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二十一章 人祸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人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卿华真人欣喜地接过符咒,展开,端详上面的符文,细细用灵力感受。

  竟只是普通的聚灵符?

  聚灵符,可助修士汇聚四周小范围灵气。

  眼前这灵符品阶一般,各大宗门皆有,断然不是那锦戈真人提起的神人所制灵符,莫不是面前这些人在欺瞒她!

  想着,卿华真人不觉怒形于色,将手中符咒像废纸般团起,扔向黎母,狠狠道:“......我如此好言相问,你竟敢欺瞒!”

  说话间,她拔剑挥出。

  慌乱中,沓妈妈和沓管家冲上前来,挡在黎母和黎潇身前,修行之人的剑气,哪是凡人之躯可以抵挡的,他们未来得及任何言语,身体便被剑气分裂,瞬间丧命。

  即便如此,黎母和黎潇依旧被剑气打伤,跌落在一旁,连后面的黎府众家丁和沁心也未能幸免。

  一时间,血腥散开,哀声一片。

  卿华真人见状,方才缓和了怒意,心道:这凡人果真是毫无缚鸡之力,一层的力量便让他们如此。幸好那黎家主母没死,若是死了,她便得一个一个搜身寻找,太过麻烦!

  沁心原由家丁们护在身后,她的伤势最轻,爬起来,立马瞧见了父母分离的尸身,大叫着哭喊起来。

  随后爬起的甲汀,惊恐中将沁心抱在一旁,坚定地把沁心的小脑袋按在自己胸前,似是不愿让孩子继续看这般血腥场面。

  黎潇胸口气血翻涌,她用手擦掉嘴角鲜血,艰难起身,瞧见沓妈妈和沓管家分离的尸身,她浑身颤抖起来,眼泪夺眶而出,左右寻找母亲。

  瞧见不远处的母亲,忙爬过去,摇着母亲的身子喊:“母亲......母亲......”

  黎母听到女儿的哭喊声,恍惚中睁开眼睛,望着这周围情形,视线在接触到沓妈妈的尸身时,眼泪抑制不了地流出。身体已经疼痛的站不起来,但她不敢继续躺着,因为危险还在继续,她要为女儿,也为黎家剩余众人求得生机。

  一旁的黎潇见到母亲醒来,她似是刚寻得安全感,犹如幼儿般嚎啕大哭起来。

  哭泣中,黎潇感受到黎母在她的手心塞了一物,她哭着低头看,竟是刚刚卿华真人扔向母亲的符咒。

  虽不知缘由,但她看得出这份儿用心和珍贵,便紧紧的握着。

  此时,手中的符咒沾染了她的鲜血,上面的符文正在渐渐变幻。

  一切悄无声息的发生着,黎潇不知,黎母亦不知,连眼前有结丹修为的卿华真人亦感知不到,唯一略有感知的,却是水灵国海域上空,刚刚将一双腥红眼珠子收起来的神人。

  他神色微动,调转飞行方向。

  黎母艰难起身改为跪姿,即便心中无比痛恨眼前之人,但此刻,她唯一的方法只有恳求。

  “仙长,实不敢欺瞒,确实只有此符。”黎母眼神中透着坚定。

  卿华真人神色狐疑,挥剑之前,黎母捡起那符咒的举动,旁人或许没有注意,但卿华真人向来心细,她已然看到,这普通人家把聚灵符当做宝并不奇怪,但若说这家人确实没有那神符,她亦是不愿接受。

  一想到这三天或许是一场空,她眼珠子便不甘心地乱转,或许,再逼她一把便能确认了!

  想着,她便看向黎潇,同是母亲,她知道孩子是母亲的软肋。

  “当真!?”

  话音刚落,黎潇便被卿华真人用术法拖到空中,看这情形,若是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黎潇便会坠落下来丧命。

  众人一片惊呼,哭着磕头求眼前的卿华真人。

  此时,空中来了一青一棕两道身影。

  “师父,我们为何来此处?”

  身着艾青色长袍的草柯真人,看向那半空中浮着的小女童,神色好奇,莫非师父是来救人的?想法一出,他便马上否定自己,不可能,师父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这儿有归尘的气息。”

  浅棕色长袍的幽木神人,淡然看向下方,目光落在黎潇的右手处,原来只是一张符咒。

  闻言,草柯真人瞪大双眼,搜寻下方。

  土归尘!世间符咒阵法第一人的坤境神人!虽传言师父同坤境神人交好,但他却从来没瞧见过这位神人,莫非今日能见着!

  搜寻了几个来回,结果却令他失望,下方除了一个结丹修为的老女人之外,皆是些凡人。

  地面上的卿华真人见众人仰头,她亦抬头望向空中。

  这一望,她便双腿打着颤,向空中二人行礼。

  这黎家到底是有何背景,竟有两位修为如此深厚的修士来寻!此二人修为远超结丹期,至少是元婴!元婴修士,他们整个神侣派一共才四个!

  幸好还未拍死这母女二人,她将半空中的黎潇放下,再次向空中二人行礼。

  见二人并未理她,似是并未把她当回事儿,她不敢恼,而是尝试性的后退了一些,抬头见这空中之人亦没有任何反应,她便转身一溜烟儿跑了。

  为何不御剑,她可不傻,飞上去送死吗!

  半空中的黎潇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坠落在地,未等她坐起身来,便听到一个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可否将你手中的符咒借我瞧一眼?”

  黎潇抬头,看向来人。

  他下颚轮廓分明,眼窝深邃,极为俊朗,在黎潇见过的许多人中,若说男子之俊,他便是第一人了。

  不过,此时的她未作多想,只知是眼前的仙人救了他,她乖巧的抬起手,将手掌展开。

  幽木神人从她手中拿起符咒,展开细细查看,他神色淡然,没有任何表情波动,但内心却在称赞,归尘,百年未见,你的制符之术竟高深到这般地步!

  “此符对你大有益处,好生保管吧。”幽木神人将符咒递给黎潇,看这符咒已经皱皱巴巴,便提醒了一句。想来,若是友人知道他这符咒皱成一团,应是会生气的。

  草柯真人一直跟在幽木神人身后,看这满地血腥便知,若不是今日他们过来,这一家人便都已命丧黄泉。

  “多谢仙人。”

  黎潇收好符咒,话音未落,两位仙人便御剑而起,待一旁众人想磕头拜谢时,地上空中已然没有了仙人的踪迹。

  飞行中,草柯真人跟在师父身后偷笑,怪哉!怪哉!今日竟然跟着师父救人了,他回去定要向师兄弟们说叨说叨!

  “笑什么?”幽木神人并未回头。

  “师父,您不觉得今日我们的收获良多吗?”

  草柯真人继续笑着,像是在回顾今日完成之事般,道:“一个可能来自于冥界的小纸人!一对腥红不惧火焰的眼珠子!还有,我们今日可是救了人呐!”

  幽木神人依旧没有回头,沉默片刻后,轻声问:“为师很久没有救过人了吗?”

  “自含桑师姑仙逝,今日是第一次。”草柯真人似是被师父低沉的声音感染,他的声音也变得淡然起来。

  闻言,幽木神人再次沉默,不再言语。

  夜幕伴随着绵绵细雨降临,像是梅雨季节来了。

  雨水细细地冲刷着山路上的血迹,不远处的山洞内,传来阵阵的呜咽哭泣之声。

  沓家夫妇的尸身已经被拼合完整,上面用布子盖着。

  沁心跪坐在一旁,她似是已经哭累了,此刻低着头,不哭也不闹,不知在想些什么。

  黎母呜咽着同沓妈妈诉说,不时地擦掉流出的泪水。

  “我自幼丧母,早已将你视为亲人,从海家出来后,我便常同你言,不必行跪拜之礼,不必恭称奴婢,但你总是改不了。”

  黎母安静的擦了擦眼泪,继续道:“近些年,有了沓管家照顾,你终于也长进了些,改了这时不时便下跪的毛病。可昨日......即便你跪着,我也不该心软的......”

  泪水不停的涌出,黎母已是说不下去,呜咽着趴倒在地。

  一旁的黎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默默的流泪,她知道母亲在自怨自艾,她又何尝不是。

  今日之祸,毫无疑问是她引来的。

  若那日,她不去测灵根,今日的一切便都不会发生。她心绪压抑,为什么自己会给家人带来麻烦?

  以往父亲在时,会常常救助一些穷苦百姓,并教导她,以后做了仙人,记得要保护世人。那时,她便以为每一个仙人都是庇佑着世人的活神仙,即便有些脾气不好的,亦不会去伤害世人。

  但今日,她方才知道,原来这个世间,竟有如此血腥残暴的仙人。

  她第一次意识到,在法术高强的仙人面前,自己和家人只能如蝼蚁一般,任人宰割。

  若是,今日之事重现,她如何能够保护自己和家人!

  若是,无法保护,又谈何照顾!

  黎潇同沁心一样,陷入了深思,仿佛在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众人都受了伤,无法远行,便只能在山洞先搁置一晚。

  这一夜,无人入眠。

  第二日,他们在黎母的安排下,分成两路。

  乙汀和丙汀带着沁心回沓家镇,将沓家夫妇的尸身带回安葬。

  甲汀载着黎家母女和黎父的灵柩,继续前往水灵都城。

  分别时,黎潇第一次主动上前,轻轻地抱了抱沁心,感受到沁心颤抖着回应,她的眼框瞬间湿润,她好似昨夜才从内心里认定,沁心便是她一辈子的妹妹了。

  许是在福利院里太过孤僻,导致她性格清冷。以往的黎潇,除了在父母面前话多些,其他时候总是安安静静,一向都是沁心在她面前说个不停,她淡淡回应着。

  今日众人见她主动抱住沁心,良久都没有分开,一时间,竟都被这姐妹二人的温情画面感动,红了眼眶。

  他们在一个小镇上寻了郎中开伤药,歇息片刻,便匆匆继续上路了。

  车厢内,黎母盯着黎父的灵柩出神,而黎潇却盯着母亲出神。

  父亲在的时候,母亲总是微笑着,讲话声音温暖软糯,让她一直误认为母亲是一位柔弱的妇人。

  这几日,她方才发现,母亲不似她想象般柔弱,这样想着,便觉得母亲那熟悉的眉宇间似乎也多了一丝英气。

  一路颠簸中,天色渐渐暗下来,黎潇沉沉睡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