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三十三章 扬名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 扬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日落时分,黎潇三人刚迈入四方客栈,那客栈小厮便喜眉笑眼迎上前来,道:“三位客官,医师们在此等候多时了。”

  话音刚落,坐在大堂内的医师们纷纷起身,走到黎潇和黎母身前,打量着母女二人。

  甲汀见状,赶忙上前几步,挡在她们身前。

  即便如此,这些医师们依旧是微探身子,瞧着黎母议论纷纷。

  “看这面色是真的好多了......”

  “是啊......”

  ......

  黎母不知是出了何事,稍有些紧张,不自觉地拉起黎潇的手。

  黎潇拽了拽母亲的衣角,仰头轻声道:“母亲,这些医师们好似都是您晕厥那日,曾为您诊治过的医师。”

  闻言,黎母神情稍放松了些,道:“各位医师,请问有何事?”

  一位佝偻着身躯的老者医师,示意众人安静下来,上前一步道:“这位夫人,今日听说您的病情大好,可否再让我等为您查看一番?”

  老者身后的医师们纷纷点头道是。

  黎母虽疑惑这些医师们如何得知,但眼下却不好拒绝,便点头应下来。

  于是,这客栈大堂内上演了一出医师们排队为病人诊治的戏码,原本在堂内吃酒的客人皆开始偶偶私语。

  未诊脉前,各位医师们皆是神情疑惑,而此时,却都是出乎意料,几番讨论后,他们纷纷都把目光聚向了坐在一旁椅子上的黎潇。

  “小姑娘,你母亲的病真是你治好的吗?”佝偻老者继续代替众人发言。

  他是济安堂的济栢医师,对黎潇颇有印象。

  济安堂是水灵城有名的医馆,以药材种类多著称,这些时日,他时常看到这位小丫头来买药,来来回回,遇上过十余次。当时并未多想,只道许是家里大人无空,派这小儿来采买,未曾想到,竟是这个小丫头自己在治病?

  若是换做以前,遇到这般质疑的眼神,黎潇会直接拒绝回答,因为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但自那日想通后,旁人的信与不信便与自己无关,此刻她只想着早早结束此事,早早睡觉,不然明天又该起晚了。

  想着,黎潇便点头承认。

  虽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众医师却接连摇头,一个六岁小女能把他们束手无策的病治好,这将他们的脸面置于何地!

  于是,众人纷纷言语,希望黎潇将救治方法说出。

  黎潇未想到他们会如此追问,看着这一个个慈眉善目,言语中却满是猜疑不解的医师们,她突然产生了一个问题。

  师父曾说,大城市里的许多医生都能治此病,而这些医师们,当时却没有一个人想到救治方法。为何这个世界有法术厉害的仙人,但这寻常凡人的医术却没有另一个世界的高明?

  思索间,她不禁眉头微揪。

  济栢医师见状,以为她不愿,似是思忖了几息,又道:“小姑娘,若你愿意讲出,往后你所需的药材,我们济安堂皆可以半价相卖,如何?”

  “若你所讲真的有用,我们浵仁堂亦可如此。”

  “我们保济堂......”

  ......

  此时,原本在客栈内吃酒看热闹的客人,都乐呵呵地跟着起哄。

  “小姑娘,你快告知诸位医师吧,这等好处,我们大家都求不来......”

  “是啊.....”

  一时间,这小小的四方客栈大堂内,各位医师看客哄声一片,楼上的住客接连走出屋门,倚在二楼扶手处,瞧着楼下的热闹,这喧闹声连客栈外过路的行人也吸引过来一些。

  “潇儿......”黎母见女儿未有回应,轻声提醒。

  这些时日,黎母看着女儿认真研究医理,似是自从仙人指点之后,她便突然对医术十分着迷,日日拿者不同的药材对比研究,前些日子,还从警世阁的典藏处租借了一些医书回来。这几日,在女儿的医治下,她的腿疾亦好了许多。

  女儿有如此天分,她着实高兴,即是女儿自己的能力,选择自然也是女儿来决定。故此,黎母并未多言,只是神情欣慰地看向黎潇。

  而此刻的黎潇,因实在想不通方才的问题,便想着抽空去问问师父和牛头小鬼。

  待她听到母亲的声音反应过来时,却发现周遭的人越来越多,客栈大堂已被围得水泄不通,甲汀下意识地将黎母和她护住。

  见到此般状况,黎潇终于开口,道:“诸位医师,我们到屋里去说。”

  她的声音虽不大,但足矣。

  前面的几位医师听到,面带喜色,纷纷将周围看热闹之人散去,跟着黎潇进入厢房。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厢房内的医师们又是议论纷纷。

  “将肺脏割掉,身体怎能如同常人?”

  “这开了胸口,如何抵抗出血?”

  “开胸之法的疼痛,有何法子?”

  ......

  “不是整体割掉,只是割掉破裂的部分,母亲尚有三片完好的肺叶。”

  方才讲的口干,黎潇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润嗓子。此刻天色已经暗下来,看来明日注定又要起晚,需同师父解释一番。

  若是师父遇到今日的事情,定然也会同这些医师们诉说吧!她知道,师父是十分善良的人,若不是如此,自己又怎会深深地贪恋那份温暖。

  若是这些医师们今日都学会,往后这个世界便能有更多的人,同母亲一般得救,他们亦是师父所救。

  如此想着,黎潇的心中竟开心了许多,便继续耐心回答他们的问题。

  待黎潇讲完,众医师纷纷颔首称赞,同她行礼,似是认同了黎潇的医治方法,亦开始称呼她为小医师。

  几位老者医师,在得知她只是受仙人指点,便能自己研究出这般治疗过程后,皆想收她为徒,但黎潇却在黎母的诧异目光下纷纷拒绝。

  待医师们惋惜离去,黎母便上前询问:“潇儿,近日里你那般研究医术,方才的老者们皆为水灵城医术深厚的大家,你为何不同他们学习?”

  “女儿梦里有仙人指点,比他们更厉害些。”黎潇神色喜悦,似是有些许骄傲,在黎潇心中,她的师父确实如同仙人一般。

  自黎潇懂事后,黎母便未见到过女儿说这般俏皮话,不禁被逗笑,女儿越来越有自己的主意,她便也不再追问。

  一旁的甲汀也从未见过小姐这般神情,倒像是有些小沁心的影子,便也跟着笑出声来。

  三人许久未这般相视而笑,似是终于从前些日子的阴霾中走出。

  笑罢,方才回想为何这些医师们会知道此事。

  甲汀拧眉挠头,低头下跪,道:“夫人,小姐,是小的嘴多,同这客栈小厮说了小姐为您医治的事情......”

  待听完原委,黎母叹息道:“罢了,事已至此,我们往后多注意些便是。”

  黎潇并不在意此事,此刻,她更着急去另一个世界,虽有师父为自己作担保,但自己亦不能起太晚,见母亲未再追问学医之事,她便回一旁小榻上躺着,不多时,沉沉睡去。

  见黎潇睡去,黎母便询问甲汀银两的事情。

  这些时日,她卧病在床,银两便交由甲汀安排,甲汀亦是大半都给了黎潇来买药,剩余银两支撑不了月余了。

  “黎府可有回信?”

  “还未收到回信。”

  “明日去寻一间适当的小民宅,我们要为离开这个客栈作打算了。”

  “是。”

  待黎母和甲汀为银两发愁之际,今日客栈发生之事,一日之内,便传遍了水灵城的大街小巷。

  如今,这六岁小女救母之事已成为了众人茶余饭后的乐事。甚至,连母女二人同海家的身份关系也被有心人寻了出来,而众人对这海家小外孙女,亦是传得神乎其神,一度将黎潇传为了神医下凡。

  这消息亦传到了海家人的耳朵里。

  此刻,海大老爷海公权同家族众人坐在一处讨论此事。

  “大哥,怎的不接?若是小外孙女儿真是神医下凡,那可是我们海家天大的颜面。”海家二老爷海公财将手放在桌上,站起身来。

  海公权坐在家主之位上,神情凝重,内心五味陈杂。

  谁曾想,那日将女儿母女二人拒之门外的事情,如今在这水灵城传的沸沸扬扬,今朝遇见僚友,皆同他打听此事,他实是难以启齿。

  “公权,此番若再不去接,难挡悠悠众口啊!”海家二太爷海仕德放下茶盏,缓缓表态。

  “是啊,大哥,现在背地里指着我们海家骂的人不知有多少!”

  “太爷,我们那日那般对待,此番她们怎会回来?”

  “再如何论,亦是你的女儿和小外孙女!”

  ......

  这日一大早,甲汀便远远瞧见了那客栈小厮恭敬跑来,道:“贵客,堂内有人找贵夫人小姐?”

  才一日的功夫,这称呼便从普通的“客官”变为了尊敬的“贵客”。

  甲汀剜了那小厮一眼,神情厌烦道:“让他们稍等。”

  那小厮极为机灵,一看这情形,便猜到许是壮汉生气他前些日子的监视,便恭维着道:“贵客,前些日子都是掌柜的让我盯的,贵夫人的事我也只是汇报了掌柜的,大人莫要与小的置气。”

  言外之意,若您要算账,全部都去找掌柜的!

  他可不想得罪了神医一家人,更何况这神医竟是海家之人,遂把一切都推给了掌柜的,正好那些医师们确实是与掌柜的相识,如此,掌柜的也不冤枉。

  甲汀没有再理会,而是去通报夫人小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