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二十七章 信任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信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福利院,黎潇一睁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鼻尖上,贴着自己额头的牛头小鬼。

  她一个激灵坐起身来,将他甩在一旁。

  “你做什么?”黎潇神情似在怀疑,她想起了牛头小鬼的驱魂丸。

  “你......本将军是在担......”牛头小鬼心中委屈,侧头不悦。

  自己正担心着她,没曾想,竟被猜疑了!

  这几天同黎潇熟络起来,他已是习惯了每天的陪伴,今日见她迟迟不来,他躺在杂货间坐立不安,便偷偷从门缝钻了进来,待旁人离去方才现身。

  黎潇的魂魄虽在另一个世界,但若是重伤导致魂魄受损,这边身体残留的魂魄气息亦会有感应,刚刚他便是在感知气息。

  哪知黎潇却怀疑他!他生气地将头扭在一旁,若再扭的厉害些,怕是这纸都要折起来了!

  这委屈的表情,不禁使黎潇放松下来,想来自己错怪他了。她坐稳身子,将牛头小鬼捧在手心上,正视着他道:“我同你道歉。”

  牛头小鬼嘴角的线依旧是向下耷拉着,但却将头侧回来一些。

  突然有人推门进来,牛头小鬼白影一闪,便藏匿在黎潇的袖口里。

  “潇潇......刚刚......院......长......喊你。”

  说话的是同宿舍的依依,她微微皱眉看向黎潇的手,却并未开口问,而是直接传话。

  她是这个宿舍年龄最大的孩子,今年已是13岁,患有轻微脑瘫,走路时双腿外翻,有些畸形,讲话时慢吞吞地,身子一颤一颤地抖着。

  “好。”

  黎潇所在的这个宿舍,只有她和依依是无法去上学的,依依从未欺负过她,却也不常同她讲话。

  依依听到回答,慢慢转身,一步一步离开了。

  黎潇匆匆收拾了一下,便往院长的办公室走去。

  此刻,院长办公室里,阿措和张晗都在等待着黎潇。

  张晗年纪虽不大,但自她来后,这院儿里面小孩生病便没让王院长操心过。小镇上的一些人,听说是大城市里来的医生,好些都慕名来福利院看病,对他这院长也是恭恭敬敬,各种称赞。

  这可把王院长高兴坏了,觉得自己捡到了宝,到哪儿都提一嘴,倍儿有面子!

  可是,此刻的他有些头疼。

  张晗今日过来同他说,希望能让黎潇上学。

  这对他来说可不是小事儿,因为影响到了他的钱财。

  他们是地区办的福利院,每年会有一笔教育经费,上学孩子的费用需要按人头一分不差的转交到学校,他捞不到半点儿油水。而剩余这些孩子的教育经费,只要每年时不时的请一些老师来糊弄糊弄,他便能捞上一笔。

  他有些心疼,增加一个上学的孩子,这一年下来,千八百块便没了。

  门口传来敲门声。

  “进来!”

  王院长扶了扶黑框眼镜,抬头向门口看去。

  黎潇清冷的小脸上带着淡然的气息,看着没有任何想法。这上学的事情真的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吗?

  “潇潇,你想上学吗?”

  听到院长的问话,潇潇有些诧异,抬头看向两边的阿措老师和晗医生,眉头微揪,似是不解,明明她未完成要求,为何......

  却见晗医生对她微笑,她便点头:“是。”

  “今天什么时候醒来的?”王院长故作关心地问。

  黎潇低下头,语气有些自责:“昨日睡的太晚,今日未注意时间。”

  “院长,今儿个是星期天。”一旁的阿措小声提醒。

  王院长闻言,瞪了阿措一眼,道:“星期天......星期天其他孩子不也都早早起来了!今天请了外面的老师来活动中心上课,除了那些残疾严重的没有办法出来,你看看还有哪个孩子没起?”

  他这话虽是冲着阿措讲,但意图却是让旁边的张晗知晓。

  阿措低头生闷气,莫名其妙!

  她刚刚被院长喊来,才知道是因为潇潇上学的事情。院长询问,她便如实回答。最近潇潇病情确实好了很多,不仅开始讲话,而且也早早起床,听依依说,前些天的打架,是因为米拉趁着潇潇睡着,打了她耳光,潇潇这丫头才会反击,这个孩子,若是抛开那喊不醒的毛病不算,看起来已经是如同一个正常孩子了。

  即便潇潇的病是真的好了,王院长也不愿就此让自己损失钱财,但若他直接拒绝张晗的建议,难免会与她不快,到不如让潇潇自己放弃。

  “潇潇,你来福利院多久了?”

  “三年。”

  “这三年,你有几次是早早起来的?”

  “......只有最近的一周。”

  “那你打算怎么保证以后读书上学都能早起?”

  “我......”黎潇有些哑言,昨日因为父亲之事,便把要在日落时睡觉的事情忘了。

  正着急不知该如何回答院长,耳边传来张晗温暖的声音。

  “若是院长非要保证,我可以替她担保。”

  听到张晗的话,黎潇目光灼灼地望向她,感受到那让人安心的温暖,心中情绪起伏,鼻子突然一酸。

  而此时的张晗,亦回望着黎潇,神情坚定而温柔。

  前几日,见黎潇每日都早早起来,她便询问黎潇是不是找到了法子,黎潇点头,却不愿说缘由。这段时间的接触,她发现这个孩子的性情其实很坚韧,她虽清冷,但乖巧懂事,正值学习知识的年纪,她不应独自蹲在角落里,虚耗光阴。

  所以,虽未到约定时间,但她一直想着寻机会同院长沟通一下情况。

  今日得了空,碰巧遇到院长,便同他说明,却没想到,院长这边如此难说服。

  “张医生,您这样说便显得我太过刻板了!我只是想试试这孩子的决心。”听到张晗如此说,王院长笑着改口,像是瞬间换了一个人似的。

  张晗毕竟是大城市里的医生,也是从地区分配到福利院来的,若是发表些对他不利的言论,影响他一直心心念念的升迁之事,便得不偿失了。

  见张晗决意要促成这件事,他便想着先拖延一番。

  遂继续道:“这孩子的病情好转,自然是好事儿,但是,咱们院儿今年的教育经费紧张,再加上,这孩子起床的时间还不稳定。我们还需再观察一段时间瞧瞧!这样吧,就以半年为期,若是这孩子的情况确实好转,下半年我去安排她入学。”

  王院长将经费之事都用来作理由,旁人便不好再提。

  黎潇站在中间,虽低头不语,但她心里已是喜悦。

  张晗未再多说,她只是一名医生,提出让黎潇上学的建议可以,但非逼着院长尽快安排,确是不行。

  一旁的阿措听到院长松口,似是为了化解这尴尬的气氛,道:“这样也好,正好跟着完整的学年走,不用半道儿学!”

  紧接着,她又提醒黎潇:“潇潇,还不谢谢院长和张医生。”

  黎潇赶忙鞠躬道谢,众人鼓励了她一番,这件事便如此定下了。

  离开院长办公室后,黎潇来到活动中心。

  今天的活动中心很热闹,孩子们排成三排,都在认真地听外面来的老师讲故事。当老师讲到有趣的部分,大家都跟着笑出了声,但角落里的黎潇却依旧呆呆的坐着,似是在出神。

  反而是她袖子里的牛头小鬼,听着故事,那根黑线嘴角时不时的扬起来。

  休息时间,黎潇起身往医务室走去。

  医务室的盒装药品并不多,柜子里只有寥寥三排,剩下的地方都是满满当当的瓶瓶罐罐,是张晗自己晾晒的药材。

  张晗将手中的针管试剂收起来,看向眼前低着头,不知在思索什么的小女孩,问:“潇潇,你找我想说什么?”

  “晗医生,我并未完成约定,您为什么帮我?”黎潇抬起头,眼神充满不解。

  “因为我相信你呀!”张晗摸着她的头笑了笑,眼底却伴着一丝忧虑。

  这个孩子何时才能将她心底里的话讲出,或许,到那时,她才能找到她的病因。

  闻言,黎潇心中感动。

  相信我?她并未说出原因,晗医生却选择相信自己。若是,自己告诉她实情,将两个世界的事情告诉她,她会相信吗?

  思索着信任的话语,她下定决心,往后,绝不能再忘记早睡的事情。

  她的神情渐渐坚定起来,道:“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张晗感受到她眼中的复杂与坚定,道:“潇潇,以后晗医生不问你关于起床的缘由了。若是你哪天想说,我一定会作你最好的倾听者。”

  “好。”黎潇不经意间微笑起来。

  黎潇一笑,那张清冷的小脸瞬间变得温婉动人,张晗看着也不由一笑:“往后你该多笑笑......”

  “好。”黎潇的笑容更加明媚。

  从医务室出来,黎潇脸上的笑容并未散去。

  “本将军也信任你,可你却不信我!”袖子里的牛头小鬼突然说话,他似是还在赌气,语气如怨妇一般。

  “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怀疑你。”黎潇将胳膊举起,透着袖口望向牛头小鬼。

  他一只手紧紧地抓着黎潇的衣服,握着武器的那只手没有办法全力抓,便只能用几个指头勾着一点衣布。听到黎潇的话,他的神情舒缓了一些。

  “你一直这样抓着衣服?”这是黎潇第一次从袖口里看他,居然是这样的姿势。

  “你站着时会,不然本将军便掉下去了。”

  “你要不要考虑换一个地方藏,比如口袋?”

  “口袋里太杂乱,本将军不喜欢。”

  “那我在袖子里缝一个你专用的小口袋,当做今日怀疑你的补偿可好?”

  黎潇的衣服并不多,一年四季的衣服,加起来也不过十余件,即便是给每件都缝上一个小口袋,也容易的很。在黎府,虽然母亲不要求她学女红,但母亲会做些刺绣,她时常伴在母亲身旁,便也学着母亲开始刺绣,简单缝口袋的活,自然是难不倒她。

  “好。”牛头小鬼的表情终于舒展开来。

  下午,黎潇便去找阿措老师,寻针线和碎布。

  福利院的小孩儿都早早自立,6岁使用针线缝衣服袜子,算不得什么稀奇事儿,只是黎潇要了许多碎布,阿措不由地想,这孩子的衣服到底是破了多少个窟窿口子,需要这么多碎布作补丁?

  想了想,她找到今年的新衣申请表,把潇潇的名字也加了上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