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四十二章 神魔之说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二章 神魔之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福利院,黎潇同张晗一起,确定水津律的治疗方案。

  “师父,这种厌恶疗法,为何像是在虐待病人?”黎潇皱眉,不解地看向张晗。

  “洁癖症本身带有自虐倾向,治疗时,须得以虐克虐,才能缓和他的行为。”

  张晗细细解说着,合上手中的草药医书,递给黎潇,道:“所需药材,我已经在这本书中折页,你先看看,有不明白的再细问我。”

  “好的,谢谢师父。”黎潇接过医书,颔首致谢。

  “不用和我客气,你好学爱问,师父高兴着呢!”张晗轻笑着拂了拂黎潇额前的短发,眼神中满是宠溺,仿若在看自己的孩子一般。

  这月余时间相处下来,张晗开始真心喜欢这个孩子。

  她乖巧懂事,不张扬不骄躁,而且认真好学,心思通透,每日学习的效率都高于常人。最重要的是,自从有了黎潇的陪伴,福利院的这个住所,便似有了家的温暖。

  渐渐地,她有了收养黎潇的想法,前些日子曾同阿措私下里讨论了一番。

  阿措说,她未达到收养人的年龄条件,还同她讲了一大堆道理,未结婚独自收养小孩,耽误她的终身大事之类芸芸。

  那些道理她都知道,但她并不在意。

  可未满三十五岁,便不能收养的法规,倒是让她不得不暂时放弃这个念头,她现在二十八岁,还需再等七年,只能那时再提此事。

  不过,虽不是名义上的母女,但她们已是师徒,她便同阿措开口,让黎潇搬来同她一起住,方便学习,平日里,也能做自己的小帮手。

  如今,黎潇已是同她一起住在这里。

  此刻,望着低头翻阅着医书的黎潇,她心中温暖,嘴角微扬。

  黎潇眉头紧皱,思索着医书上的内容,并不知,师父已经有了收养她的想法。

  片刻后,她的眉头放松下来,神情似是豁然开朗,道:“师父,无论是厌恶疗法还是冲击疗法,都是为了帮病人在发生病症行为时,转移注意力,抑制他的行为,再配合这些平气抑肝火的药,稳定心绪,这般多次重复,形成习惯,病就能好,我的理解对吗?”

  张晗听着她自己得出的结论,不由得一笑,道:“你理解的很对,但还有一点也很重要,我们抑制的不只是行为,还有他的恐惧心理,后天产生的洁癖症,症状只是表像,帮助他消除恐惧的根源,这病才能彻底治好,不再复发。”

  黎潇听完,恍然大悟的点头,对着张晗开心一笑,道:“谢谢师父,我明白了!”

  张晗亦是回以笑容,这个徒弟,她越来越喜欢了。

  想来,若是父母在世,知道黎潇的这般聪明劲儿,定会同她争着栽培,争取再为国家培养出一位医学界的天才。

  这些日子,张晗越来越相信黎潇口中的另一个世界或许真的存在。

  因为,黎潇每一日的所作所为皆可证明。

  她还未上学便可以自己读书写字,起床时间控制得游刃有余,便是此番的洁癖症患者,她亦细细描述了患病之人的年龄特征,习惯喜好,病症症状,若不是真的,张晗已经不知道该用何种方式理解了。

  思索间,医务室传来了敲门声,张晗起身去查看。

  她刚转身,牛头小鬼便从黎潇的袖子里钻出,跳在黎潇眼前的书页上。

  黎潇看到牛头小鬼,神色一惊,赶忙将它用手捂住。

  待客厅和医务室之间的门完全关上,她方才把手抬开,小声道:“牛头将军,你小心些,若是让师父瞧见了,把你当做药,你可就惨了。”

  黎潇这些时日才发现,医务室,客厅,甚至是卧室,遍布各种药物,似是这世间所有能治病的物件,除了活物,都被师父存了个遍,数量不多,分量很小,但样式齐全。

  而且,师父还喜欢研究药物,时常拿着一些不像药的奇怪物件作研究,仿佛从那物件中能提炼出药物来。

  所以,黎潇便猜,若是师父知道牛头小鬼,会不会先把它解刨了作分析。

  牛头小鬼昂首挑眉,道:“本将军的身体刀枪不入,无须担心。”

  黎潇淡淡一笑,压低声音,道:“那前些日子,是谁被米拉折磨的死去活来?”

  牛头小鬼嘴角一抽,尴尬撇头。

  说起此事来,是因为牛头小鬼不听劝告。

  半月前,黎潇笔下的牛头画像,已经到达能以假乱真的地步,黎潇便将画像剪了出来,按照牛头小鬼真身的样子做旧,晚上睡觉时,带在身旁。

  为了让米拉相信,牛头小鬼还用了一点法力,让那张纸片变得结实了些。

  若是米拉搜寻走,相信这便是小纸人,随便她如何折腾,这桩事便能了解。

  可结果却是,米拉连续三日都未搜走,使得她和牛头小鬼,奇怪不已。

  他们商量后,意见产生分歧。

  黎潇认为,米拉的心思很重,必须得让米拉将这假纸人搜寻走,才会罢手。

  牛头小鬼认为,他的事情已经过了大半月,米拉接连三日未寻,定是寻得无聊,放弃了。

  最后,牛头小鬼不听黎潇的劝诫,同她一道回宿舍睡觉。

  谁知,当晚真假纸人,都被米拉寻到了。而且,牛头小鬼发现,米拉在大半夜就开始行动,黑漆漆的院子里,米拉用各种法子折磨他和假纸人。

  直到天稍许亮起,这一晚噩梦般的折磨,才结束。

  在黎潇醒来之前,米拉又将真假纸人一起放了回去。

  这般来回,他们才知原来竟是这么回事,难怪前三日那假纸人虽然还在,但却变脏了些。

  看来她上次和米拉的那一架,很有用,至少让她对自己有几分忌惮。仔细想来,近些日子,耳边好似也少了些取笑她的言语。

  她不知米拉对牛头小鬼的心思要持续多久,正值发愁之际,师父解救了她,到了这里,终于可以安心睡觉。

  此刻,见牛头小鬼尴尬不语,黎潇收起回想,道:“莫恼了,我不再提便是,你先说说,怎么突然出来了?”

  她的声音压得很低,生怕外面医务室里有人听到。

  闻言,牛头小鬼想起正事来,便靠坐在医书一旁,同黎潇讲起来。

  方才闲躺着听她们二人的对话,他突然忆起了十万年前冥界的恐怖旧事。

  那时,他和马面刚刚修练成鬼仙,一出山洞,便赶上一场大雨。

  下雨,在人界时常发生,无甚稀奇;但在冥界,确是亿万年来从未有过之事。

  而且,更为离奇的是,这雨像是腥红的血,滴在身上,有些刺骨的疼。

  血雨下了整整一日,他同马面躲在山洞里瑟瑟发抖,不敢出去。

  待血雨停歇,他们忙出去打听发生了何事。

  有的说是东岳大帝同酆都大帝恩爱间生出摩擦,掀翻了冥河之水;

  有的说是神族少女向东岳大帝示爱不得,掀翻了冥河之水;

  有的说是东岳大帝同冥河之神斗法,掀翻了冥河之水;

  ......

  一时间,众说纷纭,但唯一相同的是,这事和冥界之主东岳大帝有关,血雨是冥河之水。

  冥河虽称为河,其实宽广如海,河水鲜红如血,乃是混沌天地时期,至阴血肉汇聚而成。河内煞气冲天入地,包围整个冥界,为冥界建立起一个天然屏障,算得上是冥界的护界之河。

  而昨日那场大雨之后,众人说,冥河的水位低了一公分。

  不久后,有传闻言,因为那场血雨,在三界之外的不可知之地,生出一个新的世界,名为魔界,里面的神仙均自称为魔,声称要永世与天道为敌。

  故此,天魔两界,开始了神魔大战。

  随后,冥界的魂魄便多了起来。

  那时,正逢他与马面刚刚上任鬼差之职,一连数月,忙的焦头烂额,没有半分歇息时间。

  大约一年后,战事平息,以魔界陨灭告终。

  而关于那场血雨,真相如何,没有人敢去询问冥界之主,此事便成了《冥界奇异录》中的未解之谜。

  “冥界的血雨......”黎潇听完,喃喃而言,这事听起来确实太过恐怖,山川,地面,房屋是否皆变成了血红......

  她不敢再深想这个画面,便问道:“可你讲之事,同我与师父今日讨论之事有何关联?”

  “当时的魔门一脉中,有一位黑天魔君,听说极其爱洁,比你讲之人的症状,有过之而无不及。”牛头小鬼继续以老者之态,负手讲述。

  原来牛头小鬼饶了一大圈讲的故事,全都是在为这为魔君的洁癖症卖关子!

  黎潇不禁扶额,与牛头小鬼熟识了之后才发现,他自相矛盾的表象与内心,实在是让黎潇忍俊不禁。

  无论他的内心多希望自己是一个成熟稳重的将军,可他的表象确实似孩童。

  “也是洁癖症......他到达什么程度?”黎潇顺着他的话询问。

  牛头小鬼口中的仙,魔,人,神......对她而言,皆是一样,他只是一个普通且没有灵根的凡人,这些对她而言,太过虚幻,她更关心的是眼前的病症。

  “他......”

  牛头小鬼正准备开口,突然闭上嘴巴,两眼来回躲闪,看向左右,不再言语。

  他差点忘记,潇潇才只有六岁!

  这位黑天魔君是以欲气成魔,尤其是男女之欲,本应在欲海里增加功力,可他偏偏有洁癖。听说,每日侍寝的魔姬,光洗澡便需洗上百次,有的姬妾活生生便被洗死了。

  他又时常嫌弃他人的欲气不洁,不愿吸取,所以他的功力乃魔界五大魔君里最弱,刚打仗一个月,便死了,甚至比他手下大将们死得还快!

  不过,这些话,他不能同黎潇讲,她太小了......

  想着,牛头小鬼便道:“总之,他的症状也很离奇。”

  “那他最后医治好了吗?”黎潇见牛头小鬼不愿多讲症状之事,她本就是闲聊,便未再追问。

  “应是未治好,详细的事我并不知晓,但听你方才所言的症状,我便想到了他。”

  牛头小鬼站起身来,伴作神情凝重,又道:“你最好仔细问问他都接触过何物,去过些什么地方,若因那黑天魔君感染,可不好办!”

  “黑天魔君不是死了么,怎么人界会感染上他的疾病?”黎潇似是有了些兴趣,眨巴着眼睛疑惑问道。

  “魔君皆是神身,身体虽死,但元神却不灭,而是散在了三界各地,按常理来说,只要无人故意收集,应是无碍,可若是有机缘之事发生......”

  说着,牛头小鬼停了下来,他神色渐渐转为真正的凝重,语气似乎也紧张起来,道:“十万年前,天界的神仙与魔大战,尚且一年有余。人界的修士法力与魔神而言如蝼蚁一般,若此番魔神自人界重生,只怕无须几日,整个人界便会成为新的魔界。”

  牛头小鬼长长地叹了口气,继续道:“倘若魔神在人界重生,便不再只是天界,而是三界的灾难。”

  黎潇怔怔地听着牛头小鬼所讲,她神情亦泛起了担忧。

  原以为牛头小鬼口中的魔或是神,离自己非常遥远,但若真如他所言,人界覆灭,她又如何能独善其身?!

  想来,确实应该多谨慎些,明日诊治时,定要好好诊问,希望水津律能如实回答。

  想着,她便道:“我明白了,谢谢你,牛头将军。”

  此刻,黎潇称呼他为牛头将军,是出自于真心,或许牛头小鬼确实是一位心系天下的将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