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二十二章 纸片丢失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纸片丢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福利院,黎潇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躺在张晗医生的床上,客厅传来阵阵饭香。

  黎潇的肚子咕噜着响个不停,她起身下床,向客厅走去。

  在那个世界受的伤是胸口痛,她不记得自己在这边受过伤,但不知为何,此刻竟浑身酸痛。

  依旧是熟悉的杂草客厅,张晗医生在灶台边上拿着勺子不停地搅拌着电饭煲里面的食物。

  或许是这几日经历了太多事情的缘故,黎潇觉得自己仿佛置身梦中。旁人的梦她不知晓,但自己的梦她却清楚的很。

  刚刚经历了倒悬之危,便觉得此刻的浓浓饭香是梦!

  看着眼前与妈妈极为相似的侧影,便觉得那令人不安的血腥场面是一场梦!

  若果真是一场梦,父亲、沓妈妈和沓管家都活着,那该多好。

  张晗放下勺子,一侧身,便看到黎潇站在卧室门口。

  她快步走过去,摸了摸黎潇的额头,将手背贴在她的后根脖子处试了试,最后把手放在她的脉搏上,感受了一番。

  终于没事了!

  “张晗医生,我怎么了?”黎潇心中疑惑着,为何好似连脸都有些疼。

  “你发烧了呀,莫不是烧糊涂了,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么?”张晗低头看了看手表,七点多,潇潇应是睡了近四十个小时,这高烧也有一天一夜了。

  “没有。”黎潇淡淡回答,发烧的感觉没有,但现在倒是浑身疼。

  闻言,张晗眉头紧皱,黎潇的这个病实在是太奇怪了。

  其他小孩发烧,都难受的翻来覆去,有的甚至一直哭哭啼啼,而黎潇,自昨日一早发现她发烧后,便一直睡着,直到现在方才醒来。若不是体温计上的度数警示,她都怀疑这孩子只是睡着了。

  “那你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自己有记忆吗?”张晗边说便递给黎潇镜子,她已经上过药膏,现在已是好些了。

  黎潇诧异着接过,瞧见镜子中青一块紫一块的脸,着实被吓了一跳,怪不得她觉得脸有些疼。

  “没有。”黎潇依旧拧眉摇头,她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

  她诧异的想着自己的脸为何会如此,难道有人趁她睡着打她?思索中,米拉凶狠的眼神一闪而过,难道是她。

  对了,不是有牛头将军吗?不知他会不会睡觉,问问他,或许会知晓。

  张晗轻轻的叹息,慢慢来吧,这个病她一定得好好研究才行。

  耳边传来咕嘟咕嘟的声音,张晗侧身走向灶台。

  “粥好了,快去洗洗手和脸,先吃早餐!”

  黎潇本就饿极了,乖巧照做。

  清晨的阳光洒下,小小的桌子上,一盘小包子,一盘小炒鸡蛋,两碗热气腾腾的粥。

  “开动吧!”张晗拉着黎潇坐在椅子上,自己在她对面坐下。

  黎潇怔怔地看着对面,眼前的人为何又变成了妈妈,三岁前的记忆已经开始模糊,妈妈的面容却依旧清晰,但此刻,妈妈的面容好似和张晗医生重叠在一起,难道她果真是在梦中么!

  “别发呆呀,快吃,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闻言,黎潇听话的喝起粥来,享受着和妈妈的时光。

  即便,她心底知晓,眼前之人其实是张晗医生。

  离开前,张晗提醒黎潇,今日醒来的时间刚刚好,若是每日都能这个点醒来,只要连续半月,她便找校长去说上学的事情。

  黎潇忆起自己昨日似是在太阳刚落山时睡去,倘若每天如此,那她是不是便能每天在这个时间点醒来?

  虽只是自己乱猜,但毕竟是一个法子,想着,她心里有了些许的开心。

  从医务室出来,黎潇便向宿舍走去。

  院子里聚集了很多准备去上学的小孩儿,他们年纪尚小,每天都是由院长和阿措统一带领,轮流接送。

  黎潇很少见到他们集合的场景,脚步慢了下来。

  若是她能上学,以后便会每天同他们一起集合了,她不常与人沟通,许多人都只是看着熟悉,却不知道名字。唯一知道名字的,只是同宿舍的几人。

  好似,这里面没有米拉,自己脸上的伤是她打的么?想着,她转身进了宿舍楼。

  活动区后墙的角落,两个十多岁的男孩儿将米拉围在墙角。

  一个手上拿着一个透明玻璃瓶子,瓶子里面摊着一个小纸片。另一个手中拿着一根细木条。

  “米拉,你骗我们,这个小纸片昨个一天都没动!”

  手拿木条的男孩像斗蛐蛐一样地挑动着瓶子里面的小纸片,时不时地将他翻个身。

  “我没有。”米拉似是有些害怕,神色紧张地回答。

  “还想骗我们?”

  男孩儿用手中的木条在米拉腿上狠狠一抽:“前几天帮你找绳子捆人,害我们被院长训斥,你还敢拿这个小纸片来骗我们,你当我们是好耍的?”

  说着,男孩又怒气冲冲地抽了几下。

  “啊......疼......”米拉用手去捂腿,被抽到了手背上,吃痛地大声叫了出来。

  男孩赶忙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别喊,不然我抽死你!”男孩将木条举起,吓唬米拉。

  米拉害怕地点头,她的双腿已有些打颤。

  “达子,该走了。”

  说话的是一旁拿者玻璃瓶的男孩,名为多吉。

  他是达子的小跟班,两人一个13岁,一个11岁,是福利院的小霸王,成天做些欺负人的事情。

  多吉将探着的头收回,看向达子,继续道:“院长出来了。”

  “答应我们的钱,一分都别想赖,现在没有,以后到安置所赚了钱,别忘了先把你这笔债还上!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达子将捂着米拉嘴巴的手松开,恶狠狠地指着她。

  他将手上的木条扔到地上,转头对身旁的同伴,道:“多吉,把瓶子扔给她,我们走。”

  “别到院长和阿措老师那告状,小心我拔了你的牙!”多吉亦是凶巴巴的瞪了米拉一眼,将瓶子塞到她手中,转身同达子一起扬长而去。

  院子里,王院长手上拿着一张纸,开始点名。

  瞧见这两个让他头疼的孩子又一起过来,大声喊道:“达子,多吉,你俩又聚在一起作甚!赶快站好,一头一尾分开!”

  一旁的几个小孩儿皆小声发笑。

  两人听到院长的喊声,嬉皮笑脸地跑了过来,站到队伍里。

  这时,米拉背着书包,低着头走了过来。

  王院长看到,亦是数落了一番。孩子越大越不省心,尤其是这些不听话的顽劣孩子,他是日日盼着他们长大,赶快到14岁,送去安置所了事。

  不一会儿,王院长带着队伍出了福利院大门,向学校走去。

  宿舍里,黎潇坐在床铺上,周围四散着泛黄的棉花。

  “你是逃走了吗......”她似在自言自语,沮丧地放下小熊,将掏出的棉花一簇簇捡起,往小熊的身体里面装。

  没有声音回应她,好似前几天本就没有遇到那可爱的小纸片一般。

  黎潇有些失落,转念一想,这个小纸片不是专门来找她的么?那日跟了她一天,现在又为何会逃走呢?莫非是因为自己关着他,生气了?

  “牛头将军,若是你生气了,我同你道歉。”

  “你躲着我,我便没办法同你道歉了。”

  “我保证,以后不会关着你了。”

  黎潇神情期待,环顾四周,可是依旧没有声音回答她。

  难道他去外面了?想着,她便离开宿舍,到外面去寻。

  可寻了一整天,她都没有找到。

  下午,黎潇坐在院子里的铁凳上,静静地发呆。

  福利院的大门开了,院长带着放学的孩子们走进来。

  米拉一进门,便看到黎潇向她投来探索的目光,她神情紧张起来,便不由地躲闪在人群后面。

  而黎潇,原本只是想着要不要上前去问清楚,自己脸上的伤是不是她所为,见她似乎在躲着她,她心里便更加笃定。

  以前被人欺负辱骂,她只是默默忍受,躲着那些人。

  但山洞那夜,她想明白了,自己若总是逆来顺受,她如何能够照顾母亲,照顾沁心妹妹,还有多年未见的妈妈!

  所以,她决定不再继续忍耐下去,她不会主动招惹他人,但也不能再任人欺辱,想着,她便站起身来朝米拉走去。

  米拉见黎潇朝她走来,转身往宿舍跑,没跑几步,似是想到了什么,便又停下来,转身往宿舍区后墙角落走去。

  她刚刚只是习惯性地紧张,略一思索,便放松下来。

  平日里欺负潇潇的又不是只有她一人,也没见她还手。再者,即便她知道自己打了她,还拿了她的纸人,一个比自己小四岁的女娃,她怕什么!

  “潇潇,你跟着我做什么?”米拉在角落停下来,转身看向比她矮一头的黎潇。

  潇潇醒了!!!

  米拉书包里的牛头小鬼听到这个名字,径直身子,侧着耳朵,神情期待。福利院里到处充斥着潇潇魂魄的气息,此时他看不到,便不敢确认潇潇是否就在旁边。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黎潇神情平静,让米拉产生了一个错觉,仿佛她真的只是来问自己一个寻常问题而已。

  而牛头小鬼听到潇潇的声音,觉得自己似要激动地流出眼泪来了!

  从前天夜里到今日,他经历了非人般的折磨。

  被火烧,被水淹,被土埋,被刀割,被针刺......

  闯荡人界这几年,他一直小心谨慎,从未受过这般苦。这次,若不是因为找到了魂魄,有所松懈,自己也不会被潇潇逮着。

  在潇潇手上暴露后,他便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不能让其他人类得逞。

  可那天夜里,被这个疯女娃抓到的时候,自己还是不自觉地挣扎了一番。反应过来后,他打了自己一耳光,随随便便就暴露,这以后怎么做将军!

  所以,后面他便不动了,无论他们用什么法子,自己都一动不动,咬牙坚持。

  若不是这纸片身体被他用灵力支撑,恐怕自己这一魄便要散了,好在,他坚持下来了。

  此刻,听到潇潇的声音,觉得无比亲切悦耳,相比这两日的噩梦,牛头小鬼才发现潇潇原来是如此温柔可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