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滴水灵 > 第三章 楔子(三)

我的书架

第三章 楔子(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段幽暗小路后,眼前出现了十座气势磅礴的阎罗殿,坐落在群山环绕之处。

  山下许多穿着类似俩小鬼头的牛头马面在各大殿门口进进出出,形形色色的魂魄跟在他们后面,或被拖在地上,或被拽在空中,或被捆在手上,或如潇潇般正常走着。

  不用问,这便是十殿阎罗处了,前面黑白无常和她讲了一些十殿阎罗的故事。太过吓人,潇潇不敢细问,也不敢细想,只知道这是十个不同的地狱,掌管不同的刑罚。

  这十间地狱,如果不看便也罢了,若抬头从外面的大门望去,便觉里面阴森恐怖,如果盯着一直往里看,似乎还能看到里面的遭罪的鬼魂,各种鞭打、抽筋剥皮、热河之刑罚,狼哭鬼嚎之声不绝于耳。潇潇赶忙看向其他处。

  他们在距离最近的第一殿玄冥宫停下来,牛头小鬼独自进去,马面小鬼一直不停的探头往里看去,似是在等待消息。

  没过多久,牛头小鬼便出来了,面无表情,看不出悲喜。

  “怎么样?”马面小鬼头凑上前去问。

  “蒋专司发话,不用进去了,直接送往第十殿,入人间道。”牛头小鬼严肃道。

  马面小鬼白了牛头小鬼一眼:“故作深沉。”转头便拉着潇潇的手走起来,他现在已经非常喜欢潇潇,迫不及待的要给她讲解一番。

  “潇潇,亏你生前没作恶,不用去其他八个殿,若进去,准吓晕你,哈哈哈....”

  “你看这第二殿,普明宫,由历专司掌管,凡阳世有伤人肢***盗杀生者,需进去受鞭笞剥皮等酷刑。”

  马面小鬼边说边生动的模仿着刑罚过程。

  “右边的第三殿,纣绝宫,由余专司掌管,凡阳世忤逆尊长、教唆兴讼者,需进去受倒吊、挖眼、刮骨等酷刑。”

  ......

  潇潇实在没想到,这小鬼竟然是个话痨,一直在她耳边解说这十个殿的恐怖酷刑。

  她默默低头无言,内心很拒绝听这些酷刑,一路上都不敢左右乱看。

  “到了,走,我带你进去,还是你们人界好啊,好吃的好玩的都多......”马面小鬼笑着边走边说,话里话外一直透漏着对人界的向往。

  潇潇抬眼望去,这第十殿的牌匾上写着“肃英宫”。

  迈进大殿门,并没有看到宽广的大殿,而是一条绿漆长廊,潇潇发现,原来,这里也需要排队。

  魂魄队伍中,大多数魂魄都浑浑噩噩的走着,看起来没有意识。潇潇想起黑白无常的话,这些魂魄应该大部分都已魂魄散乱,虽然还保有魂形,但只是暂时的,一旦进入轮回旋涡通道,三魂七魄必然分散。

  话痨小鬼一直在旁边不停的讲着,从他口中,潇潇得知冥界有六座奈何桥。

  第一座是金桥,为世间造大德,修仙得道之人通过,上此桥者可入天界。

  第二座是银桥,为世间积攒功德圆满之人通过,上此桥者可成为土地神,享人间香火。

  第三座是玉桥,为世间功多于过之人通过,转世权贵之人。

  第四座是石桥,为世间功过参半之人通过,转世为平民人家。

  第五座是木桥,为世间过多与功之人通过,转世为贫苦下等人。

  第六座是竹桥,为世间恶贯满盈之人通过,转世为胎卵湿化等生命体。

  潇潇觉得自己应该算是一个善良的人,生平没做过坏事,性格随和,从小父母教诲吃亏是福,诚实做人,踏实做事。金桥银桥也就罢了,那都是神仙的路,于她太过遥远,不知道能不能登上玉桥,投生权贵人家呢?

  队伍慢慢前行,潇潇亦步亦趋跟上。

  终于,一鬼司拿者文书出殿门喊道:“海潇潇。”

  “我得先把你锁上,不然薛专司该罚我了。”马面小鬼用手一指,潇潇的手上的铁链便又出现了。

  遂即,他们进入大殿内。

  走进大殿,潇潇便看到了刚才的牛头小鬼早已在内等候,潇潇诧异,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但见马面小鬼见怪不怪,想是他早已习惯了。

  大殿正中央坐着掌管轮回转世的第十殿阎王,转轮王,也就是鬼差门口中的薛专司,相貌庄严,两颊隆满,身穿一件深红色西装,手持一个闪闪发光的轮宝法器。两边各站了两位鬼司,都是西装革履。

  潇潇觉得他们与大殿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作为一个美术设定师,潇潇看得眼睛难受,随即郁闷的揉揉头。

  只见牛头小鬼将文书呈上,转轮王看罢后对着小鬼说:“功过参半,去石桥。”

  “为什么是石桥?”潇潇原本想着会有审问,没想到转轮王看都没看她一眼,便下了定论,她心中有疑,便问了出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潇潇感觉马面小鬼拽了一下铁链。

  她看向马面小鬼,小鬼的手放在背后横摇几下,竖摇几下,很是奇怪。

  转轮王感知到了潇潇,有灵德之人每天都会遇到几位,遂也并未惊奇,只是抬起头,看向潇潇,略有所思的问:“为何不是石桥?”

  “我从没做过坏事,为什么会有过?”潇潇不解的问。

  “那你做过何功?”转轮王淡淡的答。

  潇潇很郑重的想了想。

  “我扶过老人过马路,给贫困山区捐过衣服,帮残疾之人打扫过家,捡到他人手机后归还......”

  潇潇仔细想着,说话声音越来越小,细细想来,她确实没什么大功可说,既没有救人,也没有育人,更没有干出一番让世界更美好的事业,28年的生命中,居然没有留下任何大功德,想着想着,潇潇便为自己可悲起来。

  “投生去吧!”转轮王看着潇潇已经陷入了思索中,遂把文书递给一旁的鬼司道。

  牛头小鬼接过鬼司递过来的文书,作揖退后,便走到马面小鬼旁,两人对视点头,遂朝着殿内深出走去。

  待潇潇反应过来,眼前已然变成另一番样子。

  一条宽广的血黄色河流,河里面有很多面目狰狞的鬼魂翻滚着,他们好似想要爬出来,却又被河水深深的拽进去,像是永生永世的这般挣扎着。潇潇心惊,这便是小鬼口中的忘川河了。

  忘川河上有六座桥,桥身蔓延到云雾中,因河面宽广看不到对岸,亦看不到桥的另一头是什么。河岸开满了彼岸花,这里的彼岸花似是比黄泉路上的还要更加血红艳丽一些。潇潇的眼神一扫而过,不敢多做停留,生怕自己的魂魄被吸了去。

  “奈何桥得你自己上了。”马面小鬼边说边卸去潇潇手上的铁链。

  “往这边走。”牛头小鬼道。

  “往这边走。”马面小鬼道。

  俩小鬼异口同声说话,但是带的方向却是相反的。

  潇潇很是诧异,不知他们要搞什么鬼,但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倘若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一定会咒骂自己,为什么要给这两个小鬼画画。

  只见两个小鬼互相争执,一个义正言辞要遵循命令拽她去石桥,一个大义凛然要违抗命令拽她去玉桥。

  二鬼撕扯来撕扯去,生生将潇潇的魂魄撕扯成两半,顿时,潇潇便浑浑噩噩没有意识了。

  两个小鬼见对方把潇潇撕成两半,互相推诿,生气的打起架来。

  摇摇晃晃的两半魂魄开始乱飘,一半飘上了石桥,一半却飘上了木桥。

  魂魄经过石桥边上的三生石时,石头中间突然亮起了红光,瞬间便暗下去,仿佛未曾亮起一样。

  待两个小鬼发现,为时晚矣,两缕魂魄已经悠悠荡荡的飘到了奈何桥高处,消失在云雾中。

  各自一碗孟婆汤下肚,离了奈何桥,入了轮回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