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二十六章 黎祖父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黎祖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几日,黎潇在两个世界的生活终于回归平静。

  福利院里,他和牛头小鬼商量了对付米拉的办法,决定仿造一个牛头纸片。

  所以,黎潇时不时地便跑去晗医生那寻废纸,后来,连阿措老师那的废纸也被她寻完了。

  她用小小的铅笔头,每日练习画画,线条终于顺畅起来。

  有时候,安静下来,她会仔细想着这两个世界,思索着自己到底该作何选择?想了很多次都没有答案,后来,她索性告诉自己,没有找到马面小纸片前,先不去想了。

  另一个世界,黎潇和母亲一直在马车上颠簸,虽一路太平,却阴雨不断。

  她发现母亲的腿好似又肿了起来,可母亲坚持不肯停下来去医治,这让黎潇非常担心。

  幸好,水灵都城马上就要到达了。

  水灵城,是水灵国的国都,背靠水灵仙山,因靠近仙门,这里的百姓们时常能看到天上飞行的仙人。城外东郊十里,有一座名为浑源的小山,四周灵气充裕,吸引了众多无缘宗门的散修汇集,形成了一个散修集中营。

  许多散修互相结为道侣,一起在山上修炼,山下安家,渐渐的,周围百姓将这个人口越来越多的村子,称为浑源村。

  此刻,黎母和黎潇正在村口等人,甲汀在一旁照看马车。

  不一会儿,从村子里快步走出来一位面带喜色的中年男子。

  黎母见到来人,拉着黎潇上前行跪拜之礼:“儿媳拜见父亲。”

  “潇儿拜见祖父。”黎潇跟随母亲乖巧行礼。

  她一早便从母亲处得知,今日要来拜见从未谋面的祖父,祖父亦是一位仙人,名为黎忆然。

  “明君,不必行这世俗之礼,快快起来,潇儿......竟长这么大了,快让祖父看看......司城呢?”

  他头发凌乱,脸上有微微胡茬,边说边将黎潇抱起,疑惑的探寻左右,在看到不远处马车上的棺木时,神情一怔。

  “夫君在棺木中。”黎母艰难起身,哀伤的神情中隐隐有一丝不解。

  黎忆然将黎潇放下,望向棺木,眼中渐渐似是蒙上了一层雾,随即,转身往回走:“你们先进来吧......”

  黎潇跟随在祖父身后走着,似是听到他在喃喃自问:“为何会如此......”

  兴许是感受了祖父的悲伤,她觉得眼前高大的背影突然变得落寞起来。

  “恭喜黎道友,筑基成功。”

  “黎道友,几年未见,瞧你这身形样貌似是更年轻了些,定是修为又精进了许多,恭喜恭喜啊!”

  ……

  一路上,他们遇上了村子里的其他人,皆向黎忆然连连道喜,大家似乎都是许久未见他,都寒暄几句。

  黎忆然心中因丧子难过,却也不能无视周围道友的问候,只能快速应付几句。

  他们来到一间简陋的村宅,推开院子的木门,便看到满是杂草落叶的院子,看样子应是好久没住人了。

  “闭关三年,今日刚刚出关,所以这院子杂乱了些,你们莫要在意......”黎忆然边走边解释。

  黎母闻言,若有所思的问:“父亲可有收到儿媳的信件?”

  “未曾。”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又返回门外,在门口略一施法,隐现出一个木箱子,这里面躺着三封信件。

  他将信件拿出,轻声道:“若是信使送过来的,应是在这里。”

  “儿媳的信件应是在里面。”

  黎母似是了然的点了点头,难怪方才父亲的神情像是不知,若是如此,那关于潇儿的事情......罢了,今日一并同父亲说了吧。

  “嗯,我们先进屋说吧。”黎忆然将信件收好,带着众人往屋内走去。

  屋内亦是到处灰尘,黎忆然施法将屋子的灰尘拭去,几人便在一处坐下来,开始谈黎父之事。

  黎潇一直安静的呆在一旁,未曾有任何打扰。

  她有些好奇的望着祖父,奇怪他为何独自一人住在这里。

  母亲说,祖父现在已有百余岁了,但这样貌瞧着却像是不惑上下,整个人亦是精神的很,这眉眼像极了父亲,若是把他那周遭胡子剔一剔,应是会更像些。

  瞧着瞧着,黎潇便对眼前的祖父生出一份亲切之感。

  午后,黎潇跪在父亲的墓碑前,轻声的诉说着。

  “父亲,今年的小木人您刻的小了些,女儿已经长大了,等女儿再大些,也给您刻小木人拿来给您瞧,您一定会喜欢的。”

  “女儿会照顾好母亲的,您放心......”

  ……

  今日黎潇的话格外的多,好似要把以往话少的空缺都填补回来一样。

  在看到父亲下葬的那一刻,忍了许久的泪便又流出来了,此时的话虽是说给父亲听,却也在安慰着自己,同时,也在安慰着身边同她一样哭泣的母亲。

  黎忆然静静的站在后面,虽没有哭泣,但眼中哀伤之色亦是明显,时而也会拭去眼角的泪。

  他是修行之人,虽对亲情看得不似寻常百姓般重,但毕竟是跟随自己三十余载的亲骨肉,怎能不痛心!修行一百多年,此番终于筑基成功,本想着终于对筑基之事有一些经验,可传授与城儿,未曾想,竟无缘再见一面。

  看了看一旁妻子的墓碑,短短百年,竟只余他一人,这修仙之途,漫长寂寥,不知他又能走到何时。

  待几人回到住所时,已是黄昏时分。

  临别前,黎忆然答应黎母,若是有治疗黎潇的办法,他定然会全力帮忙。

  踏上仙途,便意味着要与世俗割断,若是做不到,必定会蹉跎岁月,他能如此答应,已是不易。

  黎潇对他们的谈话并不知情,母亲早早的便让她在马车上等候。

  独自坐在马车上,她想起了牛头小鬼同她讲的冥界轮回,猜想着父亲现在是否已经在冥界中。

  关于这些事,她曾想过要不要同母亲述说,可若母亲还是不信,她该如何?想来,母亲定是以为她尚小,胡话当不得真,等自己再大些,再同母亲说,她便会信了吧!

  辞别了黎忆然,黎母便带着黎潇匆匆往水灵城赶,天色已经暗下来,若是城门关闭,他们便只能在城外等一夜了。

  一路上,黎母忧心的神色比以往更甚,黎潇忍不住问:“母亲,您在担忧何事儿?”

  “无事。”黎母轻扯出一丝微笑。

  黎潇猜想,母亲定然不知,如今她的微笑一看便知是刻意而为,没有半分让人安心的作用,反而让黎潇更加担心。

  可是母亲不愿说,黎潇便也未再多问。

  幸而城门未关,他们得以入城。

  一进水灵城,黎潇便感觉到了这座城池的与众不同。

  大街小巷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这韵光映的天空都泛着暖色;周围的商铺楼阁皆是雕梁画柱,一看便知这里面的物件亦是佳品;路上行人,各色衣袍,样式繁多,似是在引领整个水灵国的潮流;抬头望向空中,时不时便能看到似流星般划过的仙人,让人不由得遐想一番。

  “母亲,这便是您长大的地方吗?”黎潇不由得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好奇。

  “是啊,十年没有回来了,这个地方似是比母亲在的时候更加繁华了些。”

  黎母亦是看着眼前的景色感怀。不知母家近况,越临近,黎母越是担忧,但此时前去已是太晚,他们便先找了一间客栈歇息。

  水灵城客栈的费用亦比其他地方贵上许多。

  在沓家镇时,黎父置办了两间商铺交由沓管家打理,他继续外出修炼做些任务,亦能赚取些钱财,但即便是比寻常百姓富裕些,也只是小门小户,若是以他们现有的钱财,在这水灵城的客栈最多支撑数月便无法继续了。

  黎母思索着,便打算修书一封,让黎府众人筹集些银两。

  晚上,黎潇有些兴奋,一直趴在窗口望向外面,瞧着这大街小巷的行人,数着空中飞过的仙人。望着,望着,便想起了沁心,若是她来了,定然比自己还要兴奋。

  黎母在一旁喊她早些休息。

  听到母亲的话,黎潇便关了窗户,乖巧地躺下来睡觉。

  闭上眼睛,她忽然想到,自己今日竟忘了要在日落时分睡觉!

  此时,在那边醒来定然早已错过了上学时间,未达到晗医生说的半月时间,该怎样和晗医生解释?自己是否还能上学?

  一时间,她心中有些慌乱。

  待黎潇渐渐睡去,黎母坐起身来,下床坐在凳子上,她一手来回揉着自己的双腿膝盖,一手拿出纸和笔,写起信件来。

  一封家书,寄回黎府。

  一封拜贴,送与沐家。

  待将这两封信件交给甲汀后,黎母躺在床上出神。

  灵根测试当日,她已给母家寄了信件,不知是否已到祖母手上。原本寄信时,想着收到祖母的回信,她便可同夫君带着女儿一同前来,不曾想到这世事难料,如今已是提早来了。

  未收到回信,她心中实在是忐忑不安,黎母思虑着此事,无法入眠。

  夜已深,她不禁又咳嗽起来,咳血次数越来越多,腿亦是又肿了起来,若是明日顺利,也该找个大夫好好瞧瞧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