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墨檀风齐放 > 第十四章 降妖除魔的小公子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降妖除魔的小公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时窗外已经一片昏暗,桌上的油灯闪了闪,屋内还算能看得清。

  江大夫端着碗从后堂走了出来,见到三人,点了点头,刚想转身进内室,却被墨檀风给叫住了。

  “江大夫,我关照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吗?”

  江大夫点点头:“一切都照公子的吩咐准备好了。”

  “甚好!”

  墨檀风笑了笑,端起碗来。

  几个人安静地吃了一会儿,江大夫端着个空碗走了出来。

  “他吃得这么快?”

  马夫看着他手里的空碗,一愣。

  江大夫“呵呵”一笑,回道:“师父他饿坏了。”

  说罢,他也落了座,还没吃几口,便听到了一阵动静。

  “悉悉嗦嗦”的声响由远至近,从窗口处滑了过去。

  墨檀风叹了口气:“饭都不让我吃完,唉……”

  说罢,他站起身,走到门口,回头对桌边的几个人看了一眼。

  那几人点了点头。

  他便拉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的地上有条长长的水渍,一直往镇口的方向延伸过去。

  墨檀风嫌弃地摸了摸鼻尖,皱起眉,顺着水渍往前看去。

  虽然天色已暗,街边也没光照,可他还是清楚地看清了那水渍的尽头站着一位妇人。

  轻哼了一声,他转身看了一眼屋内那几个人,顺手把门关上了。

  “公子,这夜已深了,可用过膳没?奴家准备了一些酒菜,不如上奴家屋里坐一坐,可好?”

  那妇人一边说着,一边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墨檀风浅浅一笑,没动。

  等她走近了,却见她真正是一个凡人模样的孕妇,挺着硕大的肚子,步子极为缓慢,一对媚眼如丝,闪着点点不善的光彩。

  “公子怎的不说话?”

  她走得越来越近,这才看清墨檀风的容貌,愣了一下,而后娇笑了起来:“哎呦,原来是位俊俏的小公子啊,这黑灯瞎火的,奴家都看走眼了。”

  墨檀风嘴角抽了抽,淡淡地说道:“要打就快些,我饭才吃了一半。”

  那妇人秀眉一蹙,低声说道:“公子说这话,可真是不识抬举了。奴家好心招待……”

  话未说完,只见墨檀风不耐烦地伸手一挥,路边的野草瞬间疯长起来,一下子卷住了那妇人的腿,顺势往地上一拖。

  “啊……”

  那妇人被拖倒在了地上,瞬间怒气冲天,两腿一蹬,把那野草给挣断了。

  “好歹我还怀着孩子,公子就这般对待一个有身孕的人吗?”

  她怒目圆睁,扶着自己的肚子,侧躺在地上,一副有些悲戚的样子。

  墨檀风叹了一口气,说道:“别装了,八只脚比两只脚跑得快些。我给你点时间让你跑,算是对刚才做点补偿。”

  “欺人太甚!”

  妇人咬了咬牙。瞬间,白皙的脸庞长出了刚硬的刺来,整个身体也渐渐变了样子。

  她身上的衣服被撑开,八条硕大的黑色毛腿从躯干上伸展开来,稳稳地承载了那个黑亮圆润的肚子。

  只见那肚子大到几乎要垂到地上,底部的位置似乎是柔软的,里面有什么东西在爬来爬去,看上去颇为瘆人。

  墨檀风心里一阵恶心,皱起眉头,轻声说了一句:“百年成精,本也不易,何必无辜伤人?”

  那蜘蛛的脸虽然长了坚硬的毛刺,却仍旧是一张妇人的脸,只是身体成了蜘蛛的样子。

  她眼睛转了转,开口说道:“公子以为我愿意吗?我本住在卧州首府问渊的凤言山,与我夫君二人避世过日,从不害人。虽然每日粗茶淡饭,但日子也算过得满足。

  谁料想那毕方不问青红皂白,将我家烧了个一干二净,还把我夫君也烧死了。害得我孤儿寡母只能下山,落魄逃难。我又该去怨谁?难道公子能为我主持公道吗?”

  墨檀风摇了摇头:“你休要妖言惑众,毕方一族乃是避世的世家,绝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你们。”

  “哼,少废话,要杀要剐,也得要看你的本事了。”

  那妇人说罢,就拱起腹部,喷出一股腥味来。随着那腥味喷出的还有一条如婴孩胳膊那么粗的毒丝,直射墨檀风面门而去。

  墨檀风眯了眯眼睛,手一挥,两边的野草瞬间攀爬疯长,将那蛛丝截获,并与之纠结在一起。

  只是那蛛丝毒性太烈,野草很快就枯黄变脆,松散成了一片片,零零落落地飘落在地上。

  妇人“哈哈哈哈”仰天长笑:“九尾狐又如何,就这些花花草草还想拦住我青窈?真是可笑,受死吧!”

  说完,她向墨檀风冲了过去,八只脚撑开,足有一丈多宽,八足共用,风驰电掣,眨眼间就已经到了他的跟前。

  墨檀风却也不慌,看到她举起了一只脚扫过来,他往后退了一步,身子一侧,避过了。

  青窈一见他那从容的样子,更是生气,立马举起另一只脚扫了过去。

  墨檀风仍是镇定自若,膝盖微微弯起,下了一个后腰,又避过了。

  这次是真的把青窈给激起了斗志。

  她从口中喷出了一股腥臭味浓烈的汁水。那汁水洒了墨檀风一身。

  墨檀风愣了愣,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这恶心粘稠的东西,咬了咬唇,说道:“动手动脚就算了,怎么还动口?臭死了。”

  哪知,他话音刚落,那黏稠的汁水就开始腐蚀他的衣衫,可见其毒性之猛烈。

  青窈听完他的话,心里气极,满脸怨恨地晃了晃身子,从腹部又吐出毒丝,将他给绑了个结实。

  一直在屋内关注外面动静的几个人顿时吓傻了眼。

  江大夫看着伙计:“这、这可如何是好?”

  伙计也看着他:“不知道啊,我从来没见过我家公子打架……”

  屋外,青窈“咯咯咯咯”笑得欢喜。

  “功夫不到家,也想揽这趟活儿。唉,真是可惜了你这俊俏的小脸蛋儿,当初乖乖听姐姐的话多好。”

  墨檀风抿着唇看她,没说话。

  胸前的衣襟已经被毒液化开,露出里面的内衫,脖子上的皮肉也被毒液灼伤,开始腐烂。

  青窈看他的样子,觉得结局已定,便收起了八足,又褪换成了原来的凡人模样。

  她扶着腰走上前,伸手想去摸一摸他的脸,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sitemap