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六章 灵根测试

我的书架

第六章 灵根测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水泉城街道上,黎家的马车缓慢前行。

  “沓妈妈,前面人太多了,马车过不去。”

  说话的是黎府家丁甲汀,他一手揪住马的缰绳,回头朝着车厢内大声喊着。

  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掀开车厢帘子,微微探头看了看外面,回头对黎母道:“夫人,看来今年参加灵根测试的人家又多了,前面得步行才能过去。”

  这位被称呼为沓妈妈的妇人,名为烟娘,是自小照顾黎母长大的婢女,多年来一直伴在黎母左右。

  说来也巧,黎家在水泉城附近定居不久后,黎父救了一个名为沓迹远的小商贩,几年后这个小商贩竟被黎父培养成了黎府管家,而且同烟娘情投意合,他们便由黎母做主成亲,之后众人便都改口,称呼烟娘为沓妈妈。

  “那我们便下车吧,走路过去。”

  “那您的腿......”沓妈妈担忧的看向黎母。

  “无碍的。”黎母笑着说完,便转头看向一旁正在用帕子擦手的黎潇,问:“可吃好了?”

  她这个女儿,每天早膳点儿都睡着,无法喊醒,便只能由着她,几时醒来几时吃。

  “嗯,父亲曾嘱咐过,灵根测试前勿多食,女儿记着呢。”说着黎潇便把面前的食盒盖上,放在一边,朝着母亲笑笑。

  黎母也冲着女儿会心一笑。

  沓妈妈下了马车后,回头掀开帘子,将一个身穿鹅黄色裙子的三岁孩童抱下马车。

  “母亲,为什么参加灵根测试的人越来越多呢?”被抱着的孩童疑惑的问。

  “自然是咱们水灵国仙灵庇佑,人丁兴旺。”沓妈妈抱着女儿笑着回答。

  “沁心也想当仙人,今日定要测出灵根。”孩童将倚着的身子直了起来,嘟起了小嘴。

  “好。”沓妈妈看着女儿的小表情,被逗的笑出了声。

  黎母掀开车厢门口的帘子,笑着道:“沁心今年也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

  “可不是!”沓妈妈边说边将沁心放在地上,抬手扶着黎母下马车,又道:“但老奴啊,不求她有灵根,只求她这一生平安喜乐。”

  “是啊,她们能平安渡过这一生便是极好了。”黎母说着,声音渐渐小了些,面容也转为忧虑。

  “夫人莫要多想了,我们还是早些过去排队,今日人这般多,不知要排到几时去了。”

  沓妈妈安慰着黎母,赶忙转移话语,心中难免怪自己多嘴,知道夫人正在为小姐担忧,自己还要如此说法,真是不长心。

  黎潇跟在黎母身后出车厢,她听到了母亲同沓妈妈的对话,自打懂事儿起她便晓得,父母一心只想让她修仙,不似沓妈妈对沁心这般随缘。

  记忆中,她曾问过父母,倘若她6岁还无法测出灵根,他们会不会失望。

  谁料,父母答,她定能测出灵根。

  可是接连五次的失败,她尚且疑惑自己,也不知道父母为何如此坚定。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便晓得,父母应是比她更加期待测出灵根。

  思及此,黎潇便祈祷着,今日千万不要让父母失望,这是她最后一次机会,再过几日便是她6周岁的生辰,往后就没有办法再来了。

  她向刚刚下了马凳的母亲看去,发现母亲眉头微揪,正在用手揉着膝盖。

  黎潇心中一惊,刚刚只顾着吃早膳,并未注意,这时才回想起刚才沓妈妈说了一半的话,便问:“母亲,您的腿是不是又疼了?”

  “母亲不疼,我们走吧。”说着,黎母将黎潇抱下马车,拉起黎潇的手便往前走。

  黎潇低头看向母亲的膝盖,她记得四岁那年梅雨季节,母亲的膝盖肿的极其厉害,纵然期间药食不断,依旧是整整一个多月都无法下地。

  虽担忧,但黎潇还是跟着母亲继续往水泉仙府走去。

  待四人排队到水泉仙府门口时,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应是连午膳时间都过了。

  仙府大门大开,里面有护卫把守。大门口的右侧,设立了登记点,家人陪同孩童一起登记,登记后孩童拿着登记单便可进去,家人需在外等候。若是还无法走路的幼儿,则由家丁抱着进去检测。

  门口不时的有从里面哭着出来的男女孩童,黎潇排了许久的队,只看到几个雀跃着跑出来的。

  听说每年有个几十人能测出灵根便是极好了,看着他们,黎潇越发没有自信,他紧张的看看前面,马上就要排到她了。

  这时,一群官兵护卫推嚷着挤开人群,后面紧跟着一座精美华丽的轿子,抬到仙府大门口停下。

  一个身穿锦服的小男童从轿子上下来,他走上仙府台阶,打算直接进去,没走几步便被仙府护卫拦住,男童的贴身随从直接上前,举剑对峙:“大胆!”

  男童脸色丝毫未变,镇定自若,便继续往前走。

  仙府内一家丁见状跑上前去问迎接,两人似是交谈了几句,家丁便瞬间卑躬屈膝起来。

  只见家丁和护卫小声说了几句,双方便结束了对峙。

  家丁迎了男童进去后,便又出来,在登记先生耳边嘱咐了几句,登记先生便将笔放下了。

  黎潇的信息刚登记到一半,黎母很是诧异,便小声问:“先生,敢问我儿的信息是否已经录完?”

  “还未,等等再录吧。”说着,伸了一个懒腰,用手托住下颚,似是开始打起盹来。

  黎母不敢再多问,黎父不在,只求莫生事端。

  后面还有很多人排队,看着前面许久都不移动,遂开始嘈杂起来。大约过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后面的人喧哗声越来越大。

  “怎的还不动,前面的人快些!”

  “对啊,大家都等着呢!”

  “是啊,这都未时了,俺们还饿着肚子呢!”

  ......

  黎母不知该如何是好,沓妈妈拉着沁心跟在后面,看样子也很是焦急。

  这时,登记先生睁开眼,慢慢的拿起笔,继续问道:“第几次来了?”

  “第六次。”黎潇答道。

  “父母可有灵根?”

  “父亲有灵根。”

  “修为如何?”登记先生抬头看了黎家母女一眼,因家中有修士的不常见。一旦踏上仙途,修士寿命便长于普通人,且需要不断吸纳灵气修炼。城内灵气稀薄,所以大部分修士都聚集大小宗门仙山湖畔,不与寻常百姓生活。像这种在城内生活的散修,一般都是留恋亲眷,被世俗牵绊之人。

  “练气中期修为。”黎母代答。

  “家住何处?”

  “水泉城西郊沓家镇。”

  终于写完了,登记先生将登记单递给黎潇道:“给,小丫头,你先在大门那等着,若里面有人向你招手,你再进去。”

  “好。”黎潇答完,便走到门口前站定,双眼向里面张望着。

  未等片刻,她便远远看到那个身穿锦服的男童走出来了。

  黎潇看着他,心里想着,这个男童怎的脸上毫无表情,让人猜不出灵根测的如何,看着竟像个小大人似的。

  小男童刚出门,一眼便瞧见了门口穿着一身粉白色裙子四处张望的黎潇。他目不斜视,如往日般挺胸昂首往出走,后面的随从亦步亦趋跟着。

  不料,出大门的时候,他不小心被高高的门槛绊了一下,恰巧被一旁的黎潇抬手扶住。

  他抬头看向黎潇,脸色一红,眼中闪过一瞬间的慌乱。

  黎潇礼貌的冲他微笑。

  谁知小男童甩开黎潇的手,瞪了她一眼,转身径直走到轿前,弯身上轿,一群人便离开了。

  黎潇虽觉莫名其妙,却也没问,看到门口有人冲她招手,便进门往里走了。

  一入大堂,正前面是两位年轻修士和一位老者修士,蓝色道袍上绣着宗门独有的花纹,黎潇猜这三位便是水灵宗修士了。

  堂内另有两位男女修士,一位尤似半老徐娘,眼角眉宇间尽显媚态。另一位眉宇轩昂,浑身阳刚之气十足。

  黎潇像往年一样,先把登记单递给门口的侍者,站到一旁。

  后面紧跟着,沁心也走进来了,还有三个小孩也陆续跟在后面。

  一位水灵宗年轻修士走到灵台边上,道:“开始吧。”

  黎潇走上前去,把手附到灵台上,感觉到略有些冰凉。

  刚开始,灵台未有反应,慢慢的开始涌动一些奇怪的气体。

  黎潇看到与往日不同,灵台终于有了变化,眼神中便有了喜色。

  旁边的几个小孩也是第一次看到,都用惊奇的眼神看着灵台上的变化。

  “气体?”一位水灵宗年轻修士皱眉道。

  “呦,这不是灵根反应,这气体是何物?”媚态女修士也甚是好奇,不解的看着灵台,眼眸转动,不知在想着什么。

  “此乃真气,乃是练武之人用内力凝聚形成,这个小丫头,倒是大胆的很。”阳刚男修士站起来,双眉紧皱。

  闻言,白须老者面容严肃,正颜厉色道:“混账小儿,灵台之地,乃是仙石,尔竟妄想用真气造假,修行乃是仙道,岂能由你玷污。”

  说罢,一挥手,黎潇还未来得及辩驳,便被扇了出去。

  几个站在一旁的小孩儿,害怕的直哆嗦,沁心看到潇姐姐一下子不见了,吓的跌坐在地上。

  一恍间,黎潇便发现自己已经跌落在仙府大门外的空地上。

  黎母本在门口等待,看到女儿像是被风卷出来般掉落在地,她急忙跑过去,蹲下查看孩子是否受伤,眼里满是心疼。

  沓妈妈也紧跟着跑过去,见此情形,心中难免担忧沁心,便不时的抬头往仙府大门口瞧。

  这时,一个家丁从仙府大门出来,大声对着黎潇道:“修道者先修心,灵根不可造假,仙者念你年幼,暂不罚你,望你今后改过,切勿入歧途。如有再犯者,撵出水灵国。”

  尤其是这最后两句,家丁特意加大了嗓门,警示众人。

  说罢,家丁转身回府。

  闻言,周围的百姓们纷纷议论起来,对着黎潇一家子指指点点。

  “这灵根测试居然还敢造假,这小孩莫不是傻了吧?”

  “没有灵根就不修呗,咱正正当当的做人,也比德行不好强。”

  “留此品行之人,必会损害咱们水灵国。”

  “这种人就应该撵出水灵国。”

  ......

  望仙楼客房内,凤眼男子将仙府门口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他认识那股掌风,淳仁老头的幻风掌,不过没使力气。

  “这个结丹老头暴虐的性子可真是一点儿都没变!测个灵根都不放过人家小丫头!”他看着对面水泉仙府门口的小女孩,嘴角微扬道。

  说罢,似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他关上窗户,转身道:“炽一,时辰差不多了,事情办得如何?”

  “回少主,事情已办妥,我们的人已经混进去,其余家丁酉时也会支开。”不见其人,亦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

  “好。”凤眼男子依旧面带笑意,他并未寻找答话人在何处。

  这位被称为少主的男子便是警世阁少阁主焱秋。

  警世阁,主要由暗杀处、情报处、任务处、典藏处四处组成,其范围遍布世间各国各城。阁内人员大多不固定,多为双层身份,或是世间游侠儿,或是宗门弟子,或是闲散散修。

  世间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去警世阁任务处委托任务,同样,任何一个有能力之人,亦可去任务处领任务牌。只要任务完成的好,赏金丰厚。若任务失败,也只能各安天命,但任务牌会继续存在,直到完成为止。

  此次焱秋来此,便是完成他五年前的一个任务。

  五年前,水灵宗内门弟子淳仁道长,下山历练期间,为了得到一颗上品凝丹丸,杀害了赤炎国内一个小村落整村百余口人。

  不久,警世阁便接到了暗杀此人的任务,恰逢焱秋下山历练,原本是去警世阁寻友人,没想到被老爷子塞了这么一个差事。

  焱秋在情报处了解资料后便出发寻人。两人在赤炎国边境交手,淳仁老儿打斗时功法怪异,异常凶狠,趁他没注意,逃走了。

  结果,这老儿逃回水灵宗,一躲便是五年。

  这可把焱秋郁闷坏了!

  今日,终于等到这只老乌龟好不容易爬出山门一次,可不能让他白来一趟。

  焱秋想着,便走到床榻边,拿起佩剑,转身出了客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