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墨檀风齐放 > 第五十章 容熙阁

我的书架

第五十章 容熙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男子相貌白皙清俊,眉眼温润如玉,撑着下巴抬着眼,正淡淡地看着那排操练的将士。

  他看到齐放等人走过,便缓缓站起身,微微垂首行了个礼。

  只是眼神正要飘向别处时,余光对上了那一抹紫色,动作嘎然而止。

  他幽幽地遥望了过去,看着慢吞吞走在齐放身边的墨檀风,不自觉地咬了咬下唇。

  齐放也对他点点头,略一挥了挥手。

  正在训练新兵的副将瞧见了他们,赶紧停了下来,朝他们走去。

  “末将见过五殿下,六殿下!”

  齐放勾起嘴角笑了笑:“卫副将,有段时间不见了!”

  卫屿擦了一把额间的汗,笑得阳光灿烂:“是啊,殿下上山猎妖,末将心里一直担忧得紧。如今看到殿下安然归来,总算是可以放心了。”

  齐放轻轻颔首,应道:“你有心了。”

  原站在树荫下的那人也挪步走了过来,轻轻说了一句:“殿下杀妖的事情,传遍了整个洛央。国君已经下令大赦天下,以之庆贺,这天下众生想来都是要感激殿下的。”

  齐放扬了扬眉,说道:“慕容将军的旧部下之前也是领兵上山,最后一个都没能回来,真是可惜了。那次因为这事被关进天牢的人如今可以重见天日,慕容将军能不能算是欠了小王一个人情呢?”

  慕容跃的脸色一白,垂下眸子点了点头:“自当如是。若是将来用得到末将的地方,还请殿下直言。”

  齐应在一旁拍了拍齐放的肩头,笑呵呵地说道:“这就收买了一员猛将,为兄真是羡慕啊。”

  墨檀风轻轻蹙起眉头,冷声说道:“殿下此言差矣。将军是自愿的,哪里来的收买一说。这要是传出去了,不是凭空造出祸端来?”

  齐应顿了顿,马上说道:“公子说得是,是小王鲁莽了。”

  慕容跃看了看墨檀风,问道:“这位是?”

  齐放扶着墨檀风的背,为他介绍道:“这位是墨檀风墨公子,是小王的挚友。这次陪小王进宫,会在皇庭住上几日。”

  慕容跃谦逊有礼地对墨檀风躬了躬身,随后对两位皇子说道:“那末将就不打扰各位了,改日再同殿下们聊吧。”

  说完,他又看了一眼墨檀风,折身返回了树荫底下。

  卫屿也行了个礼,转身走开了。

  齐放扶在墨檀风背后的手略微紧了紧,在他背后轻轻划了两下。

  这两下就像是在挠痒痒,又像是在撩拨。

  墨檀风无奈地看他一眼,推开了他的手。

  齐放忍住浮到嘴边的笑意,领着众人正色往前走去。

  又走了一会儿,终于到了他的寝宫“容熙阁”。

  别的皇子寝宫都是占地极大的宫殿,前有高庭后有大院。而齐放住的这容熙阁,委实比其他宫殿都小了一大圈,可见他在皇庭中是多么被轻视的一位。

  当然,就算宫殿小,前后左右的厢房却也不少。

  进了前面的院子,就是左右几排大型隔间。那隔间的一角拐弯处是条廊道,随着廊道走进后面是个小花园,小花园的东西南北各有几间厢房。

  齐放走进其中一间隔间,看到“正气凌然”四人正坐在正厅,桌子上分别摆放着他置于马车上的物件。

  他对四人点了点头,又回头对齐应说道:“五哥,要不今天就在我这儿用了膳再走?”

  齐应摇了摇头:“不了,你刚回来,一定累坏了。我一路送你回来也是好多日子不见,想与你亲近亲近。等改日,我在我宫里摆酒,你和公子去我那里坐坐,我们再把酒畅谈,如何?”

  齐放应道:“也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送哥哥出去。”

  说完,他陪着齐应出了殿门口。

  等他回来时,看到众人都坐在厅里,正悠闲地边喝茶边说笑着。

  墨檀风攥了一撮头发在指尖把玩着,问他道:“你这五哥看着倒是对你不错,怎么没听你说过?”

  齐放摸了摸下巴,也落了座,说道:“他是丽妃的独子。虽然丽妃与我娘亲不善,在后宫对我也颇有微词,但是五哥对我还算真心。这几位皇兄弟中,他也是唯一一个心里有我的人。”

  墨檀风思索了片刻,看着他说道:“既然他母亲是丽妃,那殿下还是留个心眼比较好。与你相比,他仍是偏向他母亲的。如今你杀妖归来,在这皇庭之中已经是众矢之的,凡是都要防着一些。”

  齐放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毫不在意地说道:“别人我一定防着。我不受待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五哥从小对我友善。若是他对我有异心,何必假意到现在?”

  墨檀风见劝不动他,便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齐放站起身走到他跟前,弯腰凑近他,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担心我。谢谢你!”

  说完,他伸出手指,笑着勾了勾墨檀风的下巴,然后直起身转头对其他人说道:“大家跟我来,我为你们安排休息的地方。”

  说完,对着门口候着的小厮说道:“亦清,你把桌上属于公子的东西拿上。”

  小厮应了一声,走进来后按照墨檀风的指示,把那些物件都抱在了胸口。

  其他人也都取了属于自己的东西,跟在齐放的身后出了厅。

  所幸,大家的东西都不多,多的倒是楚家所赠的礼品。

  走在廊道上,齐放突然想起了什么,问“正”道:“那妖兽的兽元何在?”

  他在山上时,为了防止夜鹰的兽元腐化,便用金鳞化成灵气,把兽元隔绝在一个盒子中,后来在回程的途中,他就交给了“正”。

  “正”回道:“我们回来的时候,吏部令官已经等在殿里了。我把兽元交给了他,他说请殿下得空去一趟,要做一下笔录。”

  齐放点了点头。

  到了花园,齐放指着北边的两件厢房说道:“正气凌然可住这两件厢房。北边厢房比较宽敞,二人一间足矣。”

  又指着西边的两件厢房说道:“沐迟和莲泱各挑一间。”

  墨檀风歪着头看他:“我呢?”

  齐放笑了笑:“你住我隔壁。”

  随后,他拉起墨檀风的手,走到东边的一间厢房口停了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