个哈欠。

  “你醒了。”黎潇站在院子一角,低头小声嘟囔。

  这几年,袖兜里的牛头小鬼,大多时候会在此时睡醒,看来今日亦未例外。

  “嗯,有消息吗?”牛头小鬼每日一问。

  “有。”黎潇轻声答。

  说完,她明显感受到,袖兜里的纸人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瞬间将黎潇的袖子撑宽了些。

  黎潇轻轻捂住袖子,道:“你小些反应,再这般大动作,旁人定会生疑。”

  正说着,便有几人缓缓走出宿舍。

  她们瞧见了院子里的黎潇,却并未打招呼。

  黎潇亦然,不知为何,自她搬去医务室住,虽然她不再自闭,不再不理人,但许多孩子却也不愿意同她讲话。

  她并未放在心上,有牛头小鬼和师父的日常陪伴,她已经很满足。

  只要在人少的地方,她便时常小声同牛头小鬼聊天,故此,尽管她学习成绩年级第一,在多数孩子眼中,却依旧不是正常人,而是自言自语的怪物。

  见院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黎潇轻轻地拍了几下袖子。

  往日里,若是她这般示意,牛头小鬼便会安分下来,可今日他实在安奈不住,便继续问:“找到了吗?”

  黎潇微微叹息,后退着远离人群,压低声音,道:“没有。”

  牛头小鬼欣喜若狂的面容转瞬暗淡下来,躺在袖兜内,等候黎潇同他细说。

  阿措老师来到院中,开始点名,黎潇未再多言,进入队伍。

  不多时,三十余人排着长队,跟着阿措老师离开福利院,往学校走去。

  他们的小镇虽名为沙城镇,但却像是个不大不小的村子,镇上只有一条主干道,沿着这条主道走大约一公里,便是沙城小学。

  原先整个镇上都是土路。每当下雨时,孩子们在这条坑坑洼洼的路上行走,他们的鞋子都会沾满泥巴。去年镇上给这条路铺了水泥,马路两边还修了水渠,如今走起来,便是连脚程都快了许多。

  路上时不时会遇到放牧回来的镇民,赶着一群牛羊经过,调皮的孩子们总是会嬉笑逗弄一番,阿措老师再三呵斥,他们方才停手。

  黎潇虽不参与他们的逗弄,却也觉得有趣,许是所有孩子的天性都喜欢动物,她亦不例外。

  “阿措老师,小扎又踩到牛粪了......”人群中,有人大声喊了出来。

  周围的小孩哄作一团,阿措转身走入人群,一边训斥着,一边捡起路边的石块和树枝,帮忙刮了几下,草草了事。

  约莫半小时后,众人到达小学,队伍解散。

  还未到上课时间,黎潇寻了一处偏僻的角落,同牛头小鬼详细讲了昨天的情况。

  “二两白银是多重?”牛头小鬼疑惑问道。

  冥界用冥币或修为交易,偶尔也用神仙们的灵币,他不似马年小鬼贪玩,便也从未使用过人界的钱财,故有此一问。

  黎潇从书包内掏出一颗熟鸡蛋,放到校服袖兜里,压在牛头小鬼身上,道:“约有两个大鸡蛋的重量。”

  “拿开拿开......”牛头小鬼大声嚷着,继续道:“他一定在说谎,马面的修为向来不如我,怎可能拿着这般重的东西跑?”

  “我也是这般想的,所以待他走后,我便悄悄跟了出去,却跟丢了......”黎潇叹气道。

  “......”牛头小鬼一阵无语。

  叮铃铃~

  预备上课的铃声响起,黎潇背起书包向教室跑去。

  此时,耳边传来牛头小鬼的声音:“马面去寻你,定然是真,他虽贪玩,但对于差事却并非不负责之人。”

  “我信你。”

  黎潇跑着小声回应,齐耳短发随风扬起,漏出姣好的容貌,不多时,却又被碎发遮挡,变得其貌平平。

  在学校里,她亦是自言自语的怪物。

  教室里已坐满了人,黎潇的位置在最后一排的窗边,她的同桌是一个较为腼腆的男孩,名为肖言诺。

  在黎潇的怪物之名传遍学校后,许多人都不愿同她坐,但当班主任点到肖言诺时,他却并未拒绝,而是拿着书包,默默地坐在了黎潇一旁。

  黎潇虽未言语,但她的心中是感激的,即便再清冷的性子,亦会对解围之人心存感恩。

  此时,肖言诺见她过来,微微让了让椅子。

  黎潇在他身后穿过,小心翼翼地检查了自己的桌椅,方才安心坐下,从书桌里掏出语文课本,将书包里的文具和功课都拿出来,整齐地放在书桌上。

  之所以会那般检查桌椅,是被米拉所逼。

  这几年,黎潇受张晗照顾,福利院里未有人敢再欺负她,便是米拉心中记恨,却也只能私下里使绊子。

  比如,黎潇的桌椅上,时常会莫名其妙地出现脏水、胶水、钉子......

  比如,黎潇的课本有时会不翼而飞......

  ......

  她万万没想到,米拉的倔劲极大,不知是因为怪她当年放走了小艾,还是因为同她打架打输了,或是牛头小鬼之事......

  总之,这些年她未曾消停。

  好在自己有牛头小鬼帮忙,他略一感知,便能察觉这些害人的物件。

  所以,这几年,米拉几乎从未得逞,但她将黎潇“喊不醒”的怪病,以及时常疯言疯语之事,在学校里大肆宣扬,促使黎潇成了众学生心中的怪物。

  黎潇不想给张晗添麻烦,故此,并未将米拉在学校为难她之事告诉张晗。

  幸而米拉很快便会离开了。

  她成绩不好,已读了两届六年级,若这个学期末,还达不到升学的分数,她便会被送去县里的安置所。

  往后,便可以同米拉没有交集了,黎潇这般想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