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四十三章 治疗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 治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次日,黎潇一早醒来,便在白黄麻纸上将所需药材写下,交予水家的护卫去置办。

  这些时日,她时常将两个世界的药名做对比,发现这两个地方虽然不互通,但药材之名却大抵相似。

  譬如这方子中的“五花龙骨”,在另一个世界名为“龙骨”;又如“蛹草”,在另一世界名为“蝉花”......

  用完早膳后,她将笔墨纸砚,都放在了杏树下的桌子上,在灶屋内寻了一个小竹篮,开始寻找青色酸杏子。

  下方枝条所结的杏子,已经被她摘的所剩无几。黎潇便开始打量眼前杏树的躯干,看这脱鞋挽袖的动作,便知,她又要爬树了。

  有了水泉仙府爬树的经验,此番,只两次便上了树杈处,继续寻这树上的青杏。

  黎母出了屋门,看到女儿在杏树上,大惊失色,快步走到树下,仰头道:“潇儿,上面危险,快下来!”

  “母亲,无碍的,潇儿很快就下去。”黎潇淡淡微笑,低头答道。

  “小心些!”黎母未再多言,站在树下不敢离去,生怕发生意外。

  屋里的水津律本靠在窗边看书,听到院子里的动静,推开一旁的窗户,便看到了树上的黎潇。

  她额头已经微微发汗,将额前的碎发合成几簇俏皮的小卷,鬓角的碎发有少许凌乱,使得她的脸看上去更加娇小精致。

  水津律不禁遐想,长大后的她会是何种样子?

  思索间,他放下书籍,起身出门。

  院子里,黎潇在黎母的撑扶下,跳下树来,她的身形矫捷,惹得黎母微笑。

  待她落地站稳,黎母用手指刮了一下黎潇的鼻头,道:“潇儿,自打搬到此地,你的性子倒是变得活泼了许多,似是成了顽童。”

  “那母亲喜欢潇儿的变化吗?”黎潇笑着仰头。

  “喜欢,无论潇儿怎么变,都是我的宝贝女儿。”黎母蹲下身子,用手轻轻地整理黎潇的发式。

  黎潇将腰间装满了青杏的食兜摘下,任由母亲为她整理衣衫,心中一片温暖。

  看到远远走过来的水津律,她冲着他微微一笑。

  水津律神情一滞,脚步似是慢了几分,随后,亦是唇角微微上扬,回以浅笑。此刻,前日里被她牵着鼻子走的惆怅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潇儿,你怎的摘了这一篮子酸牙的青杏?”黎母起身看着桌子上的小篮子,疑惑不已。

  这杏树上的向阳处有许多杏子已经渐渐成熟,泛着些许黄色,为何女儿却摘了这一篮子青绿的生杏子?

  黎潇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道:“母亲,这是律哥哥的药。”

  她身后的水津律瞬间傻了眼,什么?!

  “这......”黎母一脸诧异之色,眉头揪在一起。

  “母亲,您放心,我已有法子救治。”黎潇轻轻地拽着黎母的手,拉着她往院子门口走去,方才见母亲穿戴整齐出来,她便知,母亲定是又要到陵园去了。

  水津律呆呆地站在桌子前,俯视着那一篮子青杏。

  突然忆起晨间用早膳时,黎潇没头没尾地问他是否喜欢食酸?

  当时他便摇头,这所有的酸中,他最受不了的便是果酸。

  所以,前几日看到黎潇吃青杏,他才会那般惊讶地盯着看,甚至在想,难道这青杏不酸?可是方才黎姨的话很明确的说出了,这青杏酸,而且酸的掉牙!

  “律哥哥,要不要尝尝?”黎潇目送母亲离开,返回杏树下,看见水津律又盯着青杏发呆,便起了打趣的心思。

  想来,他应是极为不愿吃这青杏,对他的刺激越大,治疗起来,效果便越好。

  水津律并未理会她的话,而是难以置信的发问:“这是我的药?”

  “准确的说,这是克制你行为的药。”黎潇坐在椅子上,轻声回答,然后拿起一旁的笔,示意水津律落座。

  水津律虽恐惧那些青杏,但想到自己昨日同黎潇的赌约,便将这份不安的心暂时压了下来。

  他翻出袖子里随时备着的碎布,铺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律哥哥,我们开始吧!”黎潇脸上扬起自信的笑容,开始发问:“先同我说说,你害怕碰触的物件,从最害怕到次之。”

  黎潇执笔在纸上记录,师父说最好从轻到重,依次治疗。

  水津律思索着,神色似有几分尴尬,道:“女子......衣物......铁木......食物......”

  黎潇似是了然的点头,这几日相处,她已有大概判断,同她猜测的顺序是一样的,想了想,又问:“可还记得如何患上此症?”

  水津律微微侧头,似是在回忆,道:“大约两年前,有一日晨时醒来,我发现自己陷在沼泽地里,周围都是难闻的恶臭。待仆人们寻来时,我已在那里待了半日,浑身污泥,清洗了三日方才作罢,后来便有了这时常清洗的毛病,也不愿再触碰不干净的物件。”

  “你不记得自己为何陷入了沼泽地?”黎潇轻轻挠头,听他的语气,像是不知缘由。

  “不知。”水津律神情坦然。

  答完,他似是有些犹豫,又道:“我只记得那晚好似曾有梦,但所梦内容,在我醒来之时,便全忘记了,隐约能忆起梦中有女子衣角的画面,除此之外,未有其他特殊记忆。”

  “当晚,没有仆人看到你出门吗?”黎潇疑惑不已,他是水家嫡孙儿,怎会独自一人去那种地方。

  水津律摇头,那时山上只他一人,不过,他并未将此事细说与黎潇。

  黎潇双手托腮,静静思索。

  夜半入山林而不自知,难道是梦游?

  因为洁癖症的缘由,师父曾同她讲了许多不同种类的精神疾病,梦游症便是其中一种,是因为精神太过压抑导致,而梦中所产生的无意识行为,往往同他内心深处的想法有关。

  他为何会有此行为?

  黎潇突然想起了前几日水津律曾说,他想要自由!这是否有关联呢?

  思及此,她继续发问:“律哥哥,那些时日,你在哪里?”

  水津律目光微怔,似是没想到她会突然有此一问。

  “水府。”他稍稍避开了黎潇的眼神。

  黎潇本就在观察他的神色,此刻见他眼神躲闪,微有些失落,淡淡而言:“律哥哥,你昨日答应我不会隐瞒......”

  水府离沼泽地的山林,尚有十几里路,夜半起身,城门已关,他年仅四岁,难道同仙人一样,会飞不成?

  闻言,水津律若有所思,是否该将真实情况告知于她?

  她出于善意为自己医治,还同自己作赌,若是故意隐瞒,未免有些不诚,罢了,只要不同她提及族内隐秘之事,应是无碍。

  思索间,他继续道:“我并非故意隐瞒,只因那是我们水家的密地,我说与你,但你要保密,不可告诉他人。”

  见黎潇点头,水津律继续道:“我确实在水府,只是这个水府不在水灵城,而在淬眠山的水家别苑。”

  “便是传闻中常有山鬼出没的淬眠山?”

  黎潇曾听黎母讲述过水灵国许多有名的山川河流,淬眠山便是其一。据说此山每逢夜间便会传出恐怖叫声,若不幸入山,便会被山鬼吃掉。

  水家别苑为何会建在这般恐怖的山中?

  看到水津律颔首,黎潇好奇道:“那里当真有山鬼?”

  “潇妹妹,这同我的病有关系吗?”水津律装作冷漠反问,他不愿回答此问题,不想骗她,却又不能告诉她家族秘事。

  见他拒绝,黎潇收住好奇心,神色恢复淡然,继续道:“你为何会在那里?”

  “我们水家嫡系男子,满三岁便要被送到淬眠山,习武识字,因为我中途患病,才会被送回水灵城医治。”水津律面色又恢复了以往的沉稳。

  黎潇用一只手撑着下巴,似是自言自语,道:“你在那个地方一定很不开心。”

  闻言,水津律眼眸一抬,神色好奇,道:“你如何知晓?”

  “若你在那个地方开心,绝不会有梦游的行为,故此,亦不会染上这洁症,这些病症都是因为心里压力过大导致......再者,你曾说,修仙的原因是想要自由......”

  说完,黎潇不再盯着水津律,而是将目光移向远方,继续道:“既是渴望自由,便恰恰证明了曾经历过不自由,不自由,又如何能开心。”

  黎潇的声音淡然悦耳,这话语,不知是讲给自己,还是说与他人。

  水津律心中起伏,他确实渴望自由,渴望摆脱如父亲般被家族支配的命运。

  “你在那里究竟经历了什么?”黎潇目光锐利地盯着他。

  “必须知晓经历才能治疗吗?”水津律面有难色,喃喃而问。

  黎潇点头,见他沉默不语,应是陷入了挣扎。

  她并未催促,此事需要他自己想通。

  若他愿意讲出,此病可医,若他不愿,她只能尽力而为。

  她起身去灶屋里端了一盆清水出来,将青杏倒入水中,一个个清洗干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