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四十九章 灵戒

我的书架

第四十九章 灵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水灵城的警世阁很大,外阁人来人往,内阁却安静无比。

  “老头儿,出来!”一位身着红色长袍的媚眼少年,从空中落在花园木廊上,他的身后跟着三位玄衣人。

  “小兔崽子,吵死了!外阁那么多人,都没你一人聒噪!”声音从假山山洞中传来,说话之人的语气,像是刚刚睡醒一般。

  来人正是焱秋与炽焰卫三人,而这在假山中睡觉之人,便是焱阳神人。

  说话间,炽焰卫三人各自散去,焱秋顺着声音来到假山处,看到自家老头儿腰上别着一个酒葫芦,伸着懒腰,从假山洞口懒洋洋地走了出来。

  他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其他神人或是隐居修炼,或是救济苍生,而自家老头成日里不是打架,便是喝酒睡觉,没有半分神人作为,他这神人修为到底是从何而来?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老头儿,你可知晓,前些日子我受了重伤?”焱秋将衣摆一甩,坐在假山旁。

  “我的宝贝曾孙儿受伤了......伤哪了?让老祖父瞧瞧!”焱阳神人眼眸一斜,伴作一副紧张的样子,拉着焱秋的衣角,上下打量。

  “我若带伤前来,你岂会不知!”

  焱秋白了他一眼,现在才来装模作样的关心,有何用!算了,他一把年纪,自己且不与他计较,便继续道:“老头儿,你为何还不回赤炎国?”

  “一言难尽呐!小秋秋,你可要好好修炼,待你功力大乘,定要为老祖父报仇啊!”焱阳神人哭丧着脸道。

  听到“小秋秋”三个字,焱秋无奈冷笑,配合道:“曾曾曾曾曾......祖父,您又怎么了?”

  “小秋秋啊!自打上次同幽木神人一战,老祖父我身受重伤,功力大减,只得暂时依靠水灵山的灵气修养,来,你瞧瞧,老祖父是不是消瘦了许多?”焱阳神人怨中带哀道。

  焱秋看着老爷子那夸张的演技,实在忍不下去,嘴角一抽,道:“别装了!你再不同我正常言语,我便回去了。”

  “无趣!”焱阳神人垂下眼眸,嫌弃道:“你小子在赤炎宗呆了些年头,性情不似幼时那般可爱了,哎!”

  他边说边叹息,继续道:“老夫还未痛快打上一场,为何要着急回去!你的消息倒是快,老夫昨日刚到此地,今日你便寻来了。”

  “那还不是您的警世阁情报快......”焱秋嘟囔着,依旧白了他一眼。

  老爷子时常一走数月,警世阁运转至今,早已不是自家老头的功劳。不过,这些与他无关,虽然警世阁中人称呼他为少阁主,但他并不打算接这活儿,乐得一身逍遥自在才是心中所愿。

  他将手伸出,掌心向上,道:“老头儿,我下山数月,此番已打算回去。淳仁老儿已死,任务奖励呢?”

  闻言,焱阳神人侧头,似在回想,疑惑道:“谁是淳仁老儿?是何奖励?何时有过这事?”

  “老头儿,莫要装蒜,成日里不管警世阁的事,五年前却非要我接了这个任务,您若真忘了,那您老活了这千年之久的脑袋也没用了,不若我替您在酒里下个药,毒死算了?”焱秋咬牙切齿道。

  焱阳神人一拍脑门,道:“哦......那个杀了一村子的人呐!祖父想起来了,这等恶人就得我的孙儿收拾,来来来,祖父带你取奖励。”

  说话间,二人便到了珍宝阁门前。

  “老头儿,奖励不在你身上?”

  “自然不在。”

  “看来,这奖励定不是个宝物,若真是稀世之宝,您老早携带在身了。”

  焱阳神人摇头,笑而不语。

  焱秋突然没了兴趣,之前好奇,只因五年前老头儿逼他接下这个任务时,将这个奖励夸的天花乱坠。

  果然,自家老爷子,没有一句可信之言!

  当时,自己亦是受不了他的喋喋不休,才答应接下任务。

  思及此,焱秋问道:“老头儿,不是宝物,你当初为何非要让我去执行这个任务?”

  “小秋秋莫急......稍后便知。”

  焱阳神人挥手打开珍宝阁的法术禁制,推门而入,他们来到一个小隔间前,里面悬置着一个青色空间戒指。

  他取出戒指,递给焱秋。

  “只是一个寻常的空间戒指?”焱秋疑惑道。

  “小秋秋,莫要大意,你再细细瞧瞧。”焱阳神人脸上泛起笑意,此时的他才像是高深莫测的神人之态。

  这个戒指上篆刻着一张凶神恶煞的獠牙鬼脸,工艺精细,便是连那獠牙也能清楚看清。

  焱秋一手执戒,一手运转灵力,推向戒指,在灵力靠近戒指之时,瞬间便被弹出。此时再看,那獠牙口中好似有暗红色血团隐隐闪现,实在奇怪。

  而最为奇怪的是,这暗红血团中有淳仁真人的气息!

  焱秋一惊,抬头问道:“老头儿,这是为何?”

  焱阳神人神情了然,摇头道:“这缘由呐,我亦不知,你既然完成了此任务,那这设立任务的宝物便归你了,你若好奇,记得帮祖父查上一番。”

  “祖父,原来您也会关心世间之事呐?”焱秋取笑道。

  “小兔崽子,你以为祖父我当真只会喝酒打架!”

  焱阳神人撇了焱秋一眼,继续道:“你可还记得小时候祖父对你的教诲,警世阁为何所设?”

  看到自家老爷子突然变成一位谆谆教诲的慈师,焱秋一脸无奈,道:“警人之未觉,世人之所愿。”

  这十字箴言是警世阁设立之本。

  千百年来,警世阁情报处为帝王之家所用,典藏处常年聚集文人墨客,任务阁深受寻常百姓喜爱,暗杀处较为隐秘,设任务之人与出任务之人都以暗线联系,互不通身份,隐匿世间。

  “亏你小子还记得!”

  焱阳神人满意点头,带着焱秋走出珍宝阁,来到花园湖心亭歇息。

  他倚在亭柱上,将腰间的酒壶摘下,一口清酒下肚,分外舒畅,悠悠道来。

  “老夫当年一时兴起,想同那块老木头一战......”

  老木头,幽木神人?

  焱秋小声呢喃:“念叨了数余年之久,至今还追着幽木神人跑,这哪里还是一时兴起......”

  “小兔崽子!莫要打断老夫的话!”焱阳神人见他不认真听,故作严厉呵斥。

  焱秋扮作无辜之态,听这意思,是老爷子要讲解此事缘由了,于是,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洗耳恭听。

  “近千年来,那块老木头一直在搜集古怪之物。老夫为诱他一战,特意吩咐暗杀处收罗神秘之物。”

  焱秋有些想笑,原来自家老头子也会做投其所好之事!

  焱阳神人面上有些不甘,喝了一口清酒,压下心头气愤,至今还未同那块木头痛快一战,实在不爽!

  想着,他继续道:“五年前,得此灵戒后,老夫试了诸多法子,都无法打开,本打算去找幽木,途中却遇上了与此灵戒相同的气息,待老夫下去查看,发现气息来源正是淳仁老儿。”

  他浓眉微皱,似在忧心,道:“彼时那老儿正冲击结丹,周身被暗红色气息包裹,老夫活了千年之久,还是头一次遇上此种气息,不禁生出些好奇,碰巧孙儿你下山历练,刚好替老祖父解疑。”

  “您好奇,便将此事塞给我了?”焱秋郁闷,对自家老爷子思维的跳跃性不敢苟同。

  焱阳神人笑着颔首,道:“老祖父是为你着想啊!他的修为同你相当,交予你历练,岂不是一举两得!况且,你莫要小看此事,且认真想想此事的诸多蹊跷之处?”

  见老爷子一脸认真,焱秋开始认真思索,此事确实疑点重重。

  其一,据情报处获悉,淳仁真人往日行为还算知礼,但在赤炎国屠杀小村庄时却犹如野兽,村人们的肢骸都被分解。

  其二,设立任务之日,是出事的第二日,且设任务之人在水灵城,而淳仁真人当时仍在赤炎国,这般快的速度,设任务之人如何得知淳仁真人屠村之事?

  其三,便是淳仁真人那古怪的招式功法,还有那双腥红的眼睛。

  还有,手中这打不开的空间戒指,古怪的暗红色气息......

  焱阳神人见焱秋若有所思,提醒道:“若是这古怪气息导致淳仁老儿屠村,此事便不是一桩小事,你且好好查查,莫急着回山了。”

  见焱秋一脸不愿的表情,焱阳神人神情悲痛,道:“小秋秋,老祖父把你拉扯大,竟不用得你了么!?”

  焱秋叹气,遇上这么一个时而正经时而疯癫的曾祖父,他也只能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了。

  “好......”他答应查,可没答应如何查,既然来了这水灵城,先好好游玩一番再说。

  想着,他便辞别了老爷子,将灵戒收起来,转身离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